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858章惺惺作态
  第858章 惺惺作态轻歌站在一片狼藉的牡丹园之中,细长的眼,冰冷的看向忽然出现的人。看最快章节就上(//小/说/网 .nns.)那人身材颀长,精瘦却孔武有力,身着蛇皮衣裳,系墨绿披风,头戴斗篷,斗篷之下,男子的左眼与肉融合,看起来毛骨悚然,那只藏青色的右瞳,像是赌徒毒蛇般,毫不畏惧的盯着姬月看。

  轻歌的脸上,慢慢浮现出笑意。

  蛇葬,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自梅卿尘弃她而去,蛇葬也像是凭空蒸发了一样。

  蛇葬朝轻歌看去时,独眼里,氤氲着淡淡的嘲讽之色。

  “姬公子,你不舍得做出伤害她的事,不是吗?”蛇葬淡漠的道:“你若杀了梅卿尘,血族的人兴许不敢动你,但要杀一个夜轻歌,还是易如反掌的。”

  “滚——”

  姬月举步上前,猛地一拳砸在蛇葬的小腹上,破风阵阵,风卷云涌,蛇葬毫无招架之力,摔在百花丛中,他沉默地站起了身,漠然的望着姬月。

  姬月毫无形象的骑在梅卿尘身上,拳头犹如狂风骤雨般落下,重重的打在梅卿尘脸上。

  直到梅卿尘的脸青肿不堪,姬月这才缓缓起身,朝着修长如玉的手吹了口气,而后一脚踩在梅卿尘的膝盖骨上,随着“咔嚓”之声响起,梅卿尘身体因痛苦而扭曲了起来,嘶吼之声响彻云霄,梅卿尘遍布血纹的猩红脸上犯过狰狞之色。

  蛇葬见此,眉头蹙起。

  姬月没有要梅卿尘的命,他把梅卿尘揍到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才优雅的收回手,头也不回的走至轻歌身边,双手在身上用力的擦了擦,而后攥住轻歌的手,回房。

  轻歌失笑,眼神愈发柔和。

  走过梅卿尘身边时,满是鲜血的手,忽的抓住了轻歌的脚踝,衣袖稍稍往下滑,露出了满是血纹的手腕。

  轻歌双眸冷如冰丝,她低头看去,梅卿尘再也没了往日的温和儒雅,他躺在残花之中,遍体鳞伤,气若游丝,清澈赤红的双眸,固执倔强的望着她,眸中尽是不舍。

  轻歌平淡如水,不解,不懂,不明白。

  他们的情谊,不是早已被梅卿尘一手给斩断了么?

  如今梅卿尘这般惺惺作态,又是为何?

  若非那些伤害刻骨铭心,轻歌怕是都要被其感动了。

  姬月眼底戾气暴涨,他猛地抬起脚,毫不留情的踹在梅卿尘的脸上,梅卿尘睚眦欲裂的双眼几乎都要溢出血来,满身的痛他却不为所动,骨节分明的手,狠狠的钳制着轻歌的脚踝,他狼狈的倒在血泊里,望着轻歌双眼里的血腥逐渐褪去,化为绵绵温柔,一如初见那般,干净,缠绵。(//小/说/网 .nns.)轻歌嘴角扯动了一下,却是说不出话来,她想大笑,笑梅卿尘的不知所谓。

  姬月看着轻歌刚烈柔美的侧脸,又看了看顽强的梅卿尘,姬月没由来的烦躁,心底里陡然升起一股恐慌之感,他暴怒不已,像是疯魔了般,朝梅卿尘身上踹去,想到当日雪女山的危险,姬月更是异常凶戾,化身为修罗。

  不是姬月提心吊胆,只是当初轻歌确确实实沦陷在梅卿尘的温柔之中,姬月承认,他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更不懂得温柔,但当时轻歌与梅卿尘捅破那层纸时,姬月慌了。

  梅卿尘身上的伤势加重,嘴里吐出一口又一口的血,饶是如此,他攥着轻歌脚踝的手,并未减少力道。

  姬月还想踹,轻歌拦住了他,姬月心头一凛,眸光黯然,不过他还是停止了残暴的动作。

  他相信她不会让他失望——

  轻歌似是没有察觉到姬月的失落低沉,而是缓慢蹲了下来,逐渐凑近梅卿尘。

  “你究竟想干嘛呢?”她的面容越发柔和,人比花娇,笑靥盈盈,看的梅卿尘心脏不断抽搐,曾几何时,差一步,只差一步,这个人就属于他的了。

  奈何,世事蹉跎。

  梅卿尘闭上眼,颤声道:“你怨我吗?”他执着要一个答案,不死不休。

  “怨吗?我该怨你吗?”轻歌低声道:“我该怨你什么呢,怨你弃我而去?怨你不顾我的性命?怨你践踏我尊严?不,我不怨你,只是厌弃你罢了,关乎你的所有,我都觉得恶心,灵魂都在作呕,梅卿尘,你说我怨你吗?”

  越往后说,轻歌脸上的笑愈发浓郁,她温柔地抚摸着梅卿尘的脸,指甲剐过梅卿尘脸上的伤口,在血液下的肉里搅动,一阵阵的痛传遍梅卿尘的全身,不断的颤栗着,传之而来的触感,却让他眷恋。

  梅卿尘睁开眼时,对上轻歌嘲讽的目光。

  轻歌在梅卿尘衣裳上干净的地方擦拭掉手上的血,而后站了起来,不容情面吐出两个字,“放手。”

  梅卿尘一言不发。

  很好——

  轻歌冷笑,她不是优柔寡断之人,也不相信梅卿尘的真情流露,她坦然的抬起另一只脚,踩在梅卿尘的手腕上,清脆一声响起,梅卿尘的手脱臼了,自然松开。

  没了禁锢桎梏,轻歌往前走去,走了几步,发现姬月没跟上,轻歌回过头朝姬月看去,伸出手。

  姬月缓过来,大喜过望,宽厚的手掌包住了轻歌的手,长指嵌入指缝里,十指相扣,心如磐石。

  两人并肩离去,不曾有片刻的滞留。

  姬月嘴角是挥之不去的笑,握着轻歌的手越来越用力,空洞的心,一瞬之间仿佛被什么给填满了。

  梅卿尘满脸痛苦,他无力的抬起手,手掌因脱臼而耷拉着,手腕处,脚印清晰明显。

  这一脚,不止踩断了他的手,更是无情的践踏着他的心。

  蛇葬面无表情的走来,把梅卿尘扶了起来。

  “于蓝芜,你问心无愧,于夜轻歌,你亏欠了太多太多。”蛇葬道:“从此往后,尘归尘,土归土,你不要再搅进她的生活了,她不欢迎你。”

  “不欢迎我?”梅卿尘轻喃着,耷拉着眼皮,不断的重复着蛇葬的话。

  许久,梅卿尘大笑,笑得眼角含泪。

  他一本正经的看向蛇葬,满眼疲惫,“蛇葬,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有些感情,到了最后,已经不仅仅是冲动和年少轻狂那么简单了,你得承担你应有的责任。”蛇葬无情的道:“你做过的事,你得付出代价,从你逃婚的那一刻开始,夜轻歌这个人,你就已经彻底失去了,而这,即是你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