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441章黄泉路上的等你
  第1442章 黄泉路上的等你翌日,驯兽岛格局大变的消息,传遍五湖四海。

  说辞统一。

  归海山狼子野心,被揭发后,对刑岛主图谋不轨,刑荼蘼赶到时,刑岛主已经身亡,刑荼蘼一怒之下,将归海山关入兽牢。

  江湖人只会说归海山薄情寡义。

  刑荼蘼不在乎名声,但,会带来许多麻烦,尤其是现在,秦家虎视眈眈,事情当然要处理的最为完美才好。

  午时,兽牢被诸多人围着。

  白天,烈日当空,无比炙热,轻歌与刑荼蘼,站在飞行魔兽上,一同去往兽牢所在地。

  刑荼蘼出现时,岛上士兵全都跪下,其中领头的那一个走上前,双手作揖,弯下腰部,“岛主。”

  如今,刑岛主去世,归海山将死,驯兽岛,便是刑荼蘼一个人的了,再者,刑荼蘼在驯兽岛这么多年,实力和天赋众人有目共睹,她接班岛主之位,大家伙儿倒也是心服口服。

  轻歌尚未走进兽牢,便听到了那一声声不甘悲怨的怒吼之声,她站在栅栏边缘,居高临下,俯瞰那座森然的宫殿,那个无底洞,诸多野兽,嘶吼咆哮到沙哑,闻到人类的气息,它们梗着脖子,仰起头,呲牙咧嘴,想要将栅栏前的人类,全都生吞活剥,撕烂咬碎。

  兽牢里有诸多不同种类的魔兽,最多的是红眼白虎,这一类魔兽,非常冷血,寻常驯兽师难以驯服,岛上的驯兽师们贪得无厌,自私自利,又舍不得将辛苦猎来的魔兽送出去,便都关在这无尽深渊。

  魔兽们生来凶残,渴望自由,更别说这类冷血残暴的魔兽,时间久了,甚至会互相撕咬,自相残杀。

  轻歌与野兽有着不解之缘,归根究底,精灵,也属于兽一类,只是比较神话飘渺罢了,像是个美丽传说,可以无限想象。

  轻歌一向不是多愁善感悲天怜人的人,可看到这些魔兽,轻歌内心深处压抑的感情,犹如火山喷发,潮水涌动,心里头特别不是滋味。

  虚无之境里,杀戮血狼,看到这一幕,双眼通红,异常可怕。

  轻歌看着兽牢中那些魔兽狰狞的模样,薄唇紧抿,这些魔兽,倔强的很,并非它们不能与人契约,只是岛上的驯兽师没这个能力。

  可,她有,刑荼蘼也有。

  “是不是觉得很可惜?这些魔兽,应该翱翔天际,在草原奔跑,胜者为王,血腥却痛快,然而,他们被关在囚笼,连尊严都没有。”刑荼蘼轻声说:“这里,虽是驯兽岛,可有实力的驯兽师,却没几个,归海山的确有点儿天赋,但他的心思不在驯兽之上,他想要的,是整座岛,他对驯兽,不够热衷。”

  “以你的能力,驯服这些魔兽,不是难事。”

  轻歌依稀记得,在玄月关,城门外,刑荼蘼与她一同驯服那五千高等魔兽时的情景。

  刑荼蘼苦笑一声,道:“等我想要解救这些魔兽的时候,它们,已经不能被称之为魔兽,它们痛恨人类,恨之入骨,已经不是我能够驯服的了,它们没有任何理智,只知人类是天敌,哪怕有一丝丝人类的味道,也会让它们疯狂,你说,我能怎么办,只好将错就错,这些魔兽,彻底魔化,若不驯服,就这样放出兽牢,遭殃的只会是人类。”

  轻歌看着那些魔兽,赞同刑荼蘼的观点。

  现在,就算是神级驯兽师,也驯服不了它们。

  杂乱的脚步声响起,轻歌回头望去,人群之中,几名士兵押着归海山走来,归海山嘴里塞着一块布,他出声呜咽,口齿不清,身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不再流血,他看着刑荼蘼,双眼紧缩。

  刑荼蘼给了个眼色,顿时,那士兵将归海山嘴里的布拿下来。

  “刑荼蘼,你……”

  不等归海山把话说完,就被刑荼蘼打断。

  刑荼蘼望着归海山,痛心疾首,“归海师兄,你竟然狠得下心,对父亲下手!”

  归海山愣住,“父亲……死了?”

  “是的,已经死了。”刑荼蘼满脸冷漠。

  归海山看向刑荼蘼,一言不发,他想起,前不久,明月黑夜下,父亲说,若不杀了刑荼蘼,那么,刑荼蘼就会杀了他,弑父。

  这一切,果然成了真。

  不仅如此,刑荼蘼还栽赃嫁祸。

  真是个狠心的女人。

  “来人,把他扔进兽牢吧。”刑荼蘼不愿多言,道。

  刑荼蘼双手负于身后,士兵架着归海山,靠近栅栏,打开一个小门,只要把归海山推进去,便是死无葬身。

  归海山虽杀过许多人,但他怕死,他回头看了眼兽牢,一瞬之间,不惧怕死亡降临。

  “且慢。”就在士兵想要把他推下去时,归海山淡然出声。

  士兵们面面相觑,转头看向刑荼蘼。

  刑荼蘼回身,眯起眼眸,她倒要看看,归海山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荼蘼,过来。”归海山说。

  “岛主,不可。”士兵警戒的望着归海山,生怕归海山拉着刑荼蘼下兽牢。

  刑荼蘼与轻歌对视一眼,轻歌站在刑荼蘼面前,“归海山,有话说话。”

  “你怕了吗?”归海山忽视掉所有,望着刑荼蘼,面带微笑。

  “激将法是没有用的。”刑荼蘼道,“你想拉我一起死?”

  “我的意图,就这么明显吗?”归海山自嘲的笑着。

  刑荼蘼往前走,轻歌想要拦住,刑荼蘼说:“不怕。”

  闻言,轻歌往旁侧退了一步,她眼神锋锐的望着归海山,有她在,她自然不会让归海山伤了刑荼蘼。

  然,接下来的一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当刑荼蘼站在归海山面前时,归海山低头,在其柔软红唇上,落下一吻,蜻蜓点水,是难以想象的温柔。

  归海山大笑,往后倒去。

  他的身下,无数魔兽,张开血盆大嘴。

  兽牢,魔兽们的狂欢,它们的午餐从天而降。

  归海山的笑声特别突兀刺耳。

  刑荼蘼站在边沿,看着归海山的身体,被撕裂。

  死亡前,归海山大喊:“我跟孩子,在黄泉路上等你。”

  唇上还有温热之感。

  刑荼蘼的心,微微颤动。

  轻歌眸光闪烁。

  她阅人无数,却琢磨不透归海山。

  刑荼蘼站着不动,久久不语,终于,她攥着衣角,狠狠擦拭嘴唇。

  “真脏。”刑荼蘼冷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