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鬣族长几人,看着眉飞色舞神采奕奕的夜公子,不由提心吊胆。

  三族得知新魔君之实力,又见白族长把亲生儿子送给了夜无痕,多有忌惮害怕,为避免东窗事发,怕违反和平契约的事情被揭露告发,三族密谋,以吞仙之火烧毁这片土地,反正资源都被压榨完了,只要彻彻底底的毁尸灭迹,他们的罪行就永远不会出现在青天白日下,还能和以前那样,过着舒坦而快活的日子。

  这本是万无一失的计划!

  退一万本说,就算夜公子侥幸灭掉了吞仙之火,那又如何?

  魔人们身受吞仙火伤,必死无疑,临死之前来不及去上三族指证他们的罪名,夜无痕也拿不出新的证据。

  现在倒是好,半路杀出一群年下弟子,竟用最为特殊的祝福术,救下了这群魔人。

  南山客卿心惊肉跳,恨不得拔腿就跑,快马加鞭前往南山北族,向族中高层说明此事,好做后一步的打算。

  “夜魔君,诸位年下弟子,今日天色已晚,族中还有诸多的事务等着我,就不奉陪了。诸位,告辞!”暗部长老落落大方,两手抱拳。

  她和南山客卿有着相同的想法,此事过于严重,必须立即赶回族中才好。

  暗部长老说完就要离开,轻歌手腕微转,扇面吹起了淡淡的风,轻撩额前的碎发,一双慵懒剑眸暗藏戏谑之色,似有冷光乍现,便见她勾唇清俊的笑,似是在漫不经心地开口:“族中事务不急于一时,长老这会儿离开,恐是不好。”

  暗部长老面色微僵,解释道:“夜公子有所不知,家中还有一个痴呆的弟弟和年迈的母亲需要照顾,除却族中繁忙的事务以外,亲人也应该照料好。而且今日前往美人坡,已经耽搁了许多的时间和事务,再不及时回去,会出乱子的。我想,夜公子能够理解我的。”

  暗部长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从情面上来讲,夜公子是必须要把她放走的。

  轻歌笑道:“长老,你这会儿若是离开的话,我会不高兴的。”

  她的语气很平和温柔,但夹杂着凛冽的杀气,仿佛在悄然地威胁暗部长老。

  年下一族的师兄们,极其鄙夷地看着夜轻歌,心里早已把夜公子的祖宗十八代面前给问候了个遍,面上却是维持着师兄该有的风度和气节。

  夜公子扇上的‘辣手摧花’过于直白,这群师兄都是正儿八经的读书人,出身名门,有着浩然正气,欲除魔卫道,降妖行善,哪见过这般无耻之徒?

  这也就罢了,暗部长老上有老下有小,可怜一个女子,操持一个家,还要用心搞事业,这厮不但不理解,还强行留下。

  这是人干的事吗?

  师兄们一想到阿柔的芳心早已给了这等人,便痛心疾首,仰天长嚎。

  “夜魔君,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暗部长老每日操劳,今日已作陪许久,你怎还留着人家?”

  有一位白袍师兄,两袖灌风,长得那叫个人模人样,身上有着书香气质,说话时单手负于身后,另一只手缓缓摆动,似要为暗部长老做主。

  这说话的人,正是阿柔的七师兄,名为陆辰。

  他望着轻歌,义正言辞,话语之间多有批评之意。

  最有趣的是,陆辰才说完,身侧的师弟妹们鼓掌点头,为其喝彩。

  这一群人,年轻气盛,风华正茂,最见不得逞强欺弱之事,大有匡扶正义的意思。

  陆辰故作谦逊,微摆首,轻点头,再挥手:“低调,低调,我是年下一族的弟子,我时时刻刻铭记着年下一族的正义之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大丈夫行径。”

  言罢,陆辰望向了暗部长老,翩翩有礼:“长老,你若家中有人需要照看,族中有事务尚未忙完,你且回族。”

  好一个惩恶扬善的好少年!

  轻歌眸闪寒光,笑望着陆辰。

  啪嗒!

  两道声音,锋利如铿锵的兵器,有杀气蔓延开。

  轻歌扇子合拢的那一瞬,似是惊雷稍纵即逝,天和地俱为之一颤。

  轻歌来到陆辰的面前,身形高挑的她,比陆辰矮了半指的距离,气势却屠杀性地碾压了陆辰。

  “这位兄台,今日之事,你非要管了?”轻歌问道。

  阿柔拧眉,轻声宽慰:“陆师兄。”

  陆辰大方磊落地摆摆手:“小柔师妹,你说夜魔君对你有恩,你又是年下一族的弟子,今日之事,是我们男人之间的战争,与你无关,你始终是我们疼爱的小师妹。”

  男人之间的战争。

  轻歌唇角噙着一抹玩味的笑。

  有趣。

  阿柔欲言又止,当轻歌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才后退一步,不再言语。

  陆辰直视轻歌,道:“夜无痕,今日之事你占不到一个理,我管定了的。”

  “这位陆弟子,不必如此。”暗部长老道。

  陆辰伸出手阻止了暗部长老接下来的话:“长老,不用怕,你安心回族,这里有我。”

  “夜魔君,久闻夜兄之名,但夜兄今日所行之事,着实有些不光彩。”

  陆辰说道:“你怎可欺负一个诚恳善良的女人?你这样做,只会让人误会你,误会你身后的魔族。”

  “你的意思是,她很善良,而我,十恶不赦?”轻歌反问。

  “你若执意,的确是这样。”

  闻言,轻歌笑了,“暗部长老,既然有年下一族的弟子为你说话,那么,你请回族吧。”

  暗部长老抱拳:“在下先行一步,来日方长,希望还能和夜魔君同饮美酒。”

  暗部长老乘坐飞行魔兽离开,南山客卿连忙道:“陆老弟,我家中还有一个待产的妻儿,不得不回。”

  陆辰急道:“既是如此,还不速速回家?”

  南山客卿看向轻歌,轻歌面无表情,“不准回。”

  陆辰皱眉:“夜魔君,你还是个人吗?是个男人吗?一个即将出世的孩子,正等待着他的父亲,你竟能无动于衷?你的心是铁做的吗?”

  “他若离开,一切后果,陆公子能全部都承担吗?”轻歌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