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切磋。

  夜蔚始终低着的头,终于抬起,讷讷地望着轻歌的侧颜。

  “魔君,快要到吉时了,来不及切磋的。”夜蔚说。

  白流云犹如明月清风般笑道:“蔚儿公主说的对,夜魔君,日后我们再切磋吧。”

  “白公子认识我们蔚儿吗?”轻歌问道。

  白流云笑:“我与蔚儿是相识多年的朋友。”

  轻歌笑而不语,心中杀气更甚。

  “既是来不及了,那便事不宜迟,现在就来吧。”

  轻歌掠至空旷的场地,等候白流云的到来。

  从头至尾,白芳芳的目光从未离开过夜轻歌,她亦从未见过这般俊俏的少年,一个邪气的眼神,就能让她怦然心动。

  柳烟儿望着白芳芳疯狂摇头叹息,又一个少女要一一了,可恨夜公子是女儿身,‘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白师兄,既然夜魔君想切磋,你便试试吧,无伤大雅的。”白芳芳道。

  白流云道:“那便好。”

  白流云飞掠至轻歌的前侧,双手抱拳:“夜魔君,赐教了。”

  轻歌再次看向夜蔚,夜蔚精神有些涣散,状态很不好,多半是与白流云脱不了干系。

  “听闻夜公子是优秀的弓箭手,夜兄,你要用弓来与我的剑切磋吗?”白流云问道。

  “对付你,还用不到我的弓,老子赤手空拳,至于十八般兵器,你想用哪个就用哪个。”

  她就像是变戏法一样,方才还和颜悦色,忽然之间阴晴不定,话语之中满是挑衅。

  白流云还不知是怎么回事,只觉得夜魔君对他,敌意未免太大了些。

  “夜公子若是赤手空拳,我若用了兵器,岂非胜之不武?”白流云把剑收起:“我亦不用兵器,愿以魔君切磋。”

  “废话少说。”

  轻歌言罢,足踏诡异步伐,迅速往前,一个箭步宛如疾风冲刺而去,只在身后留下道道惊艳的虚影。

  倏地,轻歌已然到了白流云的面前,狂暴的暗黑之气,像是倾覆而出的海水,崩断的高山,全都袭向白流云。

  恐怕的气势从天而降,欲将他给吞噬个彻底。

  这一出手,便知夜轻歌的暗黑师段位,绝对不低。

  白流云不敢轻敌马虎,呼吸急促,全神贯注应战此攻势。

  扑面而来的暗黑风暴被他以双手格挡的《浅水技法》挡去,却见蛟龙游走浅水滩,三进三出,吞没风暴,化解了危机。

  可怕的还在后头。

  轻歌冷漠的笑,瞬间来到白流云的身后,一拳砸在白流云的后背,白流云两眼瞪大,口吐鲜血,身体倒飞而出,狼狈地摔在地面。

  白芳芳瞪大眼眸:“白师兄。”

  夜蔚神情恍惚……姐姐是发现了什么吗?

  白流云才倒在地上,正准备站起来,轻歌紧跟上,一脚踩在了白流云的胸膛,逼得白流云的脊背贴在地面。

  白流云口溢鲜血,痛不欲生,轻歌突地一脚踹去,再把白流云的身体踹出去,砸碎了一座黑钢岩石。

  白流云摔在碎石当中,身上的白色衣裳,还有个脏兮兮的足印。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暗黑之气汇聚于轻歌的掌心,轻歌手握黑色长鞭,一连挥打十来鞭,直到白流云皮开肉绽,奄奄一息。

  白芳芳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这根本就不是正常点到即止的切磋,而是以切磋为名的单方面屠杀!

  轻歌再一鞭要打下时,白芳芳站在了白流云的面前,伸出双手:“夜魔君,白师兄已经输了,再打下去就不是切磋了,会出人命的。”

  轻歌眨了眨眼睛,有些无辜地看着白芳芳,手中长鞭散作黑烟:“白二小姐,本君以前只和一些牲口切磋过,下手不知轻重,好在小姐提醒,否则本君可就要酿成大错了。”

  这样一说,倒也圆的过去,白芳芳心里的那点儿疑云尽数消散,兴许,夜魔君也是无心的。

  在‘男色’面前,白芳芳的意志不堪一击。

  轻歌绕开白芳芳,动作轻柔地扶起了白流云,嘴上还在说:“白公子真是抱歉,幸好是白公子,若是其他斤斤计较的小人,一定会追究本君的过错,白公子知书达理,出身名门,气度之大是能海纳百川,想必不会计较这些。”

  白流云吐血不止,满腔愤怒只得硬生生憋着。

  夜公子话已至此,他若再去追究,岂非斤斤计较,小肚鸡肠,有损大宗的气度?

  白流云从未如此憋屈过,被人白白打了一顿,还得满不在意地说一声没关系?

  须知,夜轻歌下手,每一下都是实打实的,恨不得活活打死他。

  那简直就是活受罪。

  白芳芳笑道:“夜公子是无心之过,我们师兄宽宏大量,一定不会计较了。”

  白流云瞪大眼睛,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师妹,把他气得再次吐血。

  轻歌朝白芳芳眨了眨左侧的眼,摇开了扇子,扇了扇风,“有美人一眼倾城,再顾倾国,原以为是夸大其词,今日见到白二小姐,才知何为倾国倾城,美如花玉了。”

  轻歌夸赞起来,更是厚颜无耻,偏生她没有市井的痞气,更无玩世不恭的纨绔,真挚得让人脸红。

  白芳芳双颊绯红,略微低头,眼梢流转着情谊,全然不顾身旁快要被气死的白流云了。

  “魔君,吉时快到了。”魏伯恰到好处的提醒道。

  轻歌收扇,在白芳芳眉心一点:“日后若是得空,白二小姐要时常来魔渊,本君此生,唯爱赏花赏月赏……美人。”

  白芳芳心跳不止。

  柳烟儿面无表情,同情地看着白芳芳。

  轻歌临走之前,递了一枚止血丹药给白芳芳,“此药是药王给我的,就给你师兄用了吧。”

  药王的药……

  白芳芳捧着丹药,望着远去的轻歌的背影,有些出神。

  白芳芳把丹药喂给了白流云,“师兄,这是药王的药,你快吃了。”

  白流云想要拒绝,但白芳芳直接喂了下去。

  白流云两眼一黑,昏倒在地,口吐黑沫,身体痉挛颤抖。

  “药王的丹药,果然药效极好。”白芳芳欣喜道。

  柳烟儿:“……”这丫头,完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