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夜幕之下,家家早歇,该睡的都睡了。

  “啊……”

  苏言打个哈欠,也是困的不行。

  “娘,你如果困了就先睡吧。”呆呆看着苏言,轻声道。

  “我也想睡。可万一被你爹找到了怎么办?我还是再忍会儿吧,醒着才好逃跑!”苏言说完,长叹一口气,无奈又无语。

  这次重逢,本以为终于可以好好过日子了。结果,却又变成这样子了。

  宁脩除了强她的事儿,别的事儿都暂且忘记了。

  他记得她,这真的挺好的,不用再去自我介绍自己是他媳妇儿什么的。可是,为何他偏记得是那件事儿呢?

  “苏言那个女人呢?找到她了吗?”

  每天宁脩醒来都问她,都会要找她,每次都是气势汹汹的。

  每天她都要躲着他,避着他,谨防被他找到,看到。

  你追我藏的日子,每天都在上演。

  苏言也是欲哭无泪,每天都是强奸犯的日子该怎么过才好呢。

  “娘,司空家的人说了,父亲当下这种情况应该只是暂时的,等到那猛药的余毒散去,应当就恢复了。”

  “但这要多久呀?”

  “这个,应该不需要太久吧。”这话,呆呆自己说的都不确定。

  看呆呆都说的妃底气不足,苏言知道,这不过是安慰他的言词罢了。

  “如果你爹三年五载的不恢复。那,我可能要一直躲着他了。”

  我和我的相公每天都在玩儿通缉犯的游戏呢!

  想想,苏言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应当不会的!司空翎儿不是说了吗?父亲会逐渐的恢复的。”

  “逐渐的恢复?万一他逐渐想起的,都是我对他做的不好的事儿呢?”

  呆呆听言,开口问道,“除了那件事儿之外,娘还对爹做了别的什么不好的事儿了吗?”

  这个……

  自是不好对呆呆言明。

  “我跟他夫妻这些年,吵架闹别扭的时也是不少。万一他都想起来都是那些,我岂不是罪上加罪了?”

  万一宁脩想到的是,她曾经给宁晔写过情书的事儿呢?

  想想,苏言抹抹额头,都冒汗。

  那些黑历史真的成了过不去的坎儿了。

  “娘,你也切莫太过担心了。也许爹想到的都是好事儿呢!”

  苏言点点头,“你说的对!福祸相依,不可能都是坏事儿的。”说着,对着呆呆道,“你仔细想想,这些年我对爹都做过那些让他感到暖心又感动的事,然后告诉莫尘,让他讲给你爹听。”

  呆呆颔首,“好,我明天就跟莫叔说。”

  苏言嗯了一声。

  母子俩沉默了一会儿,苏言拿起水喝了一口,然后看着呆呆道,“我对你爹都做过那些让他感到暖心又感动事儿呀?”

  “有很多呀。”

  “比如……”

  突然要举例,呆呆不由愣了一下。

  苏言也突然有些回忆不起来了。

  母子俩对视,这突然的寂静……

  苏言神色不定,“难,难道没有吗?”

  “有的,有的。”呆呆正色道,“你过去不是经常做饭给父亲吃吗?”

  苏言听了,幽幽道,“提起给他做饭,就让我想起我偷偷在他饭菜里放胡萝卜泥儿,还有黄豆的事儿。”

  呆呆:……

  这事儿他娘做过。而且,他还目睹了全过程。

  “那个,除了这个,娘不是还给爹做过衣服吗?”

  听言,苏言看看呆呆道,“是那件刚穿上,一拉就开线的衣服吗?”

  呆呆:……

  是那件衣服没错,还是他给扯破的。呆呆明明感觉一点力都没用的,偏稍微一扯就破了,追根究底还是苏言的针脚做的太过稀疏了。稀疏到,不需要扯都觉得处处都是洞。

  那衣服,苏言曾感觉,里面若是不穿里衣的话,那就是一件情趣衣。

  “这么一想,我好像并没给你爹做过什么!”

  最多的也就是说过不少糊弄人的好听话而已。

  想想,苏言不由觉得宁脩娶她,挑媳妇儿的眼光也是不咋地。

  想此,苏言皱眉,望着呆呆道,“你再仔细想想,我还有没有做过别的什么能拿出来说的?”

  自己真的那么差吗?苏言有点不想承认!

  “自然是有的,您对爹的情意,世上就没有谁能比。还有,您不是还给爹生了三个好儿女吗?”

  苏言听了,沉默。

  她对他有情有义,那也是他先付出的。不然,她在生囝囝和囡囡时已经死了,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后续了。

  所以,所谓有情有义,也是他先付出了那么多。自然,之后她做的那些也没什么值得感动的了。

  至少,苏言不觉得感动。只是夫妻有来有往而已!

  至于生了三个好儿女,儿女也不是单纯的为宁脩生的,也是她自己的,不能当功来献。

  想到这些,苏言扯了下嘴角。可能是她太没情趣了,对她与宁脩之间的过往,虽然偶尔也有过心跳加速,心动悸动的时候,可更多时候不过都是夫妻之间的你来我往,磕磕绊绊而已。

  笃笃笃……

  突然的敲门声,打断了苏言的思绪,当即从椅子上站起来,大步走到门前,透过门缝一看,当看到是莫尘,才把门打开。

  呆呆看着是什么感觉苏言不知道,但她觉得自己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像极了地道战时与八路接头,小心又神秘。

  “夫人,主子他睡下了,您也赶紧歇着吧!”

  “那就好。他今天睡前有没有说什么呀?”

  “那个……”莫尘觉得他应该说点谎,可他又不太会说谎,感觉一说就会被夫人给看出来。所以,心里默默的纠结过,对着苏言如实道,“主子说,明天一定要找到夫人。”

  “然后呢?”

  “然后……然后扒了夫人的皮。”

  苏言:……

  这可真是历经苦难,真心不改,宁脩扒了皮的心依旧如初呀。

  经历那么多磕磕绊绊。现在夫妻关系还在起点,说不心塞是骗人的。

  苏言转头看向呆呆,“你现在也暂时别出现在你爹跟前,免得他看到你,受更多的刺激。”

  到时候对她不止是扒皮,还要抽筋了。

  “嗯,我知道。”

  听呆呆应,苏言想了一下道,“不如你先回京吧!回去给你曾祖母,还有祖父他们说说这里的情况。也省的跟我一起在这里东躲西藏。”

  “可是,我不放心。”

  “不用担心,躲你爹我还是挺擅长的。特别是现在他在明,我在暗,又有莫尘给我打掩护,他不会逮到我的。”

  莫尘:夫人这么说话,让他感觉自己好像是背叛了主子的习作叛徒。

  “而且,你在里,万一被你父亲逮到。那就是强有力的证据,对我更加不利。所以你回去吧!”

  呆呆:……

  突然又成了见不得人了。

  “还有,我觉得我跟你爹还是暂时不要回京比较好。那里是我的犯罪地,在那地方待着,他能想到的也许都是不好的。特别是他现在这种情况,如果再见到囡囡和囝囝,还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呢!万一他太过激动,再把他们给吓着了怎么办?”

  如果宁脩说出不承认他们的话,俩孩子该多伤心。

  所以,为了谨慎起见,苏言思来想去,觉得还是暂且不要回京的好。

  听了苏言的话,莫尘点头,附和道,“属下也觉得主子暂时不回京的好。”特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