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白流光紧紧地攥着双拳。

  “紫云宫主,既然来了,那便坐吧。来人,给紫云宫主赐座。”轻歌看向了紫云宫主。

  “女帝,本宫今日所来,是为紫云逮捕令,雪女,非要与本宫走一趟才行。”紫云宫主道。

  氛围再次僵持,犹如一把浓烈的火,烧得正旺盛。

  轻歌站在李元侯的身旁,慵懒而贵气,邪佞地睨了过去,美眸溢出点点冰冷的笑意,正在深处不断地扩散,犹如魔鬼的笑。

  轻歌朝紫云宫主走去的时候,并没有看下方,她的脚掌自李元侯的膝盖压过,咔嚓咔嚓骨裂声响起,轻歌始终面无表情。

  李元侯疼得凄惨低吼,挣扎扭曲着身体,如长弓般疼得想要曲起上半身,可惜,他的四肢被箭矢钉在了地上,压根就起不来。

  李元侯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身下的血泊触目惊心,却没有女帝来得惊悚。她比那日明远山庄的沐如歌还要残暴,眉间邪气,眸色妖孽,冷漠得没有人间温情。

  她生气了。

  天启夫人心疼地看着她,下意识地握住了丈夫的手,皱眉:“那姑娘,以前不是这样的,她的笑很好看,很干净,分明是个外冷内热,刀子嘴豆腐心的姑娘。这一次,她是真的生气了。”

  “嗯,神域要遭殃了。”天启王反握住天启夫人的手,安慰似得按了按夫人的后背,心中却在想:所幸的是,女帝那样的人,是他的朋友。若是敌人,难以想象。

  就连天启王都不敢保证,若为女帝的敌,是否还能保下天启海域。

  何西楼亦是激动地看着轻歌,仿佛自己就是东洲的人。两年前,在和风海域他便知月姬不是池中物,绝对是人中龙凤,未来可期。

  只是何西楼不曾想到,她这么狂,这么强,才两年而已……

  “啊啊啊……”李元侯惨叫连连。

  轻歌回眸看去,“堵上他的嘴,吵死了。”

  风锦走去,眸色发狠,用布条包裹着污水脏泥,塞进了李元侯的嘴里,蹲在一侧拍了拍李元侯的脸:“元君,想不到吧,你也有今天!”

  风锦看了看插在李元侯四肢的箭矢,残酷一笑:“疼吧,我这就为你拔箭。”风锦将李元侯大腿部位的一支箭拔出,鲜血溅出,李元侯的身子疼得猛然发颤。

  接连拔掉十几支箭矢,李元侯身上出现了许多个流血的窟窿。

  神域大势已去,元君奄奄一息。

  风锦没有对李元侯留情的想法,即便雪女保下了整个青月学院,可还是有一些外出的青月女弟子,被李元侯的人抓去了神域的边疆,伺候那些凶狠残忍的士兵。

  那几名女弟子都死了,尸体发青,身上多处伤痕。她们的尸体,被神域的士兵送回了青月学院,目的就是羞辱东洲。

  风锦永远忘不掉天地院的灭亡,也忘不掉那几名女弟子的死。那日,他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揭开了尸体上的布条,看见了青紫的脸。

  他记得这个人,是青月学院内性格很好的一个师妹,她才十七岁,还跟阿娇说,日后要找一个像风锦这样的好郎君。

  师妹的眼睛未曾合上,不管外人怎么用力,她都没有闭眼。

  她的眼睛外突,不甘、愤恨,死死地瞪着前方。

  死不瞑目。

  风锦想到死去的师妹们,心脏发疼,“李元君,听说你也有个姐姐,你说,若她也被人强迫为娼,被羞辱至死,你的心会疼吗?”

  时值此刻,大概只有姐姐两个字能让李元侯发疯,风锦说的话,李元侯都不敢去想象。

  他疯狂地摇头。

  他的姐姐,是世上最美丽的女子,值得被人呵护守候。

  “果然啊,旁人的命就不是命了。”风锦摇摇头,走回阿娇身旁。

  他没有力气去发泄,就算把李元侯给千刀万剐了,也救不回死去的东洲人。

  轻歌手中端着酒杯,走至紫云宫主的身前,将酒杯递给紫云宫主:“喝了它。”

  紫云宫主微笑:“女帝,本宫不善酒力,只怕……”

  “喝了。”轻歌再道。

  紫云宫主缩了缩眸,“女帝是要强人所难?”

  忽而,轻歌一把攥住紫云宫主的衣襟,血魔吞噬之力,封印了紫云宫主身上的气力,轻歌手中用力,将紫云宫主拉了过来,再把酒水强硬地塞进了紫云宫主的嘴里。

  紫云宫主喉结滚动,还有许多酒水从嘴缝流出。

  轻歌将酒杯摔在地上,松开了紫云宫主,“好喝吗?”

  “你……”紫云宫主雷霆震怒,侧头看去,对上一双寒潭般的眼睛,接下来的声音都已戛然而止,化作惊恐徘徊于心。

  侍者已经把座椅搬来放下,轻歌回到椅上,“紫云宫主,坐吧……”

  紫云宫主受到奇耻大辱,偏偏还鬼使神差的坐了下去。让他惊悚的是,方才,他体内的气力无法冲破吞噬杀气的禁锢。

  轻歌拉弓三千箭,可抵紫云箭手,又突破了一阶玄灵师,紫云宫主还真不敢去冒这个险。

  “都说女帝目中无人,不可一世,今日一见看来果然如此。”紫云宫主道。

  “紫云宫主这话就错了。”轻歌微笑:“本帝眼中自然容得下人,只是一些畜生东西,就入不得本帝的心了。”

  这厮是在拐弯抹角的骂他是畜生。

  女帝的狂,众人是有目共睹的,就连紫云宫主心有怨气,也不敢轻举妄动。

  雪女看了眼轻歌,浅浅一笑,无奈又宠溺。这丫头,真的是狂妄呢……

  怎么会有这么任性的女子……

  像是天生的帝王,生来就该在那九重宫阙俯瞰众生。

  “女帝,雪……”紫云宫主还是想把话题岔到雪女身上,他不敢惹轻歌,只好从此下手。

  还不等紫云宫主把话说完,便被轻歌打断:“今一一帝心情好,不谈其他事,在座的诸位,都要喝个尽兴才对。”

  紫云宫主:“……”嚣张!真嚣张!

  轻歌的精神世界,古龙残魂笑得前仰后翻:“这紫云宫主怕是要被你气个郁结于心,活活憋死。”

  轻歌冷嗤一声,目光淡淡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