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城墙上下,只有这群少年、少女们心甘情愿地下跪。

  少女斜睨守城的士兵们,冷声呵斥:“跪下!”

  士兵们面面相觑,似乎还在犹豫。

  少女冷笑一声,双手把玩着两把锋利的血色短刀,但见短刀脱离掌心,飞奔而去,旋绕着一名士兵的脖颈而飞。

  速度快到极致,隐隐只见血色的光稍纵即逝。

  士兵连吞咽口水都不敢,生怕一不小心就身首异处了。

  倏然,短刀飞回少女的手掌。

  “青莲旨意,妖域最高掌权之人便是我姬王妃,今日姬王妃降临妖域,实乃妖域之喜,城前不跪拜者,俱是蔑视王妃,乃大不敬之罪,当得起一个死字!”少女扬声道。

  她会誓死捍卫姬王妃的尊严骄傲!

  士兵们不敢再犹豫,继而连三跪下,面露惶色。

  少女见此,两把锋芒毕露的弯刀回鞘,微扬起下颌,眼底深处流露出残酷嗜血的戾,似一头一一的野兽,随时扑出的恶狼!

  柳烟儿诧异地望着少女,原以为来到妖域主城,必然要一路过关斩将才行,没想到这妖域之中,竟然也有拥戴夜轻歌的妖人。

  轻歌盈盈而立,低头垂眸,轻瞥了眼少女,宛似不在意地说:“长高了不少。”

  少女眉间的血腥暴戾刹那烟消云散,似阴霾挥去,只剩下女儿家的明媚清秀。

  她仰起头来,咧开嘴笑:“我等恭候王妃多时,就等王妃回家,成为妖域之主。”

  柳烟儿呆愣地扭头看向轻歌,颇有些风中凌乱,心内却是惊叹,这丫头怎么哪里都有老相识。

  柳爷甚至还有一种疯狂的想法,只怕有人告诉她,五道天也有夜轻歌的旧相识,她也不会感到惊讶了。

  柳爷面不改色,心中早已翻起了惊涛骇浪,体内的血液逐而沸腾,她愈发期待三千世的精彩了。

  这一段征途,只要有夜轻歌在,就注定不会平淡了!

  “妖域乱了?”轻歌明知故问。

  妖域乱不乱,她心中知晓。

  群龙无首的地方,又是一群妖人,乱是注定的事。

  妖魔们都有野心,都想分裂妖域的疆土,瓜分这块滴油的大肥肉,生怕落入他人囊中。

  “都起来吧。”

  轻歌随性地往前走,那虎头妖魔自城墙走下,畏畏缩缩:“姬……姬王妃。”

  “去告诉宁王,子夜以前来妖王宫拜见我,否则他那宁王府,我必夷为平地,寸草不留。”

  轻歌说得风轻云淡,笑得明媚生辉,眉角眼梢不见半点杀气,相反有种帝王百纳百川般的温和气息,令听者胆战心惊,背脊发冷,一股寒气陡然间自足底直冲向天灵感,不由打了个抖儿。

  等虎头妖魔再度回过神来时,姬王妃已经远走,他望着姬王妃的背影,擦了擦冷汗,匆匆前往宁王府。

  轻歌在少女们的带领下,去到了妖王宫。

  少女早便准备好了姬王妃的轿辇,但被轻歌拒绝,准备挺直脊背,堂堂正正走进她的妖王宫。

  少女名为李鲛,早在数年前,轻歌前去妖域击退寻王大军时,有所羁绊。

  轻歌倒是没想到,昔日的种子而今已生根发芽。

  一路上,李鲛都在与轻歌分析当今妖域的局势:“王妃,妖域无王,又孤立无援,再加上和魔渊的关系势同水火,底下又有几个实力甚好的奴族步步相逼,只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掉出千族。”

  “现在的妖域,四分五裂,有七大元老,还有五王四将,那宁王便是五王之一,曾是寻无泪的部下,受过寻无泪的恩惠。”

  “四将分别镇守天地四方,都是有着铮铮铁骨的妖人,誓不为人奴,只怕难以拿下。倒是五王之中,犹如商人重利,若是威逼利诱使用得当,归顺于己不是什么难事。怕只怕那宁王,他与寻无泪南征北战,乃是生死之交……”

  寻无泪被关押在九界天牢,再也没出现过,而这一切都是拜夜轻歌所赐。

  宁王深知这一笔恨,在夜轻歌尚未来到妖域以前,就煽动了七大元老和四位将军们。

  “这段时间里,宁王四处散播消息,说你是神罚之体,还说堂堂妖域,没有人族执权的道理。若是认你为王,便是成为人族的奴隶。”李鲛徐徐道来。

  “这宁王用法歹毒,其心可诛,在你还没掌权之前,就把执权的希望给扼杀掉,要无数族中妖人们痛恨于你,排斥你!”柳烟儿咬牙切齿:“该死!”

  李鲛点头:“正是如此,寻王有过十几年的执权时期,部下追随者也算忠心耿耿,宁王曾是妖域的一名猛将,曾为有人击败凶兽,一条胳膊差些都被凶兽咬断。族中妖人,对他多是敬佩,就连那四位铁将,亦是礼敬三分。”

  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宁王在妖域的根基,如此牢固,不容撼动!

  李鲛望着渐入视野金碧辉煌的妖王宫,说:“寻王倒台后,此人一直追随妖后与冰翎天,之后青莲宣布旨意,等姬王妃来掌权,他才自封为王,受无数妖人爱戴。”

  “他的根基这么稳,你敢动他手下的人?”轻歌问道。

  适才城墙之上,宁王手下的虎头妖魔在李鲛的刀下狼狈不堪!

  “没有我不敢动的人。”李鲛道:“只要王妃一句话,我立刻就去把那宁王的脑袋提来给你,作为喜迎王妃的贺礼。”

  旁边的少年赶忙说:“王妃,她七元老之一,是妖王宫最小的元老。”

  这回轮到轻歌愣了,显然没有想到,昔日面黄肌瘦,形如枯槁的少女,仅仅数年,就混到了元老之位。

  “为何不把身份告知我?”轻歌问道。

  “长老也好,普通的妖人也罢,在王妃面前都是族人子民,并无什么不同,而我的职责,便是不能让王妃在妖域受委屈。”李鲛双手抱拳。

  “能让你们王妃受委屈的人可不多,很显然,这妖域之中,一个都不会有的。”柳烟儿道。

  李鲛朝柳爷点头一笑。

  对于王妃身边的人,她自是礼貌相待。

  几人谈话时,已至妖王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