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夜公子字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宛如洪钟敲响。

  流云族长被其劈头盖脸一顿斥责,有些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

  九弓神草?

  他有听爱子说过九弓神草的事,但……

  “一派胡言!”

  流云族长挥了挥衣袖,闷哼了声,冷眼瞅着夜轻歌:“我儿光明磊落,品行端正,怎由得你信口雌黄颠倒黑白?这只不过是你为了逃罪编造而出的理由罢了!”

  担架。

  白流云身如烂泥,痉挛个不停,口中黑沫好似源源不断的潮水喷出。

  他艰难用力地伸出手,嘴里呜呜咽咽仿佛想要说些什么。

  白族长老泪纵横,人到中年的他,怎能看到这般残忍的情景?

  白族长蹲一一来,一把握住了白流云的手,点头道:“云儿,你的愤怒为父都能理解,你放心,为父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白流云还在挣扎,然而口齿不清,只能看出激动异常。

  他的意思是先不要在魔渊的地盘搞事情,这夜无痕不是普通人,而且有备而来,他们会吃亏的。再者了,那九弓神草本来就是他盗走的,现如今把事情闹大,只不过会把这件事情抖搂出来。

  与其在这里针尖对麦芒的争执,倒不如早点回族,寻求神医救治自己的修为和邪灵筋。

  白流云另一条臂膀颤巍巍地抬起,想要阻止义愤填膺嫉恶如仇的白族长。

  白族长见此,再次握住了白流云的另一只手,想要把温暖传递给儿子。

  “云儿,为父懂你,你一生磊落,正义浩然,不屑那等宵小之徒!这夜无痕如此羞辱你,为父必要彻查清楚,还你个清白!并且要让伤害你的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知子莫若父!

  白流云都这么激动愤怒,白族长怎能熟视无睹!

  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白族长回过头来,猩红的眼睛爬满了血丝,如野兽般注视着风流的少年。

  “夜无痕,在三千世,说话做事都要讲个真凭实据,你空口白牙污蔑我儿,真是可笑!三族,本族长真是看错了你魔渊,原是想扶持魔渊渡难的,却没想到你瞎了一双眼,要这样的人为新任魔君!”白族长沉声怒道。

  轻歌垂眸,戏谑地道:“白族长口口声声都在说污蔑,倒不如当着众人的面彻查清楚?你我两族的人都在,谁也不能儿戏!”

  “那便彻查!你若轻蔑我儿,两罪并罚,在我儿面前磕三个响头认罪,并且还要做他三个月的奴仆!任凭他的差遣,如何?”白族长怒问,胸有成竹,毫不怯弱。

  轻歌嘲讽地看着白族长,这样的脑子,也不知如何成为一族之长的,可见水分大得很。

  “爹……呜……”白流云想要开口阻止父亲,但黑色血沫梗在咽喉,吐字根本不清晰。

  白族长心疼地看着白流云,心里的想法更加笃定,更想为爱子讨回公道了。

  白族长锋利精明的眼睛再次看向轻歌,却发现轻歌脸上露出几丝慌张。

  白族长笑了。

  无知竖子,也敢与他叫板?

  “夜无痕,怎么,你怕了?”白族长大笑道。

  轻歌眨了眨眼眸,皱紧眉头,逞强道:“白族长,既是博弈,双方都该有赌注才对,否则你就是倚老卖老的欺负人了!若他白流云是鸡鸣狗盗之流,子不教父之过,你身为他的父亲,理当向我族公主跪地磕三个响头,并且在本君身旁当三个月的奴仆,你可愿应赌?”

  白族长蹙眉。

  柳烟儿心有灵犀,慌忙走来,扯了扯轻歌的衣袖,“无痕,不好。”

  “他不敢,别怕。”轻歌用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

  白族长这样的修为,能读懂唇语,明白夜轻歌话中的意思。

  白族长心中的一点犹豫,烟消云散。

  雪布担架上的白流云,似乎读懂了白族长的神色,拼命的挥动着四肢。

  不……

  不要!

  而白流云的动作,让白族长无后顾之忧!

  白族长握住白流云胡乱挥动的手,眼中含泪:“你是个好孩子,为父绝不允许旁人污蔑你。”

  白族长以为,夜公子不过是激将法,故意说出这样的对赌筹码,好让他知难而退。

  但他乃是一族之长,儿子受尽冤屈,他不能置之不顾!

  “云儿,你身受重创,不要再动了,为父知道,为父这就应下!”

  白族长看向了轻歌,眉间扫过一道狠色,沉声道:“夜无痕,那便如你所说!彻查吧!”

  白流云不再挣扎了,绝望地躺在担架,四肢发冷。

  轻歌露出了满意的笑,望向了背着药箱的老医师和白芳芳,“二位都是学医之人,来为我族公主查看一下!九弓神草生长在岩浆之地,而且还是最有名的凌寒岩浆,采摘九弓神草之人,虎口内部势必会有凌寒岩浆的气息。”

  老医师、白芳芳对视一眼,朝白族长行了个礼,走向夜蔚。

  夜蔚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大大方方,任由二位检查。

  “公主,还请忍耐一下。”老医师取出一根细长的金针。

  夜蔚温和地道:“好。”

  金针扎入夜蔚的虎口,等待片刻后再取出。

  白族长自信满满。

  老医师把金针放在眼皮子底下,另一只手取出硕大的夜明珠照亮金针。

  在夜明珠的照射之下,金针尖锐之处的部分,闪烁着红光,红光的四处,漂浮着丝丝寒气。

  那侧,白芳芳用自己的方式感应了一下夜蔚右手的虎口内部,两人相视一眼。

  老医师道:“蔚儿公主的确采摘过九弓神草。”

  白芳芳点头:“公主体内有很重的凌寒岩浆之气,若非采摘九弓神草,不会受到有这么浓郁的气息。”

  白流云闭上眼睛。

  白族长呆愣了,“怎么可能?梁医师,你再查一遍看看。”

  “族长,老朽行医多年,愿族长的项上人头保证,公主绝对亲自采摘过九弓神草。”老医师认认真真,满脸严肃地道。

  白族长开始慌张。

  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夜蔚站在梁医师的旁边,蓦地看向了轻歌,眼睛发出了光亮。

  她是……神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