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杖毙不是最残酷的,叫人心惊的是,使用封血丹后再杖毙!

  那是何等的残忍?

  许副将跪在地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衣衫,抬着头难以置信地望着轻歌。

  他动了动唇,终是哑口无言,无奈地低下了头,双手紧攥成拳。

  柳烟儿跨步而至,自空间宝物中取出一枚封血丹,左手擒着许副将的下颌,两指猛地用力一捏,迫使其张大了嘴。

  柳烟儿随后把封血丹塞入许副将的嘴里,一掌打在许副将的胸腔,使得许副将将强塞进嘴的封血丹吞进咽喉深处。

  “宁王,请人行刑吧。”柳烟儿道。

  宁王犹豫许久,只字不语。

  李鲛冷笑:“宁王,你的行事作风一向是我敬佩的,杀伐果断,对待手下人也不例外。你曾说过,错就是错,对就是对,错了得挨打,难不成今时今日面对手下人时,又会是另一套说法?”

  轻歌侧目望了眼李鲛,小丫头其实口齿伶俐,只是缺少契机。

  宁王扯了扯唇,皮笑肉不笑,“鲛元老,许副将虽然有错,但罪不至死。”

  “难不成是宁王吩咐许副将所为?”李鲛再道:“你是寻王旧部,若是怀恨在心,做出这等天理不容的事来,倒也说得过去!许副将在府邸,在妖域,一直兢兢业业,从未有过差错,怎么今日就疏忽大意了呢?”

  李鲛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般,忽然之间便开始妙语连珠,咄咄逼去:“而且我在妖域多年,也和许副将见过许多次面,从未听说许副将仰慕姬王妃。难道说,宁王你才是背后主使,故意构陷姬王妃?”

  “鲛元老此话差异,小王只是心疼部下而已。姬王妃乃是青莲族长钦点的妖域之主,小王怎敢构陷?”

  宁王挥袖,“府邸侍卫听令,许副将在其位,疏忽其职,杖毙之!”

  侍卫们取来森白兽骨炼制而成的长凳,骨凳之上,铺满了许多根银刺,并不密集,稀疏展开。

  “啊……”

  许副将被困骨凳,低吼出声,侍卫连忙拿出捆妖绳,将许副将牢牢地绑在骨凳之上。

  两名侍卫分别站在东西两侧,手指黑竹棍,你起我落,仗打无数下。

  砰。

  砰。

  砰。

  ……

  一些年轻的妖人女孩,不忍再看,轻捂住了双眼。

  许副将在骨凳之上痛苦地低吼,濒临绝望时,身体扭曲变形,光芒绽放的刹那,狼头獠牙毕露,展现出了本体。

  只是还不等彻底化作狼身,那捆妖绳迸出两道金光符文,似有浑厚的钟声敲响,直击灵魂。

  金光符文碾灭了想要挣扎而出的狼体,打回其躯体之内。

  封血丹三个字,叫人害怕,只因服用封血丹后,所受刑罚的疼痛感,起码会翻三倍。

  打得都是内伤!

  尤其是妖域中人,本体是妖兽!不出血,打得便是本体!

  一棍又一棍,如滚珠般砸下,毫不留情,充满了力道。

  许副将紧抓着骨凳的双手变成了狼爪子,用力抠住,指甲翻折。

  纵观偌大的府邸,只有仗打的声音。

  一些元老目光转移,望向了从容淡然的女子。

  她身上的红衣,比那月光还要妖冶,在夜里轻笑,没有青阳下的明媚,透着一股子嗜人的消沉和颓废。

  妖人因为体质的关系,成年的妖人比成年的人族要强悍无数,若论杖毙,妖人的时间要久一点。

  侍卫最后一棍砸下,许副将不再嗷叫挣扎,在骨凳一动不动,而捆绑着他的捆妖绳,在许副将没有生机后,便已自动滑落在地。

  许副将从骨凳上摔下,侍卫前去查看,满脸悲痛:“姬王妃,许副将走了。”

  轻歌轻叹一声,似是在惋惜。

  她举起酒杯,走至骨凳前,手腕微转,杯口倾斜,将酒水洒出。

  “一路好走。”

  她说。

  若非亲眼目睹她的承认,看客听这惋惜的语气,甚至会怀疑这是个爱民如子的帝王,送走了忠心耿耿的好臣。

  人族的女子……可怕……

  她是如何做到,这么温柔地送人走上黄泉路?

  又是如何做到,面不改色,亡灵前敬酒一杯?

  此时此刻,就连宁王都惊愣了。

  “宁王,许副将便好好安葬了吧,既是你手底下的人,就不能苛待了。”轻歌道。

  宁王嘴角猛抽,却发现自己不敢再开口说话了。

  侍卫们把许副将的尸体带走,骨凳黑竹棍都已被收起。

  轻歌重新走回椅前,如同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事,依旧是气定神闲,浅笑饮酒。

  对于情绪的把控,她收放自如,令人叹为观止。

  玩弄权术和文字游戏这一项,还从未输给过谁。

  与过去有所差别的是,那邪佞戾气,嗜血杀意,都已敛在温柔之下。

  她像是一缕微风,吹动了海面的惊涛骇浪,看着平静被风暴取代。

  “诸位,宁王丧失得力助手,心痛不已,就不要打扰他了,散了去吧。”她轻飘飘地说。

  包括六位元老在内的妖人们,头皮发麻,全都起身一一行礼告辞。

  自从姬王妃出现,他们便不想多留了,就等轻歌的这一句话。

  “宁王,节哀。”轻歌拍了拍宁王的肩膀,似乎许副将的死因,与她毫不相干。

  宁王无中生有,而轻歌反将一军,这一招是:杀鸡儆猴!

  妖人们都懂,新官上任三把火,想要立威,杀鸡儆猴少不了。

  但姬王妃目的也达到了,至少这群妖人,不敢再放肆。

  想要谋害姬王妃,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才行。

  轻歌带着柳爷、李鲛等人往前走,准备离去的妖人、元老都已单膝跪地:“恭送王妃。”

  轻歌走在长道,停下了脚步,笑望着跪地的他们:“本宫初来妖域,多有疑惑之处,还望长老们指点迷津。本宫在妖王宫等候诸位。”

  六位元老的心,一下子就落入了谷底。

  李鲛和身边的少年,满目崇拜地看着她。

  “夜间妖兽纵横,道路且长,王妃不如乘坐轿辇回王宫?”三元老问。

  轻歌摆了摆手:“不了,本宫喜欢妖域的夜景。”

  姬王妃在前方走,元老们不敢僭越,超过她,只得乖乖地跟在后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