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七族老叹了口气:“她本就是这样的女子,是你低估了她的情深义重。”

  “罢了,罢了……是我心思狭隘了。”

  隋灵归苦笑:“随她去吧。”

  隋灵归自亭中站起身子,缓步朝外走去。

  落日余晖,浅金色的光覆盖于青莲一族,朦朦胧胧的光晕内,隐约可见巍峨的宫殿和来来去去的侍卫。

  数步以后,隋灵归顿足,回头看来:“人都是会变的,七族老,你说她会变吗?你真的相信,一个拥有神罚体质的人吗?”

  七族老怔愣许久,仿佛是在沉思。

  他垂眸看着地面,苍老的脸上展现温和的笑意。

  “她不会变的。”

  “那便信这一回吧,纵有一日输了,青莲一族败了,自有我前去青莲的列祖列祖面前谢罪。”

  隋灵归摆了摆手,如负释重般走出。

  七族老眸色灰浊,幽幽然地望着隋灵归的背影,直到隋灵归彻彻底底消失在视野,也没有将目光收回。

  这么多年以来,七族老一直都是看着隋灵归独自一人扛下青莲太祖留下的基业,自从万年前的三鼎之战后,隋灵归面对了太多的妖魔鬼怪,也有无数次的死里逃生,支撑着她坚持下去的,都是太祖的信任。

  太祖亲手把青莲基业和大好河山托付于她,她决不能看着青莲基业就这么垮掉……

  隋灵归将这一切看得比生命都重要,步步为营,每次开口说话前,都得细心经营。

  是无数次残忍冷酷的战争,把她变得这般疑心深重,只因她输不得。

  东陵鳕而今似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不知帝王心术,也没滔天实力,即便他曾为众生带来太平,这众生之中,又有几人打心底里的敬重他?

  隋灵归若是算错一步,或是不堪倒下,肩头背负着的青莲一族,也将毁于一旦。

  “这样的人,活着太累了,负担如此之重。”七族老自言自语,低声喃喃。

  他布满沧桑和岁月痕迹的面容,流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沉默稍许,七族老苦苦而笑,轻声说:“人活在世,有几个不累的呢,倒是心疼起旁人了。”

  七族老饮下一杯温茶,看着远方的落日掩藏于镀金般的层云,直到天色愈暗,这片山河都陷入了灰蒙蒙的一片。

  七族老的脑海里闪现一个风华绝代的人,她张扬狂傲,桀骜不驯,美得惊心动魄,偏似野兽一一狠戾。

  “这丫头真的做到了,这么快就来三千世了,中南伯,玉刹侯啊,你们的好日子要到头了,我青莲王有人庇护了!”

  “……”

  与此同时,长生界。

  灵境颜府。

  密室之中,无数人面色凝重聚集在阵法大盘前,眉目清秀的颜慕瑶站在一侧,焦急的等候。

  阵法大盘光芒闪烁不定,刺激着众人的眼球,好一阵过去,光芒终于停下!

  那是赤红色的光,宛如正在一一流淌的鲜血般,以至于宽敞的密室,都变得压抑了。

  光盘之内有星辰闪烁,阵法前方的得道高人身穿破旧的灰袍,屋内的其余几人对他非常敬重。

  此人甚是奇怪,身上披着袈裟,手中转动佛珠,头顶却用血黑的骷髅玉冠束发。

  老人闭目,嘴里念念有词,似乎在吟唱古老的咒语,花白的眉轻轻拧紧,好久过去,骷髅老人打开了眼睛,闪烁过一道锋利的血光。

  “五藏大师,如何了?怎么样?”

  “暮光城中有何动静?”

  “……”

  五藏老人迟迟不语。

  “五藏大师,请说吧。”这一回说话之人,是颜慕瑶之父,颜如玉。

  五藏掐指细算,才语重心长地道:“颜家主,邪印被毁了,世上再无暮光城主。”

  屋内诸人,心思各异。

  “怎么会被毁?邪印不是不死不灭的吗?”有一白发的中年女人,不解地问。

  五藏摇头:“邪印由前任城主的宝弓器灵所控制,是它把邪印封锁了,若它不肯,谁也开不了邪印。”

  颜慕瑶紧抿着唇。

  夜姐姐,你是什么做到的……

  ……

  却说九界城主,曾爷曾平每天叫苦连天,恭恭敬敬,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夜轻歌。

  这位姑奶奶哪里都不去,每日在九界城混吃混喝,然后就是查看从三千世寄来的宗族邀请信。

  就连中南、玉刹两族都丢出了橄榄枝,这位爷倒是好,眼皮都懒得抬一下,似是不屑一顾。

  曾平见此,心脏直打鼓,飞速跳动个不停。

  连通天族的邀请函都不放在眼里,普天之下,也就一个她了。

  轻歌每日都没闲着,不是在院中吸收天地间的本源灵气,都就窝在书房,逼着曾平送来有关于三千世的资料。

  她要踏入这个地方,就必须详细了解。

  如今多了解一些,日后就会少吃一点亏。

  堂堂九界城主,曾平像是一个小吏,为轻歌忙前忙后。

  轻歌把资料翻阅完毕,摸了摸下巴,走出门外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轻歌扭头看去,“曾城主似乎不喜欢我这个客人?”

  “怎会!”曾平摇头如拨浪鼓:“夜姑娘能在九界,是九界的福气。”

  “既然如此,那我便多待一些时日吧,让你们更有福气。”轻歌微笑道。

  曾平:“……”让他嘴贱!恨不得给自己一一来个大耳光子。

  午后,轻歌在曾平的陪同下,来到了莫府的原住地。

  早已被夷为平地,但轻歌也来了好几次。

  这里的茶林,早已满目疮痍,珍贵的茶叶翻倒在泥泞草垛。

  轻歌放下一坛断肠酒便已离去。

  轻歌派人去找过莫玄的下落,但始终没有结果。

  或许,莫玄是去到了某个不为人知的人间仙境也说不准。

  轻歌再次回到书房,九辞等候在门外,点了点头:“人已经带来了。”

  轻歌跨步走入,书房内没有旁人,正是张离人和裘清清。

  “若不是天坛被毁,以你们的天机天赋,早就入三千世了。”轻歌说道。

  “夜姑娘,前往三千世不急,你要我们勘测的事,已经勘测出来了。”

  “如何?”轻歌望向裘清清。

  裘清清摇头:“你的神罚,尽数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