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白流云压根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只知自己一觉醒来多了个比女人还要妖孽的爹。

  更可气的是,这个爹之前还把他打得找不着北。

  轻歌合着扇子微笑,还真摆出老父亲的姿态,慈爱祥和地说:“族长放心,云儿的身体只要再修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如初,而且在这段时间里,我为他准备好了比九弓神草洗精伐髓效果更强的丹药,来日修炼还能更加精进。”

  闻言,白族长喜出望外,更加笃定给儿子找爹是多么明智的一件事!

  经过三千魔钟声后,白族长已经彻底被折服,心甘情愿留下来为奴三个月,没有半分怨言和不甘。

  而且白族长认为,只有朝夕相处,才能明白夜公子的底细和背景!

  若夜公子是什么超级隐世的豪门贵子,那就说明他压对宝了。

  人生之路,每一次的交叉口,都是一场豪赌。

  此刻的白族长,亦是有着赌徒的心态,全然没注意到白流云甚是哀怨的眼神。

  轻歌手中的扇轻敲白流云的饱满的额头,“既不是正人君子,就别装什么风度翩翩的贵公子。”

  “当个衣冠一一,没什么不好的。”轻歌咧开嘴清隽一笑,摇开了玉骨扇,露出充满劲道的四个刺目的大字。还别说,这衣冠一一四字,与夜公子极为相配。

  轻歌的话一针见血,白流云顿感羞愧。

  三千世中,世人都认为他是行礼如仪浩然磊落之人,但只有他和身边的剑童清楚,他的内心住着一头邪恶的野兽。他不想成为什么正人君子,也不希望承载着父亲的厚望,他不需要那些虚伪的赞美夸奖,只想当个真真实实的小人。

  他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一举一动都会被人放大,人前,他不得不伪装出浩然正义,人后,他青面獠牙书写着何为邪恶。

  自从记事起,身边上到父亲,下到师弟,都对他给予厚望,都夸赞他是个一派正气的人。

  他早已习惯这样的自己,但又不甘心戴着这恶心的面具。

  从未有人与他说过,当个衣冠一一吧……

  白流云紧皱着眉,问:“为何要治好我?”

  “云儿,这是你跟义父说话的态度吗?”白族长慌了,小心翼翼地瞥了眼轻歌,生怕激怒了夜公子,把白流云当成魔钟来打,那还不得被震碎为齑粉,连一具全尸都没得。

  白流云步步紧逼,无视掉白族长的话,目光炯炯紧盯着轻歌,执意的想要解开心中的谜题,追问道:“你早便知夜蔚的内伤重创,罪魁祸首是我,所以你要为她讨回公道,在魔君登基大典前和我切磋,把我的肋骨打断,以此来泄气!你还知我抢走了夜蔚的九弓神草,所以你接近了不谙世事的芳芳师妹,在离开前把药王丹药交给了她。”

  “她是一名炼药师,自知药王的手笔,也懂丹药对我无坏处,才放心让我服下。”

  “但芳芳不知丹药和我体内尚未彻底炼化的九弓神草互相排斥,再加上你把我揍得严重,淤血狠深,排斥的更加厉害,邪灵筋直接裂开了!你好聪明的人!你分明有实力废了我,但兜兜转转,就是想要羞辱我们父子,并且你还落得个好名声,谁也不知你才是推波助澜的那个人!”

  白流云直视轻歌,一字一字地说道。

  白族长愣住了。

  他没有想到这么深。

  他也怀疑过是夜公子的布局,才痛恨此人,可夜公子展现实力后,他不敢再恨,怕给流云一族引来灭族的祸端。

  如今听白流云细细算来,白族长抖了抖眼皮,一阵心惊肉跳和后怕。

  究竟是怎样缜密的心思,才能环环相扣,将每一步棋都算计的严丝密合般完美。

  白流云哑着嗓子问:“你既有心废我,为何还要救我?只为让我喊你一声爹,特来羞辱我的吗?”

  轻歌面无表情,神色冷峻,周身散发出的气势叫白族长双腿发软,急得捂住了白流云的嘴,“云儿,你可不要不识好歹,认爹之事,是为父先提出来的,你切莫怪到夜公子身上去。”

  “无妨,让他说。”轻歌淡淡地道。

  白族长犹犹豫豫,轻歌轻飘飘的一个眼神过来,立即懂事地松开了手。

  轻歌站在床榻前,合拢的扇子挑起白流云的下颌,垂眸俯瞰着他,似君王在俯瞰她的奴。

  “白流云,记住了,小爷心情不好的时候能废了你,也能碎了你,心情好的时候,更能救了你,你的命不过在爷的一念之间。”轻歌咧开嘴一笑:“当然,我不管你怎么衣冠一一,怎样的道貌岸然,但你的兵器若是指向了我的人,小爷会让你明白何为人间地狱,生不如死。”

  “对了,日后见到我,得喊一声爹,知道了吗?”

  啪嗒。

  轻歌摇开扇子,爽朗的笑,恣意地走出此屋。

  白流云看着夜公子的背影,只觉得无比屈辱,眼睛都在发红。

  “爹,我流云有三千铁骑,你何苦怕她?被她羞辱?”白流云问。

  “蠢货!”白族长急了:“魔族登基大典时你昏死了过去,你可知,魔障树重新出现,需要敲响十下魔钟吗?你可知,夜魔君敲响了多少下?”

  “她敲响了十下?”白流云问。

  “三千!”

  “三千?”

  “不多不少,整整三千,那魔音至今绕耳,直接把魔障树给粉碎了!对于这样一个深藏不露的人,我流云三千铁骑,能拿得出手吗?你与他的梁子已经结下,若不如此,如何化解?你可知三千世中,有多少宗族弟子盲目自大,在外惹出是非,带来灭族之灾吗?你难道也要流云一族步此后路?”白族长咬牙道,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白流云。

  白流云恍然,震愕,满脑子都是父亲说的三千魔钟声。

  可能吗?

  那可是三千道魔钟之声!

  ……

  屋外,轻歌才走到长廊,就看见背着药箱的梁医师,一本正经地看着她。

  “夜公子,老夫瞧你有病,犯了桃花病,不如让老朽给你医治一下吧。”梁医师说。

  轻歌挑眉,“梁医师,忙了这么久,饿了吧?”

  说完,变戏法般掏出荷叶包着的油滴滴的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