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717章 九界不公
  轻歌手中的茶杯砸在桌面,血魔煞气涌动,茶杯碎裂。

  轻歌起身逼近极北女王,面具之下浮现妖冶的笑。

  极北女王的脊背已经靠在墙壁了,再无路可退,她瞪大眼看着轻歌,一颗心七上八下忐忑不安,恐惧如魔鬼将她彻底吞噬。

  轻歌站在极北女王面前,白嫩纤细的手抬起,掀掉紧贴着脸的面具。

  屋内视线昏暗,但极北女王还是看清了那张脸。

  极北女王再次尖叫出声,疯狂的摇着头,“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不是人,你是鬼对不对?!夜轻歌已经死了,死了,我亲眼看见的,你到底是谁,你是谁!”

  轻歌背朝着阎狱,阎狱听到极北女王的喊声,他扶着桌子站起来。

  “轻……歌……”阎狱看着这背影,与记忆中的她重叠。

  “九哥,好久不见。”

  轻歌回头看向阎狱,那熟悉的面容几乎让他热泪盈眶。

  “真的是你……”阎狱都多大的人了,眼眶里竟蓄满了泪水。

  轻歌转而看向极北女王,一脚踩在极北女王的大腿,将腿骨踩碎。

  极北女王疼的满头大汗。

  轻歌俯下身,掐着极北女王的下颌,一双杀戮血眸冰冷如寒,“我们的账该好好算算了。”

  极北女王不住的摇着头,她疼的面容扭曲狰狞,大口大口的喘气。

  见轻歌动了杀意,极北女王连忙道:“你不能杀我,你的空间袋在我那里。”

  “空间袋在哪,说!”轻歌攥住极北女王的手腕。

  “你发誓不会杀我,我就告诉你。”极北女王崩溃时还带有一丝理智。

  咔!

  轻歌折断了极北女王的食指,“说。”

  极北女王咬牙坚持着。

  咔!又是一根手指。

  极北女王疼的喊出声,轻歌歪着脑袋看着她,眸光无情冷漠,淡淡的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若犯傻,我便把你手指一根根折断,再一节节的砍了,拔掉你所有的牙齿窜成项链……”

  “别说了,别说了,我说,我说!”极北女王大喊。

  “在哪?”轻歌问。

  极北女王颤抖的抬起手,指向旁侧的鎏金柜子,“在第三层。”

  轻歌打开第三层柜子,的确看到了她的空间袋。

  轻歌好奇的是,生死轮回丹竟然还在。

  这么重要的东西,极北女王不拿去赠送给蛇葬或是兰无心讨好卖乖?

  竟然还留在空间袋里。

  轻歌把生死轮回丹拿出来,盘腿坐下,准备吞噬掉生死轮回丹,炼化轮回丹,突破大灵师,她才能战胜蛇葬,救出所有亲人,并报仇雪恨!

  极北女王见丹药即将被轻歌服食,她的脸上涌现着复杂的情绪,眼底竟有几分欣喜。

  生死轮回丹停滞在轻歌唇前,轻歌突地想起蛇葬那日的话。

  蛇葬说,即便她突破了大灵师,也会死。

  为何?

  轻歌垂眸看向生死轮回丹。

  轻歌走到极北女王面前,把生死轮回丹塞进极北女王的嘴里。

  极北女王睁大眼拼命的挣扎,“不,不要……”

  轻歌强行将轮回丹塞进去,丹药入口即化,极北女王绝望的看着轻歌。

  极北女王反应过来,蓦地趴在地上,用手指扣着咽喉,试图把轮回丹吐出来。

  “果然是这样吗?”轻歌喃喃道,“蛇葬还真谨慎呢。”

  蛇葬既然有本事害死宫主诬陷侠儿,也有本事把生死轮回丹换掉。

  蛇葬能从六剑灵师提升到大灵师,生死轮回丹功不可没。

  也就是说,真正的生死轮回丹,被蛇葬服食了,否则他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提升两个段位。

  至于轻歌手中的生死轮回丹,已经被人掉包。

  她若服食这颗丹药,怕是会死。

  极北女王的四肢开始痉挛抽搐,她嘴巴歪斜,黑的血随着她身体地颤动汩汩流出。

  极北女王七窍流血,眼球翻白,身体偶尔震颤痉挛。

  “把她尸体处理了,此事别惊动其他人。”轻歌道。

  阎狱看着轻歌,欲言又止。

  他想问太多,却不知从何问起。

  “九哥,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已经不是夜轻歌了?”轻歌转头,问。

  阎狱走到轻歌面前,捏了捏轻歌的脸,道:“不论你成了什么样子,都是九哥的心头宝。”

  的确,这样的轻歌,他很陌生。

  但,他更多的是心疼。

  听说她死了,她又活了。

  在这个过程中,她一定经历了难以言喻的痛苦吧。

  “院子里的尸体也处理一下,留意四方的动静,各方势力都准备好,十日后,上龙凤山。”

  轻歌顿了顿,薄唇微启动,咬字极重的道:“血洗龙凤山。”

  “那你呢?你现在很危险。”阎狱道。

  “我去绝情崖修炼。”轻歌说罢,窜了出去,“若我无法战胜蛇葬,纵使民心所向,有千军万马,也只会输得一败涂地。”

  此战胜负,全在她和蛇葬。

  最为重要的是九界守护者,四星宫归属九界……

  阎狱抿了抿唇,而后把脖颈上的链子取下。

  他目光无情的看了眼极北女王的尸体。

  绝情崖,轻歌盘腿修炼,试图突破大灵师。

  如今,与她契约的月蚀鼎已经回来了,那么,其他的一切呢?

  突破大灵师,遥遥无期的一件事呢。

  深夜,月光洒落,轻歌的脸白皙如雪近乎透明,好似能看见皮肤下的细小血管和绒毛。

  她专心修炼,一阵风吹来,吹散那一头张扬的红发。

  一簇绿焰在轻歌出现,一道身影浮现在绿焰之上。

  轻歌抬眸,看向熙子言。

  熙子言手里拿着一个细小的锦盒,他把锦盒递给轻歌。

  “果然是你。”熙子言道:“我一直留意四星动静,紫月花绽放惊动九界,当红发女子出现时,我就知道,那是你。”

  只有夜轻歌才会这么关心众生的生死,也只有她有那个能力驱散黑暗。

  轻歌将锦盒打开,生死轮回丹。

  轻歌蓦地抬头看向熙子言,“哪来的?”

  “在诸神天域偷来的。”熙子言道:“别担心,在诸神天域,这丹药很多的,只要不被其他九界守护者发现就好了。”

  “他呢?怎么样了?”轻歌问。

  “他很好,你也不用担心。”熙子言说。

  轻歌闭上眼,张开嘴,生死轮回丹掠进了嘴里。

  时间迫不及待,开始修炼。

  熙子言见此,悄然离开。

  熙子言苦笑。

  姬月出事了,轻歌也出事了。

  当时他看到轻歌死时,他跟昏迷不醒的姬月说,轻歌很好。

  熙子言满眼的无奈和心疼。

  天地不公。

  九界不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