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继承两万亿 >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忍下这一时
  白小升听侯允成说,跟另一家公司的稀土生意也没有谈成,让人截胡了,截胡之人竟然就是布郎先生!

  听到这个消息,饶是白小升,都忍不住一愣,旋即皱起眉头。

  那位布郎先生,这回真是明着针对自己!

  一方面,让自己过去扑了个空,白等了大半天时间。

  另一方面,他却跑到另一家稀土公司,抢了生意。

  这是摆明了告诉自己,对于自己招呼不打就查处那几家企业,他很生气!这就是一种针对性的报复!

  眼看白小升沉吟不语,眼眉皱起,侯允成跟贾成山相视一眼。

  俩人自然看出这个事件当中的问题,再加上此前白小升早就跟侯允成说过,他可能是得罪了自己集团中的那位布郎先生,那这件事中问题所在,不言而喻。

  侯允成顿时拍拍白小升肩膀,宽慰道,“没关系,小升你不用太往心里去,这生意上的事,成与不成的,都是基于利益考虑。人家给的条件比我们的好,我们既然拿不出更好的,那花落别家,也怨不得谁。再说,这么大的生意,那位布郎先生也不是意气用事。我的意思是,这跟你其实没多大关系,你别想太多!”

  侯允成是怕白小升一怒之下,再跟自己同僚产生摩擦,那就得不偿失了。

  “是啊,白总,就是不跟那两家企业合作,我们能有希苏里三家国有企业的合作,那也足够了。等我们双方合作的红红火火,日进斗金,说不定那两家企业还会主动来找咱们呢。”贾成山也从旁劝解。

  白小升回过神,对两人笑了笑。

  “谢谢侯局还有贾先生的关心,我没事。要是连这点小事都能让我劳心上火,那我白小升也太失败了!”

  眼看白小升说话之际,语气平静,神情已经恢复如常,侯允成、贾成山忍不住暗暗点头。

  能掌控自己情绪的人,才是成大事之人。

  贾成山本就在侯允成这里待了有一会儿,这会儿眼看白小升来了,便跟侯允成告辞。

  侯允成客气几句,亲自把他送到门口。

  白小升也跟贾成山道了别。

  等贾成山离开后,侯允成把白小升让到沙发那里,亲自给他倒了杯茶。

  “小升,关于那两家企业,你就不要再多想了,也不用去管。”侯允成跟白小升道,“希苏里这边有其他优势产业要跟咱们合作的,总共有三十五家企业。今天你没去,大家已经走访了一批。一会儿,我就把资料名单给你,你感兴趣的话,我明天让人陪你以商团身份去看看。”

  侯允成完全没有因为白小升跟布郎先生的摩擦,坏了此番稀土商谈,而丝毫的气恼,反倒是很为白小升着想。

  这让白小升颇有几分感动。

  白小升一笑,从随身的包里拿出回来路上用笔记本编辑整理,回到住地后打印出来的东西,递给侯允成。

  “侯局,我这次去‘玄金’公司,倒也不算是一点收获没有,顺便,也去考察了一下。”白小升笑道。

  侯允成有疑惑地拿过白小升递过来的东西,目光大致一扫,眼神之中渐渐惊讶。

  “在考察‘玄金’公司的时候,我所见到的,关于新材料的研发方向,新工艺的运用与改进,还有一些方方面面的东西,我都整理了出来。相信会对国内企业跟希苏里那三家国有稀土企业的谈判,还有深层合作方面,对我们国内相关企业与国际接轨方面,有一定帮助吧。”白小升道。

  “是太有帮助了!”侯允成目光凝在那几页纸上,头也不抬回道。

  说来,巧了,下一阶段主抓这方面工作的,就有侯允成本人,所以他最近也就相关内容“背过书”的。

  侯允成这个人仔细认真,他的“背书”可不是简单了解,而是下过大心思的。

  所以,侯允成一眼看到白小升给的东西,就入了神。

  国内稀土开发方面的经验,全球数一数二,但是也需要吸纳百家所长,保持不断吸纳精粹、开拓创新,方能越做越好。

  所以白小升的“考察纪要”,非常有价值!

  “这真是有心了!”侯允成忍不住大为称道。

  白小升笑着看着侯允成。

  自己做的东西能被认可,那也是一件舒心的事。

  其实严格来说,白小升弄出来的这份东西并不涉及商业机密,因为真正秘而不宣的东西,“玄金”公司的那位负责人也不会带他去看。哪怕白小升是集团里的上位者。

  毕竟,双方属于不同的大区,不是一回事。

  “玄金”公司所展示的内容,同样给一些欧洲、美洲一些同行看过。

  白小升看到的都是相对前沿的东西,但他充分利用红莲强大搜索功能,加以推演和完善信息,并且第一时间搜索到——需要的哪类机械能在全球哪家公司买到,涉及的哪类技术可以在全球哪家公司寻求到合作,如此再回来汇总成文,就是侯允成所见到的内容了。

  这就非同寻常了。

  侯允成翻来覆去看了得有半个多小时,方才回过神,察觉到——白小升还在呢。

  侯允成顿时一脸歉意,对白小升笑道,“你看我,这一看到好东西就容易入神。小升,你才回来,现在去歇歇,回头我让人把考察资料以及名单送过去给你,我就不留你了。”

  侯允成都已经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说完,侯允成还抖了抖手中那几页纸,笑道,“我今天得好好研究一下。你这一趟虽然没有达成合作,但就凭这收获,值了!”

  白小升一笑,当即告辞离去。

  从侯允成那里回去,林薇薇、雷迎正在房间里等他。

  “小升哥,侯局没有生你的气吧。咱们出访一圈,生意没谈成,只弄了一份见闻纪要,确实有点说不过去。不过,这都是那位布郎先生避而不见,也不是咱们的错。”林薇薇忍不住道。

  雷迎也关切的看着白小升,目光询问。

  “侯局那边没事,甚至因为咱们写的那篇见闻纪要欣然不已。”白小升笑道。

  这么一说,林薇薇、雷迎都忍不住松了口气。

  “我在侯局那儿,见到了贾成山先生,他去另一家稀土公司谈判,也有了结果。”白小升一五一十把事情跟俩人说了。

  林薇薇、雷迎听得先愣后惊,随后都有点火气。

  “那个布郎先生居然套路了咱们,去抢咱们生意!”雷迎沉声道。

  林薇薇也大叫道,“这也太不地道了!他凭什么这么对待咱们啊!就因为咱们查了他几家企业,那有问题他该自己检讨才是!我就不信他手下那个执行副总裁出这种事,他就一点不察,真不知情,就去好好调查,反倒怪咱们,这算什么!”

  林薇薇还挺激动。

  “可能是那位布郎先生觉得咱们实在是太不给面子,让他圆满离退成了泡影,所以才来这么一出,也算可以理解。”白小升劝慰林薇薇,“毕竟,这人老了,有时候是会有些小脾气,我们得体谅一下。”

  那位布郎先生终究是集团德高望重的功臣,白小升觉得自己既然要继承振北集团,就得有一颗大气、宽厚的心。

  “那这事就这么算了?”林薇薇忍不住撅起嘴,嘟囔道,“咱们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无端算计,吃过这么大的亏,咱们从来都是不招惹别人,但也不放过挑事儿的……”

  这丫头有时候那也是个孩子脾气,吃不得亏的主儿。

  “这件事到此为止,就这么算了,我们忍一忍,退一步。”白小升道,“我相信那位布郎先生赢了这么一筹,出了口气,也会就此作罢。”

  “那他要不呢……”林薇薇还偷眼看着白小升,嘴里嘀咕。

  “那就再说。”白小升无奈回了句。

  事情还没发生,他可不愿意假设。

  “还是不要去想了,省的更心烦。”雷迎跟林薇薇道。

  林薇薇这才不吭声。

  “对了,侯局说一会儿派人送来考察企业的最新名单,还有资料。咱们可以研究一下,看看这边哪些企业可以去走访一下,除了跟咱们集团企业合作,还可以跟咱们自己的那些企业合作,这都是机会。”白小升转移话题,笑道。

  毕竟,他们眼下可是出访非洲各地,跟各方企业谈合作来寻商机的,不是来跟人“打架”的,还是尽快把注意力拉回正题的好。

  说起来,白小升行使自己在集团内的监察权,查处了北美、非洲两地十家有问题的大企业,红莲尚未给他核算分数。

  应该是总部调查尚未结束,正式处理结果尚未发布的缘故。

  白小升才想到这里,就听到“叮”的一声。

  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回荡。

  “行使监察职权,查处十家问题企业,集团处理结果现发布,详情如下……”

  一条条信息,在白小升脑海之中连番滚动。

  都是对那十家问题企业的一把手处理结果,负责人从降职到解聘再到起诉,处理结果概不相同。

  白小升忍不住一怔。

  这还真是才念叨这事,就有了结果……真不禁念叨。

  此时,白小升的房门也被敲响,有人在外面扬声道,说是侯局派来送东西的。

  白小升正“听”得入神,随手让林薇薇去接东西。

  林薇薇眼看白小升在沉思,不敢打搅,起身去处理。

  雷迎也是安静等待。

  ……

  白小升继续听红莲给自己“播报”信息——

  “现在开始核算分数,具体如下……”

  十家企业调查出来的问题有轻有重,白小升获得的分数自然各不相同,好几个零点几的分数汇聚在一起,最后总分出现了八点四五分的奇葩数字。

  白小升便听到红莲的声音响起,“采取精确度计数保留法——四舍五入原则,宿主最终获得分数为八分,目前分数为事业总裁级二十八分,距离副董级尚有七十二分,请继续努力。”

  白小升得到这个结果,先一愣,随后有点毛了。

  他获得这个分数何其艰难,都出现了零点几分,红莲最终计算的时候,居然“大方”地来了个四舍五入,取了整,还扣掉他差不多半分!

  “我请问,你是个奸商吗!你这是故意阻碍我晋级啊!”白小升忍不住心里冲红莲怒道。

  对系统发怨气,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红莲根本就不加理会。

  白小升牢骚完,红莲忽然有了回应,“请继续努力——”

  这声音本该是毫无波澜的,白小升却听出几分幸灾乐祸的感觉。

  一下子,白小升彻底无语。

  “我忍了!”白小升也只得“忍气吞声”。

  “小升哥,你没事吧?”旁边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

  白小升这才回过神,眼看林薇薇小心翼翼看着他。

  雷迎也目光探寻。

  “我没事,东西拿回来吗……”白小升赶紧转移话题。

  林薇薇把接过来的资料递给白小升,白小升又分出两页给他们,“大家一起看,商量商量明天去哪儿出行……”

  ……

  晚睡前,白小升跟林薇薇、雷迎敲定了明日走访的几家企业。

  当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白小升他们在侯允成给安排的“领路人”带领下,去周边城市的选定企业参观考察。

  一直到下午,白小升他们才重回住地。

  这一天的考察,很累,收获着实不小,白小升他们跟多家企业达成了意向,只待改日正式签订合同。

  三人心情不错,当晚还在商团住地附近找了一家特色餐厅,美美的吃了一顿。

  第三天上午,白小升正筹划着当日行程以及与昨日谈好的企业签约问题,林薇薇、雷迎那里却连番地有电话打进来。

  白小升最初不以为意,独自喝着咖啡,思考着该他去想的问题。

  直到林薇薇且惊且怒跑回来,雷迎也一脸阴沉之相,方才引起他注意。

  “怎么了?”白小升赶紧放下手头的事情,问道。

  林薇薇气急败坏开口道,“小升哥,出问题了!昨天跟咱们谈的好好的那些企业,今天都打来电话。他们,都反悔了!”!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