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牧神记(牧神纪) > 第八百九十九章 地母的年轮
  花中倒垂下来的那口石棺传来地母元君的声音,很是虚弱,却激愤万分,厉声道:“你知道对我下手的是古神天帝?你知道他未死?”

  秦牧面色平静,等待她冷静下来。

  趁此机会,他仔细打量那口石棺,石棺是北上皇天帝的帝棺,他在地宫中见过。

  不知地母元君的残魂是如何从古神天帝的手中逃脱,又是如何寻到帝棺的。

  灾变发生时,昊天尊控制着最强武器,与地母元君大战,秦牧借地母之手将那件最强武器重创,之后秦牧便趁机返回元界。

  后来,他就被天庭的神魔大军发现,陷入围剿之中,直到齐暇瑜、阴天子等帝座境界的存在出现,迫使他不得不舍弃魂魄,让哥哥秦凤青返回幽都。

  之后古神天帝控制着最强武器降临,将元木插入元界中,他这才知道地母元君已死。

  至于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他便不知道了,但可以推测出是古神天帝亲自下界,逼走昊天尊,将地母元君格杀。

  不过,在那等危急的情况下,地母元君依旧能逃出残魂,这等本事确实令他佩服。

  地母已经一无所有,麾下的势力死的死逃的逃,还有不知多少地母的余部以及诸天被攻破,变成奴隶,变成阶下囚。

  然而即便如此,地母依旧让他忌惮。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地母元君身为元都诞生的最强大的古神,她就算只剩下残魂,依旧远非他所能抗衡。

  花中垂下的石棺是北上皇天帝的帝棺,不知道棺内是否还有一尊北上皇天帝的尸身。

  石棺中的地母终于平静下来,冷冷道:“昊天尊退走,古神天帝便驾驭着天庭最为强大的武器,向我痛下杀手。他靠那件武器施展的神通尽管非常厉害,但想杀我也并不容易,最终他还是施展出天帝的绝学。我那时才知道竟然是他!”

  她又激动起来:“嘿嘿,当年他转生到元界,与绝无尘那女子成亲,却不料绝无尘是天盟中人,天盟将他围杀,我就看着,没有出手。谁料他竟然没死,竟然还活着!他动用自己的绝学之后我便认出了他,他是来复仇的,向我复仇!”

  “古神天帝有魂魄未散,后来在天庭成为天盟的首脑之一,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此事。”

  秦牧盯着石棺,道:“地母拦住我,是想让我再度复活你?实不相瞒,我已经不再是幽都神子了。”

  “但你还是万劫不灭大法师。”

  地母元君的声音从石棺中传来,道:“几乎所有的古神都知道你的名号,都知道你拥有复活古神的能力。万劫不灭大法师是你,并非是幽都神子。你还拥有复活我的能力!”

  秦牧摇头,不觉流露出落叶悲秋风的凄凉气质,忧郁而淡薄,仿佛看透红尘:“我已经无魂无魄,没有复活你的实力。你挡住我的去路也是无用,我命不久矣,这次出来,只不过是寻一个山清水秀之地安葬自己罢了。”

  烟儿侧头打量秦牧,圆嘟嘟的胖鸟抬起爪子蹭了蹭嘴角,心道:“公子撒谎时面不改色,显然非一朝一夕之功。”

  地母元君沉默,过了片刻,石棺打开。

  秦牧头皮发麻,烟儿侧头打量秦牧的脖子,立刻看到他的脖子后面皮肤战栗,鼓起一个个小疹子,显然很是紧张。

  然而让她诧异的是,尽管秦牧如此紧张,气息和血液流动却丝毫不变,显然是下过苦功,确保自己不露出任何破绽。

  “公子跟谁学的?”她心中诧异。

  石棺中一团青光流动,像是水,又像是光,极为温润。

  那团青光没有坠入江中,反而盘旋在石棺内,秦牧隐约可见一缕残魂浸泡在紫光之中。

  紫光出现,秦牧顿时感觉到无以伦比的生命气息扑面而来,让人精神不由为之一振!

  甚至他的魂魄似乎也在欢呼雀跃,很是激动。

  “我本体便是元木,出生时扎根在这种光液之中,不知叫什么名字,我便取名为鸿蒙元液。”

  紫光漩涡中,地母的残魂似乎有些不舍,道:“我能够历经两次毁灭大劫而不死,正是鸿蒙元液的作用。自太古至今,鸿蒙元液已经消耗了很多,只剩下这些。”

  一滴鸿蒙元液从石棺内飞出,紫光照耀,河中有游鱼,那些游鱼从江面跃起,极为欢快,鱼儿跃出水面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变大,还未落入水中便长大了十多倍,变成庞然大物!

  突然,一条大鱼长到数十丈长短,竟然在这短短功夫便从体内涌出妖气,妖气浓烈无比!

  那妖鱼驾驭妖气向鸿蒙元液扑去,还未接近便长到百丈长短,身上长出长长的骨刺,如同一根根长矛,飞至元液旁便嘭的一声炸开,血肉四溅。

  河面上其他妖鱼也纷纷炸开,场面极为血腥恐怖!

  甚至,涌江河堤还传来神魔的气息,那是沉尸江中的神魔尸体和龙尸,此刻那些尸体也在飞速的异化,尸变,张开眼睛,目露绿光,从水底升起向鸿蒙元液扑去!

  一时间,这段涌江极为热闹。

  那些神尸魔尸和龙尸也不曾接触到鸿蒙元液,肉身便成长到可怕的境地,最终将自己压得爆开!

  江面上腥臭之气刺鼻。

  那一滴鸿蒙元液飞到秦牧跟前,龙麒麟率先承受不住,肉身开始疯狂生长,龙爪长到六七丈长短,鳞片变得更加巨大,光可鉴人,鬃毛也在疯狂滋生,越来越长!

  烟儿倒还可以控制住自己,然而目光却死死的盯着鸿蒙元液,似乎很想将这一滴元液吞下。

  秦牧封住自己的全身所有毛孔,竭力控制肉身,但血肉骨骼都在疯狂滋生,甚至连发丝也在疯长之中,哪怕他精通造化之术也压制不住!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