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胭雨寻剑 > 第四十三章 不祥之客
  在身后,跟着一群的青衣护,在叶倾夏远离梁淮之后,终于要行动了。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正是动手的好机会。叶倾夏前一刻还在闭目养神,在一听到一点儿的风吹草动立刻便睁开了眼,做好了准备。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车夫说道:“他们来了。”

  叶倾夏拉开眼前的帘子,看见了眼前的十几个青衣护,一字排开,都提着刀等着他。

  “没有了破魔刀,你从青衣护之时所习得的,又有何用?”其中一人说道。

  “陆公最终还是不愿意放过我啊。”他说道,“我只不过是想过远离喧嚣的生活。”

  “叶护使在青衣护呆了那么多年,身不由己的事情应该见得不少了,还不明白这样的道理吗?”

  “少废话了,拔刀吧。”他跳出马车外。

  “看来叶护使应该还留着一手。”

  四个青衣护一齐举着破魔刀冲了过来。

  “四象阵法。”叶倾夏一眼就看了出来,“这种阵法在青衣护之时见多了,你们以为有用吗?”

  虚虚实实,不断变换的四人,举着刀到穿梭其中。

  “破!”

  他找到了阵法中真正的主攻手,所谓四象阵法,精髓便在于四人互相配合,环环相扣,虚实结合。但万变不离其宗,真正的攻击手只有一个。叶倾夏在他露出破绽的一瞬间,一掌将其击倒,其他三个也就自然退下了。

  “一起上!”十几个青衣护齐声喊道。

  “就你们这几个毛头小子,我当上青衣护的时候,你们说不定还在玩泥巴呢,还敢在这献丑!”

  叶倾夏没出几招,就将他们都击倒在地了。

  “我就算空手,你们也不是我的对手。”他又重新上了马车,扬长而去。

  但他知道,青衣护绝对不会只安排这些人来对付他,这第一道关卡,明显只是用来试探他的。他看了一眼自己刚满十岁的儿子,仍旧是在熟睡。

  凌晨时分,马车继续前行,叶倾夏却不敢懈怠,两耳时刻保持警惕,听着外面是否有不寻常的声音。

  风呼呼地吹过林间的小路,乌鸦悲鸣的声音阵阵传来。

  “现身吧,不要在那躲躲藏藏了。”叶倾夏高声说道。

  “叶兄别来无恙啊。”那人从一棵大树背后走了出来,叶倾夏定睛一看,乃是同僚,四大护使之一,上官闵。

  “是你啊。”叶倾夏说道,“我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你我竟然会在这样的情形下相遇。”

  “叶兄,就休怪我不客气了!”上官闵是一个不善言辞之人,见面并未过多寒暄,便直奔主题去了。

  重刀!

  上官闵成名的刀法,便是他的三刀流,势大力沉,能接住他三招,还能全身而退的,没有几个。

  一刀!

  叶倾夏闪躲不及,只能向前来了个侧翻,勉强躲了过去。

  二刀!

  上官闵回拉,向他砍去。叶倾夏尚未落地,只好用小臂来挡!

  一身沉闷的撞击声传来,叶倾夏早有准备,在小臂上装了护甲。

  “叶兄果然凡事谨慎,早有准备。”上官闵说道。

  “还有一刀呢,你就不必保留了。”

  “好!”

  三刀!

  叶倾夏立定,等着他的第三刀。

  但没想到的是,这一刀,上官闵竟向自己左肩砍去!鲜血直流,他捂着自己的左肩,面露微笑,说道:“今日是我技不如人,无奈败给叶护使,回去自愿向陆公领罚。”

  上官闵在青衣护之中,虽算不上什么正义之辈,但也从不做肮脏龌蹉之事,不同流合污,却也从不得罪人。他只顾做好自己的本分,闲暇之余,喝两杯浊酒便是最大的心愿。简单地做一些缉拿恶人之事,再安分地拿每个月的俸禄,何乐而不为?他只愿得个清闲,养家糊口便足以,其它诸事,他不愿过问。

  “上官兄……”叶倾夏看着眼前此景,不知从何开口。

  “叶兄不必再说,人各有志,我明白你心中所想。但我只能帮到这了,一路珍重。”他说道,“世事无常,还请看开。”

  “谢过叶兄了。”叶倾夏向他行了个礼。“多说无益,就此别过了!”

  叶倾夏再次上了马车,不知道,前路等着他的,还有怎样的艰险?若他没有猜错的话,少不了的便是其他两个青衣护使。

  果然,临近破晓之时,又是一个青衣护使染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段仇,此人素来在青衣护中以心狠手辣闻名。

  “叶护使,我可在此等了你好几日了。”

  叶倾夏一听,心中一惊有种不祥的预感。好几日,难道此事早就暴露了吗?

  “不错,陆公早便知道了你的计划,便要我在去路上等着你。”段仇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叶倾夏在青衣护中,素来于此人不和,他不愿开口与他交谈,反正段仇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他快步冲了上去,像一支离弦的箭,直接攻击其要害。

  段仇拔出破魔刀,轻轻松松就挡住了他的攻势。

  “就这样空手与我打,你未免太不自量力了吧。”段仇说道。

  “既然到了这一步,看来我必须要拿出点真本事出来了。”叶倾夏说着,拔出了腰中的剑。

  这些年,他一直擅长的,并不是青衣护的刀法,而是自创的剑法。并未有多少人见过他的剑法,他只在追捕过程中遇到棘手的敌人才会拔剑。

  有人曾经问过他,叶护使腰间一边一把青衣护的破魔刀,还有一把剑别在腰间,护使莫非还会使剑?那护使的刀法与剑法,哪个更厉害一些呢?

  他笑笑,并不说话。

  段仇单手持刀,连招的流畅程度,足见这是一个老刀客。他始终卡着叶倾夏半个身位,使他的长剑,不能很好地使出来。

  但那又怎样,叶倾夏强行拔剑,更是反关节将见推出,轻巧地回拉,从他的后脖颈刺入!

  这便是他的剑术!

  段仇依然笑着,那笑容十分渗人。

  “你认识……认识……这个吗……”

  叶倾夏望向他手中拿着的物件,他仔细一看,竟是他夫人的手链!

  他似乎感觉之前那不详的预感将要成真。

  d看就来

  ↓认准以下网址其他均为仿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