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第一侯 > 第一百零一章 意思的意思
  商武城进出的官差兵丁突然多了起来。

  不过民众们不再惊讶,武氏也没有紧闭城门,官兵们自然也没有围城,一般是气势汹汹而来,然后和蔼可亲而去。

  “以后万万要小心啊。”官吏亲切又诚恳的叮嘱,“现在这个时候,万事都要小心。”

  武氏的某个老爷,一般都是不同的老爷,或者感激的应声“知道了多谢大人。”,或者生气的点头“我一定好好教训他们!”

  但不管感激还是生气,事后都会有一车礼物送到官衙里去。

  民众们在街上看热闹笑着指点“现在进出城不要钱了,都上门要钱了。”

  当然官府为了驳斥这种话,在城门和官衙外张贴了很多告示,大意是肃正秩序不准打架斗殴坑蒙拐骗一旦发现严惩不贷云云之类的内容。

  武氏作为当地大族,族中子弟众多,难免横行霸道惹是生非,所以才被官府频频找上。

  当然官府的话没有多少人信,不过是变个名目要钱罢了。

  民众们不再理会,反正武氏那么有钱。

  但再有钱,人多了也是问题,虽然不再因为官兵而惊恐不安,但商武城里的怨言却多了很多。

  “这不公平,凭什么有的钱公中出,有的就各家自己出?”

  “族里说了,现在犯的事是族里出,以前的就是各人出,这才是公平。”

  “这怎么公平了?我不懂。”

  “因为现在是官府针对咱们呢,搁在以前的话这些事算事吗?”

  “算不算事,事也是人干出来的,怎能厚此薄彼?”

  “族里本来就厚此薄彼啊,你今天才知道啊。”

  这些议论充斥在街头巷尾,关系自己家的斤斤计较,不关自己家的看热闹。

  “可别这么说,都是自己家的事。”未了纠正道,“我看这官府是动真格的,能用钱解决的都是小事,大家都小心谨慎些吧。”

  聚集在未了身边的都是闲杂人,也没什么忌讳,有人好奇“难道还有不能用钱解决的事?”或者说还有武氏这个姓氏解决不了的事吗?

  虽然他们只是武氏族中最普通的人,不如十房那么豪富,但走出去也享受着武氏姓氏的优待。

  未了笑了,道:“皇帝比你们大不大?”

  那当然大了!

  “遇到刀枪,皇帝都保不住自己。”未了道,“这是乱世,没有不可能的事,大家小心点吧,韩旭这个人,虽然是个文臣,手里也染了不少血了,我得去再提醒一下七老爷,家里人务必看好了,别真触了必死的罪行,那可真是救不得。”

  说罢他起身摇着头走了,余下一声嘀咕。

  “这一座城里的人都是家大业大的,真要出了事,家业可怎么办。”

  看着这太监走了,站在墙角的一群人你看我看你“他太胆小了吧?”“没见过世面。”“错了,他可是皇宫里出来的太监,什么世面没见过。”“明明走了又特意回来,就是因为不放心这个韩旭。”“那看来形势的确很紧张了。”大家七嘴八舌议论。

  “那大家就小心点吧。”有人道,“这乱世里小心点总没有错。”

  “是哦。”有人拍拍心口,“我们的家业可折腾不起。”

  这话让其他人又笑了。

  “你瞎担心什么啊,你那三两间房几床铺盖的,该担心的是那些家大业大的,比如十房中的人,要是出事了,他们的家业可怎么办。”

  “你才是瞎担心,人家家大业大出了事,家业也分不到你我头上。”

  那能分到谁头上呢?大家闪过这个念头,旋即讪笑,想什么呢!想太多了吧!

  武七老爷听了未了的叮嘱,也笑了:“余先生,你想太多了吧!”

  这个太监,明明走了,不知道半路上又打听韩旭的什么消息,跑回来说不放心,非要在家再留一段。

  他当然不介意,自从得知皇帝会来宋州,他就觉得可以两手准备了,要么安插这个太监在皇帝身边,要么他们到时候就自己接触皇帝。

  未了肃容道:“韩旭这个人其实也是个屠夫,还有,七老爷别忘了,这个韩旭跟楚国夫人关系匪浅。”

  楚国夫人是武鸦儿的妻子。

  武七老爷捻须微微一怔,是哦,那要这么说的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要是能让武鸦儿和韩旭打起来。

  未了哭笑不得:“七老爷,你想多了,我的意思是,韩旭跟那个楚国夫人学的,或者为了供养取悦楚国夫人,而贪婪残暴。”

  武七老爷已经心不在焉了,道:“再残暴对付我们武氏,他有什么好处?损人不利已呢,别担心。”

  对韩旭来说对武氏残暴是损人不利已,但对他们武氏家里的人来说,损人极有可能利己,虽然武七老爷还想不到,也不想这个,未了相信,武氏家族里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想了。

  事做的差不多了,未了见好就收:“那我这几天就告辞了,七老爷你们务必小心,可不要惹出大麻烦,毁了声名,陛下可是个很多疑的人。”

  武七老爷笑着相送,更多的心思用在琢磨怎么利用韩旭对付武鸦儿上。

  ......

  ......

  一车车的礼物接连不断,韩旭皱眉看着中齐,这个小将明白他的意思,就是明白的这个啊?

  这是要败坏他韩旭的名声吧?

  “君子做事,取之有道。”韩旭道,“现在是需要钱财,但也不能胡作非为故意侵扰他人。”

  中齐一双大眼瞪圆,又是惊讶又是委屈:“大人,不是我做的,真是有人举告。”

  他说着拿出一叠信。

  “有扔在官府门前的,有扔在兵马巡逻走过的街道上,都是说武氏做过的恶事。”

  韩旭接过看了眼,他当然不怀疑这些信是伪造的....

  中齐立刻又举手表明:“官府的人亲自查的,他们查问了后我才去抓人的。”

  韩旭这才看信,见也不是什么大事,无非是强占民田放贷殴打平民之类权贵人家常做的欺男霸女等等事情,再看大多数都是乱世前的旧事,韩旭也就释然了。

  这是看到兵马围过一次商武城,那些受过欺负的人就心动了,想要趁机借兵马的手让武氏吃亏。

  大亏吃不了,小亏吃吃也不错。

  “大人,这虽然是小事,但也可见这商武城藏污纳垢的。”中齐肃容道,“这种世家如果不好好查一查,等将来陛下来了,要么对陛下有危害,要么就会要挟陛下。”

  韩旭明白中齐的意思,危害自然是藏污纳垢容易有心思不轨的人,毕竟乱世,叛军奸细横行,这里毕竟不是麟州,万一有武氏的人受了贿赂重金,刺杀皇帝.....看看项云他们进京的遭遇吧。

  至于要挟,这样的世家家大业大财大气粗,虽然说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但事实上大家都知道,现在皇帝如果到宋州来,那就是借宿。

  当客人底气是要弱一些。

  世家欺人这种事韩旭读书读到过亲眼见也见过。

  是要先打压一下世家的气势,就像楚国夫人做过的那样。

  想到这里他笑了笑。

  如果现在是楚国夫人在这里,那女人只怕眼睛放光的提刀将商武城抄家抢光了。

  “大人你笑什么?”中齐好奇问。

  接触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这位大人笑,笑起来像换了一个人,脸上竟然也有隐隐有酒窝......

  中齐不由贴近端详。

  韩旭收了笑,轻咳一声:“有人举告就查,有证有据方可论罪论罚,我们来这里是要恢复秩序的,否则岂不是像叛军一样了?”

  中齐肃容应声是:“大人放心,小的绝不违背大人!”

  ......

  ......

  中齐三步两步的跳出官衙,正要召集兵马去围着商武城转转,见一辆货车悬着连氏商行的旗子,赶车的伙计吆喝着“赶时间赶时间。”慢慢悠悠的走过去了。

  中齐便带着亲卫们疾驰来到一间酒楼,热热闹闹的开始了吃喝。

  “怎么突然找我了?”中齐进了二楼的包厢,看站在室内的未了,“你放心,事情进行的很顺利,这些举告信我都是查好了证据才写的,韩旭看不出来。”

  未了一笑:“不用担心,很快就有真的举告信了。”

  中齐耸耸肩:“你做事我也放心。”

  未了道:“我要做的基本就做完了,武氏内斗是迟早的事,我现在要离开了,这里就交给你了。”

  中齐笑嘻嘻道:“夫人让你回去了?帮我给夫人捎送个礼物吧。”

  这个小滑头,未了并不介意他的审问,温和道:“我要去太原府查一件很重要的事,夫人交代过的,我要亲自去确认一下。”

  太原府啊,那可是安康山所在,中齐立刻肃容,关切抱拳:“先生珍重。”

  未了道谢,又道:“小齐将军请记住,不管武氏怎么折腾,请务必不放他们一人一狗出宋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