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79章八方汇聚
  第180章 八方汇聚萧水儿抿唇不言,可心里暗自腹诽。$(n)$(小)$(说)$免费提供阅读若夜轻歌能去炼器工会,也不比夜雪差,在四星大陆上,炼器工会可是与落花城齐名的。

  族比即将开始,练武场外却是走来一名女子,女子身着宫装仪态端庄,北月冥几人看见这女子微微挑眉,云家家主云远山皱起了眉头,坐在轻歌身旁的北凰低声道:“这是前皇后云月霞的陪嫁婢女。”

  云月霞的婢女不奇怪,众人奇怪的是她为何要来夜家,还是练武场。

  女子走至夜青天面前,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大长老,云妃娘娘听说夜家族比在即,便让奴才过来看看。”

  云妃,也就是废后云月霞。

  虽然还有个妃位,但众人都知道,冷宫里,就算有再高的荣耀也不过如是。

  “云妃娘娘有心了。”夜青天淡淡的道。

  夜云两家素来没有什么交情,云月霞也不是喜欢掺和世家这些事情的人,夜家族比,又为何要让自己的婢女过来?

  “请问哪位是三小姐夜轻歌。”这婢女又问道。

  轻歌虽有不解,但还是起身了,行了个礼,“我是。”

  婢女走上前,拿出一枚玉佩,玉佩晶莹剔透光泽饱满,她捧着玉佩小心翼翼的递给轻歌,道:“三小姐,这是云妃娘娘祈福过的璎珞玉佩,戴在身上能够避免祸事,平平安安。”

  轻歌脑海中出现一张仿佛看透了世事沧海的脸,三分凄凉七分洒脱,她与云月霞之间没有交情,最多也只是那日去花月殿的时候在她那里聊了几句,话说回来,小半年前的晚宴上,若非是她,云月霞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被废后,这样说起来,云月霞更不应该喜欢她才对。

  借此机会离间她和虞贵妃也不可能……

  那云月霞为何要这么做,众目睽睽之下。

  轻歌一面疑惑,一面接过璎珞玉佩,只见那婢女道:“三小姐,云妃娘娘最近喜爱看一些观天象的书,她说三小姐命格异于常人,与这璎珞玉佩有几分缘,便让奴才送来,也希望三小姐能在族比中取得好的成绩。”

  轻歌接过玉佩,璎珞玉佩泛着胭脂色的光,触手生凉。

  “大长老,云妃娘娘交代的事情奴才已经完成,就先告退了。”婢女转身朝夜青天行礼,夜青天点了点头。

  后侧,萧水儿望着云绾嘲讽的笑了,“云绾,云妃娘娘可是你云家的人,如今却当着大家的面祝贺夜轻歌。”

  “你能少说几句?”

  云绾冷冷的看着萧水儿,她也很恼怒云月霞的这一举动,可她虽然是云月霞的侄女,与云月霞却没有过深的感情。

  “虞贵妃到。”

  正在众人讨论云月霞的时候,尖锐细长的声音忽的响起,众人全部站起来,朝练武场外走去。

  坐在步辇上女子身着凤袍头戴凤冠雍容富贵,一双寒瞳镶嵌在绝艳的脸上,当绽入笑意时,端的却是千娇百媚,宫女们手持依仗跟在后边,风光无限,奴才们到了练武场将步辇放下其中一名太监跪在步辇前,虞贵妃踩着太监的脊背被宫女小心翼翼的扶下,她将手放在宫女的身上,身姿婀娜的走向席位,秦岚愣了会儿便让人拿了张椤木椅放在最前边。

  “虞贵妃。”秦岚身为夜家的当家主母,理当迎接。

  其余众人微微俯身,行礼。

  虞贵妃看了眼秦岚,似笑非笑,“秦夫人不必客气,皇上听说轻歌是炼器师,特地让本宫今日来夜家好好观战,回去给他讲解族比的精彩之处。”

  秦岚脸色微僵。

  今日族比,出风头的人是她女儿夜雪才对,为何一个个都只看得见夜轻歌?

  夜雪坐在后边,双手紧攥。

  云绾似乎在第一时间便发觉夜雪心情不好,轻声道:“雪儿,只要你打败她,她不就成了过街老鼠,现在没必要怄气,还真以为山鸡飞上枝头就能变成凤凰?不过是披了成皮而已。”

  闻言,夜雪好似舒坦了许多。

  嗷——

  苍狼之音从四面八方突地传来,引起一阵动乱,穹宇之上,四头血狼自青空下掠过,悬浮在练武场的云巅,竹骄中的男子着绛紫袍子,风华绝代邪肆妖孽,狭长的凤眸犹若君临天下般俯瞰着练武场上的众人,血色的狼分别占据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让人闻之色变谈之丧胆。

  “冥千绝。”北凰抬眸望着在半空之中邪魅轻狂的男子。

  虞贵妃指尖微颤红唇紧抿,她低着头脊背微微颤动,头顶之上,是她穷极一生也去不了的地方。

  “轻歌,族比要是赢了,本尊送你十里红妆,要是输了,就嫁给我,做我斗兽场的夫人。”

  冥千绝邪肆的笑道,亦正亦邪,谁也不知道他的话几分真几分假,但至少,练武场上大多数人都没有去在乎这番话里的真假,他们只看见了冥千绝在乎轻歌,仅此而已。

  轻歌不为所动,至始至终都面无表情,眼角余光观察着虞贵妃的一举一动,虞贵妃听见冥千绝的话,脸色大变,不过一瞬之后就恢复自然。

  “老不死的,你孙女要被人拐跑了。”墨云天道。

  夜青天黑着一张脸望着云巅之上神采飞扬的男子。

  萧苍在一旁无奈的笑着。

  萧如风转头看向墨邪,墨邪一面逗着夜菁菁一面喝着小酒,清闲的有几分雅致,好似在自己后庭赏花赏月。

  突地,墨邪将手里的酒葫芦朝冥千绝的竹骄砸去,众人皆是愣住,冥千绝唇角含笑,长袖一挥,酒葫芦在半空突然炸开,酒水四溅。

  “吵死了。”墨邪翻了翻白眼。

  冥千绝不恼不怒,正想说话,远处却是疾风大作。

  守门的侍卫慌慌张张的跑来,夜青天皱眉,“发生了何事如此惊慌?”

  “大长老,佣兵协会的人来了。”侍卫道。

  “佣兵协会?”夜青天本就皱着的眉头这会儿跟打了个死结一般,“是佣兵协会的谁来了?来夜家作甚?”

  夜家与佣兵协会没有任何瓜葛幽怨,怎会在夜家族比时来?

  侍卫咽了咽口水,道:“是佣兵协会的会长,说是三小姐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