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赤髯将军,那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你去找他们理论了?”轻歌问道。

  “我听到此事,直接去了其中之一的宗族,被打出来了。”赤髯将军丧气地说。

  轻歌微抬下颌,若有所思:“我明白此事了,交给我来吧。”

  若早已签订契约,三大宗族不顾契约内容,破坏平等,残害魔人,魔族有权把失去的土地夺回来,并且站在道德的最高层次,指责这三个不堪为人的宗族。

  按理来说,以往发生这样的事情,永生石都会带着它的多种声音跳出来。

  不过诞下《七杀寒谱》后,永生石似乎格外的脆弱,需要好好的养精蓄锐。

  换而言之,永生石这应该是在坐月子才对。

  夜蔚道:“那三大宗族,分别是鬣族、南山北族、暗部一族,其中鬣族距离鲛魔城最近,可以直接抵达,想来赤髯将军去的便是鬣族。这三大宗族,都是下三族,其中南山北族的开族之人,出自武道协会,多多少少跟武道协会带着点关系。”

  “流云、鬣、南山北、暗部,这四大宗族,横扫下三族的暗黑一道,以南山北族为首,其次便是流云一族,流云一族和三大宗族关系甚好,但在数月前,与南山北宗的人因为资源产生了矛盾,故而来和魔族联盟,估计是看中了魔族背后的血魔五长老的实力。但联盟之后,流云一族发现五长老不见踪迹,迟迟没有回族的打算,才轻视了魔族。”夜蔚充当一回百晓生,为轻歌解惑。

  却说此时,白族长匆匆而来,气喘吁吁,道:“夜魔君,可算找到你了。”

  轻歌半眯起眼睛,“白族长这般匆忙,所来何事?”

  “公子不知,你初次在三千世现身,与各族长不熟,我的一些老朋友,猎到了苍族美人,请公子前去欣赏。”白族长道:“他们听说公子敲响魔钟三千,身为暗黑一道的修炼者,对公子很是好奇。”

  “白族长的老朋友们是?”

  “下三族暗黑一道的泰山北斗。”

  轻歌明了。

  夜蔚抓住轻歌的手腕,摇摇头,摆明了一场鸿门宴,她不希望夜轻歌孤身涉险。

  “何时前去?”轻歌问道。

  “夕阳西下,金辉无边,最是欣赏美人的上好时间。”白族长道。

  轻歌淡淡应了一声,“那便去吧。”

  “公子,我陪你一起去。”夜蔚道。

  轻歌点头。

  同去的还有赤髯将军,只有柳烟儿,睡得日上三竿后,便开始修炼绝品技法《七杀寒谱》。

  “这白族长是个老狐狸。”古龙前辈道。

  “他想试探我的能力,主动引起我跟三族的战争,一举两得。”

  能成为一族之长的人,绝对有两把刷子的。

  在三千世的下三族,没有资格拥有传送阵台,若想去往别族,只有其他的交通途径。

  譬如乘坐一日千里的灵鹿古车,灵鹿速度极快,在云间驰骋,转瞬就能没影。

  至于陆地的交通,则是马车。

  其他交通,有飞行神兽。

  当然了,还有一些修炼者,实力威猛,不需要任何的交通工具,靠着本身的实力,就能做到腾云驾雾。

  轻歌坐在四面轻纱环绕的古车之中,轻靠着椅背,旁侧是夜蔚、赤髯,还有一个白流云。

  白流云身上的伤没有彻底痊愈,但他固执得很,非要一同跟来。

  白流云悄然打量着夜轻歌,皱紧眉头,闷哼了一声。

  这般娘们唧唧的人,也配为他的义父。

  这货的脸,比女人还要好看。

  白流云内心复杂不已。

  轻歌懒懒地抬起眼皮,朝他看去一眼,白流云愣住,登时噤若寒蝉,如坐针毯。

  他始终忘不掉,被夜公子暴揍的感觉。

  白族长在途中讲解道:“鬣族东南,有森森丛林,西北则是传送古今的美人坡。”

  白族长身体前倾,挤眉弄眼,故作高深莫测地说:“那美人坡历史悠久,最出名的便是,曾有一位来自大悲邪殿的城主大人,苏暮光,曾在此坡,怒杀万人。”

  “苏暮光?”会是暮光之城的城主吗?

  轻歌心中疑惑。

  白族长笑眯眯地道:“苏暮光,原是神邸的苏贵妃,后来自愿一一神格,成为大悲邪殿的一员。”

  神邸,乃是开天三族之一的神族。

  若事实真如白族长所说,暮光城主以前的身份,还是一位神。

  在神木空间的土地深处,骤然响起了宝弓器灵的声音:“我们城主,曾是神邸贵妃,是至高无上的神。”那声音,还有几分难言的骄傲,仿佛在自豪、得意。

  轻歌拧起了眉,这厮不是自主封印了吗,怎么还能说话?

  此后,器灵便陷入了漫长的死寂当中。

  灵鹿古车停在美人坡,正是傍晚好时节,暗红的金辉撒下,犹如神的福泽普照大地。

  许是因为曾经发生过战争的原因,美人坡方圆百里以内,寸草不生。

  此坡最为神奇之处,便是不论从哪个角度方向看去,都能看到姣好的美人轮廓。

  而在夕阳之下,金辉交错,光影交织,会产生某种视觉变化,似有美人在残阳光中,翩翩起舞。是柔软的腰肢,却有着十足的肃杀之气。

  爽朗的笑声忽而响起,有三人并肩而来,分别是三族的代表性人物。

  鬣族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