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梁医师闻到香喷喷的味道,一改方才的脸色,双眼大亮,直接被轻歌手中的鸡腿给吸引走了。

  梁医师自轻歌掌心接过鸡腿,撕开荷叶,在长廊之上津津有味地啃,笑眯眯地看着轻歌:“小丫头学聪明了,知道老朽饿了许久。”

  “……”

  轻歌靠在一侧的栏杆,望着廊外院落的奇花树草,摸了摸下巴,寻思片刻,问:“梁医师,你的祖上,是不是跟石头有缘?”

  梁医师啃着鸡腿,一头的雾水,亦不知夜轻歌何出此言。

  轻歌心中想的却是,药王这老头,每次见到都是不同的身份,就跟永生石一样,发出不同的声音。

  或许,他们是一家人。

  “我的祖上,是工匠出身,专门为皇室锻造象牙石,也算是有缘吧。”梁医师吃完,轻歌麻木而熟练地掏出了新的鸡腿,梁医师笑着接过,问:“你把邪印给封了?”

  轻歌蓦地看去:“你早便知邪印之事?”

  这样的事,只怕灭欲大帝都不知道,她前往长生界,立在诸神殿,长生上神们无一人得知。

  就连天道的那一群人,也没在她的体内发现邪印,药王又是如何得知的?

  梁医师伸出了手,轻歌再次把一个新的鸡腿放在梁医师的掌心,梁医师这才回:“想来器灵都跟你说了,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老朽曾有幸,去过一次暮光城,那里风景如画,有许多美人。”

  轻歌嘴角猛地一抽,风景如画,许多美人,这些是什么奇怪的重点?

  不过——

  她倒是没有想到,药王竟还去过暮光之城,那一座城不是早已封锁,掩藏在天地婆娑阵内吗?

  药王身为三千世人士,又是如何进去的?

  轻歌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据我所知,暮光之城在天地婆娑阵内,你如何进去的?”轻歌问道。

  “这个就说来话长,不如不说了。”梁医师眯眯眼:“你未婚夫可知你来三千世不是辛勤修炼,而是辣手摧花?”

  轻歌甚是无语,给了梁医师一个大白眼。

  梁医师啃完鸡腿,很文明的用荷叶抱着吃剩的鸡骨头塞进了空间宝物,油滴滴的手再郑重其事地拍了拍轻歌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小姑娘,你放心,你出轨的事情,老朽不会去告诉青帝的。”

  言罢拂衣去,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轻歌懵了许久,无奈地摇开扇子,忽而瞪大了一双凤眸。

  却见玉骨扇面的‘衣冠一一’四字,不知何时变成了‘辣手摧花’,较为可爱的是,最后一个字,并非是用文字的形式表达,而是用抽象的形式,花了一朵粉嫩的桃花,落笔之处,还有个笑脸。

  轻歌顿感神奇,药王是如何做到的?又是怎么去的暮光之城,为何此前从来不说,如今却来告诉她?

  轻歌有一肚子的疑惑,奈何那老东西吃了就跑,比兔子还快,活像是背后有人追杀。

  远方,檐上,梁医师遥望着廊前的轻歌,叹了口气:“一个服下忘情蛊,一个重拾邪印,示好,是祸?”

  神木空间。

  轻歌神识入此,静心修炼,闲暇时叼一颗赤龙果;当然,这些都是给她男人留的宝贝,自己可得省着点吃。

  轻歌在修炼的同时,满脑子都是三千世的格局。

  在三千世,有一座岛,关押着许许多多罪孽深重的囚徒,那一座岛在深海之海,海中有比八骨鳄龙还要恐怖的生物,据说,那些生物还算是神月都七王妃娘家海族的祖宗。天坛弟子罗雷,便被囚于此。关于罗雷,轻歌曾也怒过,但在他被带去岛上,天坛被夷为平地,怨恨也算一笔勾销。

  除此之外,还有武道协会,长生学院,黑市,王爵墓地,金樽仙临……

  这些地方都在千族之外,又和千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加上囚徒荒岛,共有六大势力,每隔一段时间,千族都会互相竞争地位,会由这六大势力外加三大通天族的代表性人物来审判的。

  听说,每一个地方,都有至少一位的半步长生境的强者,镇守于势力之中,外族者无人敢侵犯。

  所谓的武道协会,便是掌管三千世的拳道武道者。

  武道二字,蕴含诸多,世间的所有职业,只要不是被武道协会明令禁止的,都称之为武道主义。

  拥有职业的修炼者,不论天赋如何,都受武道协会的管辖和统领。

  长生学院,此乃三千世中的唯一学院,人数之多宛如海水,天才云集,俱是人中龙凤。

  顾名思义,进入学院的人,都是以长生为目的而修炼。

  此学院的宗旨,便是为了培育出飞升上神的准长生境高手!

  荒岛掌管律法,黑市鱼龙混杂,王爵墓地是北清太墟的衍生物,都是三千世极为稀罕的匠人,至于金樽仙灵,乃是开天仙族的后人,地位崇高尊贵。

  这些都是属于三千世的特殊存在,因为他们不属于千族,而是凌驾于千族之上。

  以往的轻歌,对三千世的了解颇少,现在才知,三千世有着完整的体系。

  而她也更加明白东陵鳕的处境之艰辛,之难。

  六大势力,隐隐有让青莲一族换主的意思,想把被关押的摄政王,放出来。

  摄政王虽有自己的心思,但他有帝王之才,能管理好青莲一族和三千世。

  东陵鳕的神魂不够完整,早期如同痴儿,现在就算好转,却又陷于儿女私情,不可自拔。

  而且东陵鳕的实力不行,不及万年以前的万分之一,若不是隋灵归苦苦撑着,又因当年的三鼎之战为天下众生而牺牲,只怕早就易主了。

  隋灵归确实做过许多不利于轻歌的事情,但她对东陵鳕和青莲一族的忠心,却是天地可鉴。

  轻歌释放出一点薄弱的阎罗真气,用来锻造体内的邪灵筋。

  许久,她的神识回归,本体抬眸缓缓睁开了一双眼,轻启红唇,吐出一口流动的黑烟。

  轻歌起身走出屋门,突然打了个冷颤。

  外面已是冰天雪地,只见风雪之中,柳烟儿坐在残月刀侧,回头望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