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那侧,魏伯站在人群的背后,满脸的欣慰和蔼。

  他的王,真是找了一个很了不得的妻子。

  除却吾王,当世还有谁能配得上这般的奇女子?

  ……

  “婆婆,时辰快到了!”夜蔚喊道。

  子夜,正式登基。

  三族婆婆稳住了情绪,接过赤髯将军递来的拐杖,扬起了下颌,自信骄傲地高声喊道:“恭祝新魔君登基,一统魔族,千秋万代!”

  砰!

  三族婆婆单膝跪地,放下拐杖,两手捧起了一簇黑焰,吟诵道:“愿我魔君,如同初升的朝阳,普照我族魔人!愿我魔君,子子孙孙永享天赐之福!愿我魔君,圣洁如子夜白月,一代清辉留于历史!我辈信仰,我辈天!”

  在三族婆婆吟诵之时,夜蔚捧着黑圣水,用魔树奇叶沾之,洒在轻歌的发上。

  魔人们在神武战神和赤髯将军的带领之下,整齐统一地跪在地上。

  “愿我魔君,如同初升的朝阳……”

  “愿我魔君,永享天赐之福……”

  “愿我魔君,圣洁如白月,清辉留于史。”

  “……”

  这是浩大而震撼的场面,魔人们异口同声,望向他们的信仰。

  四周的人族宾客们,似乎感受到了魔族的力量,似乎也能理解,妖莲身为人族,竟成了魔族之主。

  无独有偶。

  这一回,兜兜转转后的魔族新主,竟也是人族。

  那三千道魔音,让各族的族人惊醒,连夜商榷讨论。

  轻歌垂眸看着三族婆婆,伸出了手,指尖轻触三族婆婆捧起的黑焰,黑焰充满了灵性,竟沿着轻歌的指尖,掠到了轻歌的脸庞,在其左侧脸颊,留下了三道黑痕,让这本就妖孽的面颊,增添了无端的邪佞气息。

  从这一刻开始,她便是真正的魔君了,她要扛起魔族的责任。

  妖莲以魔族为聘,向她提亲,她势必会把妖魔两族给看好。

  三千世的人,都太注意夜轻歌了,女子身份不好行事,再加上还有个青帝未婚妻的身份在,就连通天族都得盯着她。

  来这魔族,倒是自由,既能巩固暗黑之气,还能韬光养晦,暗中修炼精神力和灵阶。

  在这个位面,她的重心都会放在修炼的上面,等到实力强大,在三千世有了地位,必要的时刻,她会成为凤主!

  登基大典结束,轻歌走下了圆台,与众魔人把酒庆祝。

  这夜的月色格外清明,魔人们格外热闹,他们并没有排斥一个外来者,反而崇拜尊敬。

  至少,她做到了千千万万魔人都做不到的事。

  轻歌坐在黑藤宝座,打着哈欠,喝着魔族的圣酒。

  忽而,白族长带着白芳芳来到轻歌的面前,轻歌有些茫然迷惘地看着俩人。

  柳烟儿干咳了一声,很识趣的离开了此地,甚至还把不解风情的夜蔚给提走了。

  “白族长想要反悔了?”轻歌问道。

  白族长的态度,那叫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脸上堆满了和善的笑,“夜公子,流云和魔渊本就是盟友,咱一家人就不说俩家话了,今日之误会能够解除,实在是荣幸。对于今日之事,确实是我的鲁莽,我愿自罚三杯,给魔君赔个不是。”

  白族长说完便喝,一连喝下三倍魔族圣酒,呛得剧烈咳嗽,以至面红脖子粗。

  白族长咳完,望着轻歌讪讪地的笑:“让夜魔君见笑了。”

  轻歌的指腹把玩着精致的酒杯,戏谑地看着白族长,“本君还以为,白族长心中怨恨呢。”

  “怎么会?是我那逆子做出了有违礼仪的事,且因果轮回,他自作自受,我还得感谢夜魔君为我教训儿子呢!若夜魔君不嫌弃的话,不如让那逆子认夜魔君为义父,日后好方便夜魔君管教,绝对任由夜魔君打骂!”白族长道。

  “咳……咳咳咳……”不远处,柳烟儿呛到,把酒水吐出额,喷了夜蔚一脸。

  夜蔚面无表情,哀怨地看着柳烟儿。

  轻歌嘴角抽了几下,甚是无语了。

  那白流云,少说也有二十五六了吧,竟要她一个黄花大闺男,收起为子?

  老棠那样死皮赖脸的儿子收了也就罢了,这又是什么跟什么?

  精神世界。

  黄花大闺男。

  永生石和古龙前辈一同呆滞,这丫头未免入戏太深了些。

  足以见得,日后要有多少无辜的闺女折在他的玉骨扇下。

  “夜魔君,流云能成为你的义子,是他的幸运,魔君就应了我这个请求吧,日后我愿以魔君马首是瞻!”白族长道:“云儿那个孩子,学了他二叔的道貌岸然,只有魔君能够管教了。”实话说,轻歌有些飘了。

  原来这便是好运的感觉。

  贼他舅舅的爽。

  还以为这流云一族要与她不死不休,没想到就这样收获了。

  虽然轻歌能够明白是魔音震慑到了,但归根就地,还是因为紫珠异玉星带来的好运。

  从前,她熬过双重命格星,开启紫珠异玉星,并且开启了福寿无疆门,始终没有得到好运。

  反而神的诅咒,如雨中阴霾吧,时刻充斥着她。

  如今,终于好了,熬过了阴霾天,终于能见到艳阳日。

  正是她心情美妙舒爽,才会破天荒应允了白族长的这个请求。

  轻歌正高兴时,挑眉道:“既然白族长如此恳求,小爷今个儿高兴,就收了他这个逆子。”

  白族长有些愣,旋即赔笑。

  柳烟儿憋笑憋得有些痛苦,这厮永远不按套路出牌,每一步总能走到常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轻歌翘着二郎腿,捏着小酒杯,优哉游哉,颇有些二世祖的气质。

  白族长见轻歌心情大好,绝对趁热打铁,再下一剂猛药:“夜公子,今日是公子的登基大典,我亦有一事相求。”

  “嗯?说。”

  “芳芳,过来。”白族长招了招手。

  白芳芳已有心理准备,娇羞地望着轻歌,还有些忐忑。

  她从不相信一见钟情,在遇见夜公子以前。

  轻歌不解地看着白族长,难道又要让她认个女儿?

  她年纪轻轻就子孙满堂了?

  白族长笑眯眯道:“芳芳已经到了婚配的年龄,若公子不嫌弃,就留在公子身旁,伺候公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