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血尊身为无极门的五长老,似乎很闲,每日看戏似得瞅着夜惊风练剑。

  有时疲了,还会在上方津津有味地嗑瓜子。

  更为过分的是,每当夜惊风饥肠辘辘,他便会令人带来美食,香味刺激着夜惊风的嗅觉。

  或是夜惊风两眼昏花,天旋地转,身体累到极致,难以再支撑时,血尊这个天杀的,甚至会变戏法似得取出一张蓬松的榻子,在夜惊风旁边睡得正香!

  夜惊风本就在一一着,却要遭受如此之大的一一,痛苦的程度只会加深,若无强大的意志力,难以支撑下去。

  譬如行将饿死之人,看见了满汉全席,偏生一口都不能动,只得活生生饿死,何等残酷!

  夜惊风目不斜视,他的周围,一切都变得混沌模糊了。

  眼下,他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刺目的白光夺走了他全部的视野,而他所有的重心,都放在手中的这把剑上。

  世上再无生灵,花草树木,人与野兽,只剩下他和最心爱的剑。

  血尊躺在榻子上啃着油滴滴的鸡腿,感受到夜惊风的真实变化,轻微地挑起黑如墨的眉,低声道:“哦?要突破了?”

  夜惊风忽而闭上了眼睛,用心聆听着剑的声音,与剑契合,撕裂开长空!

  一剑横扫而去,屏住了任何气力的他,竟是释放出了纵横大帝府的剑气!

  这是质的变化!

  夜惊风欣喜地睁开眸子,四处看去,府中的景致俱已映入眼帘。

  而在这一刻,更为惊喜的是,夜惊风练剑过度带来的身体疲倦,都已被轻松给取代。

  就像是压在背部的巨山,让他喘不过气,挺不起腰,但在忽然之时,俱已卸去!

  乃是舒畅自在!

  夜惊风还来不及高兴,就见去而复返的灭欲大帝,双足踏在府邸的土地。

  灭欲大帝冷漠地望着他,“看来你已经有了进步。”

  “拿剑过来。”灭欲大帝手持长剑,走向夜惊风,“出剑吧,让我看看你的进步。”

  夜惊风重重地点了点头,随即全神贯注,绝不敢有半点疏忽。

  他不去想这场比试的胜负,而是用心一战!

  夜惊风持剑战上,出剑的速度很快,并且运用了身体的其他部位,譬如精妙的步伐,肘部连带腕部,再从剑身迸发出的力量!

  轰!

  这一回,灭欲大帝的剑直接硬碰硬地撞上夜惊风手中的宝剑,两剑相撞,响起了刺耳的铿锵声。

  夜惊风虎口发麻,唇溢鲜血,接连后退了数十步,直到撞翻了一面墙,才从碎石中堪堪站起。

  碎石砸在他身,多有染血的伤口。

  夜惊风低头看去,自己的右手还在发颤。

  难以想象,不靠任何修炼者辅佐之力的情况下,灭欲大帝一剑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夜惊风更清楚的是,灭欲大帝还手下留情了,否则,他这一条右臂骨都会碎裂,今后有可能再也无法执剑了。

  灭欲大帝淡漠如霜,语气冰冷极致:“太弱了,这么轻的力道,你是在刺棉花吗?不过进步一点,就欣喜若狂了?你要五道天的剑客们情何以堪?你这个样子,日后如何在五道天立足?如何守卫你的家人?!身为男人,你要你的妻女在外颠沛,九死一生,你不会觉得羞愧吗?”

  没有大帝的话字字见血,夜惊风羞愧地低下了头。

  灭欲大帝不再多言,朝府内深处走去,背对着还坐在院中榻上的血尊,幽幽然地说:“五长老近来似乎很闲,总是往我这大帝府跑?”

  血尊讪讪笑,拔腿就跑,溜得比兔子很快。

  府邸院内,只余下一座孤坟,一个失落的男人。

  夜惊风因进步而带来的欣喜和热情,都被灭欲大帝一盆冷水浇灭,有些丧气。

  他抬起头来朝灭欲大帝看去,两眸忽而紧缩,只见灭欲大帝的凤袍滴着血,所过之处,都留下了带血的足印。

  夜惊风这才想起,灭欲大帝是受了刑罚而来,杀了三名长生之人,恐怕所受的刑罚不轻。

  更叫夜惊风震撼的是,灭欲大帝不动用任何的气力,还以这样伤痕累累的身躯与他比剑,依旧是一招结局了他!

  甚至……手下留情了!

  夜惊风在坟前站了许久。

  过了一会儿后,夜惊风强忍右臂骨的疼痛,从地上把宝剑捡起,重新开始练剑。

  剑,速度要快,力量在致命之招时,必须要猛,才能一招制敌,让敌人永无翻身之日!

  夜惊风算是拼命三郎,他的起点很低,从低等位面而来,能现身五道天已是天大的奇迹了。

  五道天的剑客们,个个都是他仰望的高手,他在这个群雄荟萃卧虎藏龙之地,宛如蝼蚁尘埃一般。

  若无灭欲大帝的庇护,他早就不知在何处的泥泞里了。

  他既无法改变起点,就只能尽最大的努力,赶上旁人,甚至是超越!

  “碧瞳,且等为夫。”

  他终究不是一个好丈夫。

  曾有二十年的时间,与妻子一墙之隔,却从未惊觉。

  “歌儿,辞儿,日后你们一定会以父亲为荣。”

  他亦不是个好父亲,他的一双儿女,自小受欺,颠沛流离,从来都不是在他的庇护下长大的。

  反之,他这个做父亲的,还总是拖累儿女。

  “爹……”

  他更不是个好儿子,早年间要夜青天尝了一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苦痛,如今依旧不能在父亲身边尽孝,就连相见一面都是奢侈。他只能日日祈祷父亲身强体壮,长命千岁,如此,才有他尽孝的那一日。

  屋中,灭欲大帝一身的伤,不皱一下眉,她坐在铜镜前,看着自己美丽的容貌,苦笑了一声。

  曾在旧时候,有个女子会为她挽发,教她骑马,授她剑法,传她大道真谛。

  灭欲大帝放在桌前的手缓缓攥紧,才端起的酒杯,全部碎裂。

  酒杯的碎片,扎进她的掌心,鲜血蔓延开来,她却是轻轻的笑了。

  真好。

  身上疼了,心就不会疼。

  她守着这座坟太久,也成了一个孤独客。

  “我们什么都没做错。”灭欲大帝轻声喃喃。

  错只错在,她爱上了一个女子,被世俗的枷锁,困了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