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女子说话的声音很平缓。

  轻歌静静地望着她,美眸清幽而深邃。

  女子纤细莹润的玉足轻缓踏地,玲珑般的细嫩脚踝,轻缠黑烟丝绸,衔着一个小巧精致的金铃铛,走路时足底似有幻影般的金莲绽放,其中还会传出悦耳好听的声音,宛如天籁来。

  她在轻歌面前停下,指腹抚过轻歌胸膛前的锁骨,淋漓刺目的鲜血尽数消失殆尽,伤口愈合,皮肉组织恢复如初。

  “你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除非死。”

  “你心头的紫月花,已被种上邪印,若青莲族人得知,他们的王把圣物紫月花赠与你,你却玷污紫月花,会如何想?”

  “夜姑娘,你生是暮光城主,死是暮光的魂。”

  “我是大悲的最后一件兵器,我要为城主,了却遗愿。我知道这对你来说不公平,但只能如此。”

  “放弃情爱,你能成为九天之上的王,诸神将会朝拜于你,你会开启一个新的时代。你本是野心之人,我想,你会有兴趣的。”

  女子平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轻歌就那样聆听着,恰似一个无悲无喜的神,两眼淡漠,唇角噙着颇为嘲讽的笑。

  “所以,直到今时今日,你才出现,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人发现你的存在。只因,今日我已无退路,你却确信,我会顺从你,是吗?”

  轻歌冷嗤一声,反问。

  “你逼我至绝路,却还要我感激涕零你给我选择了一个方向,世上没有这样的事。你当真以为我怕死,会走你的这条路?”

  “大悲的没落与我何干?他日辉煌我亦不想沾染分毫,暮光城中的数万冤魂,纵然全部含冤而死,又如何?他们就算被千刀万剐,被五马分尸,受尽冤屈,关我屁事?”

  闻言,女子微怔,颇为恍然地看着轻歌。

  夜轻歌温柔的笑,漫不经心间透着无情和讥诮,就那样平平淡淡说出了最残忍的话。

  轻歌心平气和地伸出了右手,跌落在地的明王刀重新回到了她的手中。

  女子眼眸微微紧缩,眸底倒映出血腥美丽的画面。

  只见轻歌攥紧了明王刀,再次毫不留情插向了锁骨,欲挑出邪印。

  才愈合恢复好的皮肉,再次割裂开,鲜血如颜料般,染在雪白的肌肤。

  她微笑着看向了女子,手中却在不断地加重力道。

  “大悲也好,神佛也罢,妄想威胁我。”她只风轻云淡地说。

  女子怔愣许久,竟是笑出了声:“你与她很像。”

  “谁?”

  “城主大人。”

  女子徐徐转过身去,“我不逼你了,但是邪印无法磨灭,而且你不能死的,你若死了,你足下的一整个位面,都会寸草不生,掩藏于邪印中的邪灵们,会吞噬掉这里的人族。所以,你只能好好活着。”

  “我能做的就是,藏起来,你可以一辈子,都发现不了我,其余人也是,即便是大帝境的强者,也发现不了。”

  “姑娘,我们做个交易如何?”女子在轻歌的身旁坐下。

  轻歌抿唇不言,握着明王刀的手微颤,冷睨女子,等待着此女接下来的话。

  会是……何种交易呢?

  “你忘记邪印的事,我为你封锁邪印,自愿成为宝箱中被尘封的一把弓。但你始终拥有支配我和邪印的权力。”

  “支配了,会是怎样的结果?”轻歌敏锐异常。

  女子轻笑:“那就是你的选择了,当你支配我,便意味着,邪印不再封锁,你没有退路了,你选择了成为城主。”

  “我不愿逼你,我的主人说过,不能去逼,暮光的城主,必须自愿成为。”

  女子低声问:“夜姑娘,这样的结果,你可满意?你放心,只要封锁了,邪印相当于不存在,再强的人都感应不出来。”

  轻歌垂下双眸,睫翼一一。

  良久,她点了点头:“封锁。”

  “我有必要再提醒你最后一次,你可以直到死也不支配我,但是只要你支配了,就没有回头路了。”

  “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轻歌满目坚定。

  女子不以为然,双手结印,黑纱拂动,宛如铁链囚住了邪印内哀嚎的孤魂野鬼们,咆哮嘶吼之声,倏地戛然而止。

  轻歌头脑内的风暴消失,一刹那便安静舒爽了。

  她下意识地抬起手,下意识地轻揉了揉眉心。

  等轻歌再朝女子看去时,已无对方的身影,所在之地,只余下一柄黑色的弓。

  这把弓出现后,轻歌的碎锋宝弓已经开始震颤,像是臣遇到君主,被威严吓得瑟瑟发抖。

  轻歌想把弓给丢了,弓内传来女子的声音:“我与邪印息息相关,是封锁邪印的关键,丢了我,你的邪印封锁不住。”

  “主动权还是在你这里?”轻歌问。

  “你害怕自己有朝一日会来选择我,所以你想除掉我?”

  “怕?几十年来,还从来没有让我怕的东西,不过区区一把弓,怎会怕了?”

  言罢,轻歌随手将弓丢进了神木空间,神识一并入了神木空间内。

  而后,神木空间的兽兽们便排排队看见,年轻貌美的女子,以刀为锹不辞辛苦的挖土,好半天过去,挖到了最深处,才把手里的黑弓丢了进去,再掩埋得密密实实。

  弓中器灵:“……”她也是万万没想到,新任城主非但对她敬而远之,甚至还要埋了她。

  遥想当年,她的出现引起腥风血雨和史诗级战争,神邪相争,最后是暮光城主将她拿下。

  器灵一度开始怀疑人生了。

  现在的行情竟如此不好,才出场就要销声匿迹了。

  轻歌埋完以后,脚掌跺了几下,这才逐而放心。

  朱雀少年心疼地看着轻歌脚下的土地,就连古龙、永生石都惊愣不已。

  这姑娘的处理方式,的确叫人大跌眼镜。

  轻歌淡淡扫了眼众多神兽,只见神兽们齐齐咽口水,不约而同动作整齐地后退一步。

  轻歌拍了拍手掌的灰尘,神识脱离了神木空间。

  轻歌重回七星天境图,呆了很久,足足三日之久,图中都没有出现供她离开的天境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