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夜无痕,我儿若此生不得修炼,你得拿你一身的修为来祭天!否则,你魔渊就等着我流云铁骑,屠灭此族吧!”

  男人愤怒不已,脸庞狰狞而扭曲。

  担架之上的白流云身体还在痉挛,口中不断溢出黑沫。

  白芳芳见男人的刀指向轻歌,竟是飞掠过来,挡在了刀的前侧。

  “族长,这其中必有误会,我既是医师,曾有幸见过药王的丹药!夜公子的那一枚丹药,的确是药王的手笔,绝对不会有错的!而且药效都是正面的,绝对不会害了白师兄,族长切莫动怒,细细盘查后再兴师问罪,如何?”

  白芳芳急道:“现如今是夜公子登基魔君的主要时刻,不能错过及时的,还请族长晚些再彻查此事。”

  轻歌收起了玩世不恭的味,突地坐起,目光复杂地看着白芳芳。

  她不过是有意玩弄罢了,却不想,白芳芳竟许了真心。

  至少此刻,白芳芳事事维护她,一个今日相识的男子。

  轻歌半眯起眸子,心脏柔软了几分。

  柳烟儿摸摸下巴,事情好似朝不妙的方向发展了,她是该放纵,还是放纵呢?

  “混账!你这个白眼狼!”

  流云族长大怒:“云儿的身体如此糟糕,你更应该清楚是谁的手段,你这个白眼狼竟还为了他说话,这么多年,我族算是白养你了。”

  流云族长猛地把手抬起,一一地打向了白芳芳。

  白芳芳身为晚辈,不敢反抗,危险来临时紧闭上了眼睛,默默等待着这重重一掌的到来。

  倏地,白芳芳只觉得世界格外安静,如同画面定格了一般,想象中的疼痛迟迟没有落下,白芳芳一双美眸缓缓睁开了缝儿,却见圆台宝座上的风流公子,不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身前,手里的一把玉骨扇,抵在流云族长的手掌下方。

  流云族长眼中爬满了血丝,不可置信地看着玉骨扇,邪灵筋内的暗黑之气,汇成了风暴,不断地聚集,送入臂膀,传至掌心,疯狂地加重力量,想要把掌下的玉骨伞给完全地粉碎。

  然而,不论他如何使力,都无法撼动夜公子手中的扇子,那扇面不曾被撼动分毫。

  流云族长紧皱着眉头,满额大汗,在使出力量的过程中,浑身都是潸潸流出的汗水,湿透了衣裳。

  反观夜公子,风轻云淡,从容不迫,漫不经心地往上一挑,流云族长顿感强大的力量袭击,他一时间无法承受住,连连后退了好多步才稳住身形。

  流云族长猛地朝轻歌看去,满是不可置信。

  以夜公子的暗黑段位,怎会有跟他旗鼓相当的力量?

  不!

  那力量甚至还在他之上!

  流云族长心中大惊。

  “流云族长,有什么事趁我来,吓坏了小姑娘可就不好了。”

  轻歌淡淡地道:“我所赠丹药,确实是药王曾经给我的,本君下手不知轻重伤了贵公子,特地才拿出如此神丹相赠!至于他修为被废,筋脉碎裂,与本君无关!”

  那丹药是她自己所炼制,只不过时常收到过药王相赠的丹药,观察过几次,后来炼药都有药王的影子,说是药王所炼也不为过。

  这个锅药王背定了。

  “你休想狡辩!”流云族长大怒:“若非你的丹药,我儿怎会如此?”

  轻歌叹了口气,“谁知道是不是他自己造成的呢?”

  “你……”流云族长怒指轻歌:“你的意思是说,我儿自己废了自己的修为,还断去自己的邪灵筋?”

  轻歌咧开嘴一笑,打开了玉骨扇,望向三族婆婆:“婆婆,你听到了吧,这可是他自己说的,稍后莫要再怪罪到我身上来。”

  三族婆婆愣了愣。

  这笑,真好看,真俊俏。

  流云族长瞪着轻歌,气到噎着,大有一种鸡同鸭讲的感觉。

  他不过是反问的气话而已!

  “白二小姐,你既是炼药师,又曾受仁族大师指点,不如细细查看白公子的伤势?”轻歌说道。

  白芳芳点头,走向担架上的白流云。

  轻歌指向流云族长带来的老医师,“老头,你也是个医师吧,别闲着,一同去看看情况。”

  “是。”老医师正要查看白流云的身体状况,忽而好奇地问道:“老朽冒昧的问一句,夜公子火眼金睛,是如何看得出老朽是一名医师的?”

  轻歌嘴角猛抽,神情呆滞,指了指老医师随身背着的药箱,“这……还不够明显吗?”

  “哦,原来如此。”老医师道:“夜公子的观察力过人,老朽佩服。”

  轻歌:“……”被这么一夸,她都要怀疑自己是个天才了。

  老医师和白芳芳再次查看白流云的伤势,这才发现……

  “族长,白师兄曾经服用过九弓神草,再服用药王的止血丹药,两者相冲,才导致筋脉受损,修为被废!”白芳芳道。

  九弓神草!

  夜蔚咬了咬牙。

  轻歌的目光落在夜蔚身上,大概知晓,那九弓神草便是白流云从她手中夺走的了。

  她之所以把这枚丹药送给白流云,便是因为探测了一下白流云的身体,不能服用此丹!

  她把罪名洗得干干净净,却要白流云生不如死!

  敢动她的人,这就是代价!

  轻歌凝眸,突然严肃道:“放肆!白流云,你好大的胆子!”

  “夜无痕!你在胡说什么?”流云族长大怒:“你再敢羞辱我儿,小心本族长对你不客气。”

  “流云族长若想不客气,尽管来便是,我在魔渊恭候你流云铁骑的大驾光临!”

  轻歌握住夜蔚的手往前走,指向白流云:“我族公主修为被废,曾听了术士的话,前去寻找九弓神草治疗自身!她辛苦所得九弓神草,曾还把这个消息告知给我我来到魔渊却未发现九弓神草,她亦支支吾吾不肯出声,本君心中有疑,但今日登基大典不好盘问!”

  “没想到啊没想到,那九弓神草,原是被白流云给盗了去!流云族长,你可是养出了一个好儿子,竟会做一些欺世盗名的事!”轻歌大喝,气势逼人。

  夜蔚恍然,有种做梦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