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第一娇 > 第一千五十七章 坨蛋
  他为什么要学赶车!

  他明明赶车赶得很好!

  等等……

  不对!

  长青嗖的转头看福星,“什么叫,最近在京都停留的久?你还要走吗?”

  战事不都结束了,四处也都太平啊!

  长青有些警惕的看着福星。

  唯恐福星说,王妃给她定了亲事什么的。

  就在长青紧张一瞬,福星一脸随意的笑道:“我要去参加婚事啊。”

  长青惊得差点没栽了车底下去。

  嘴皮一哆嗦,颤抖着舌头,惊恐的看着福星,只觉得一颗心都被撕裂了。

  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努力做出平静的样子,长青道:“婚事啊,什么婚事?”

  福星就道:“当然是福云和五殿下跟前小厮松年的婚事了,再有两个月,他俩的婚期就到了。”

  长青……

  大松一口气。

  原来是福云和松年的婚事,吓死他了!

  等等,不对!

  人家松年都要娶福云了,他……还是单身!

  这么一想,长青顿时整个人就不好了。

  福星没多注意,笑嘻嘻继续道:“你都不知道五殿下有多重视松年,为了和王妃向福云提亲,五殿下给松年准备的彩礼可重了!”

  长青兀自难过着。

  自己还是一条单身狗,哪还管别人彩礼重不重。

  可话是福星说的,他总是要接的,“哦?是吗?什么?”

  “十里铺的一处赌坊,是五殿下给松年置办的,就记在了福云名下,另外,丰台有两处庄子,也是五殿下给松年置办的,现在也记在福云名下,在西秦,五殿下直接赏了松年良田万顷,这些,松年全部给了福云。”

  听到这些,本就难受的长青,瞬间整个人就更不好了。

  为了让松年迎娶福云,人家五殿下这么破财!

  看看他家殿下!

  他当牛做马,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家殿下伺候这么大!

  他现在有什么!

  有什么!

  然而,饶是如此,他还得风轻云淡的笑道:“可西秦距离大夏朝京都这么远,福云嫁过去,怕是要不适应、”

  福星就道:“不是福云嫁过去,是松年回来,王妃替福云在杭州置办了一处宅子,成亲以后,他们就在杭州住着。”

  长青……

  传说中的,游山玩水,赛似神仙的日子吗?

  好羡慕!

  装不下去了!

  一转头,长青彻底暴露了他满腔的嫉妒,朝福星道:“我也好想成亲!”

  福星瞪大眼睛看着长青,“你有了心仪的目标了?”

  长青……

  心头一万个就是你说不出口,话到嘴边,怂的成了。“没有!”

  福星翻了个白眼,“没有目标成什么亲!再说了,你是有房啊还是有车啊,还是家里有矿啊,要是都没有,成什么亲,除非你遇上一个相信爱情的傻姑娘!”

  顿了一瞬,福星继续道:“当然了,傻姑娘不少,可你要是成了负心汉,看我不削你!我这人,帮理不帮亲!”

  长青……

  马车里的两个小包子怒其不争的隔着门帘剜了长青一眼。

  二十好几的人了,怎么连表白都不敢!

  小公主戳了戳小郡王的胳膊,压低声音道:“你说,他为啥不敢说?”

  小郡王思忖一瞬,认真道:“第一,没房,第二没车,第三,家里没矿。”

  小公主叹一口气,“你放心,这些,咱家都有,以后你要是看上哪家姑娘,尽管大胆的去表白,姐姐我都给你置办!”

  小郡王点头,“姐姐你也是!”

  ……

  马车里说着话,不知不觉,及至王府门前。

  福星瞠目结舌看着眼前情形,跳下马车,走到苏清身侧,“主子什么情况?”

  王府门前,十二挂鞭炮噼里啪啦的炸着。

  苏清抽了抽嘴角,无奈的叹了口气。

  刚刚她也被吓傻了。

  “每次两个孩子来,母亲都让人放鞭炮迎接。”

  福星……

  这操作……六!

  “主子,这就不怕扰民?”

  旁边容恒叹一口气道:“的确是扰民,所以,为了避免引发邻里不睦,母亲高价买下了四周的宅院。”

  福星……

  这操作……六六!

  “可这么大的地方……”

  福星话音未落,容恒又道:“母亲将买下的院子,改造成一个狩猎场和一个滑雪场,就因为两个孩子喜欢打猎和滑雪。”

  福星……

  这操作……六六六!

  谁说宠溺无度是害了孩子,她也好想被无度的宠溺啊!

  十二挂鞭炮响完,长青掀开车帘,两个孩子一脸习以为常的从马车上跳下来。

  “外祖母,我们来了!”

  小公主一路呼叫着,直奔大门。

  小郡王负着手,一脸面瘫紧跟小公主的步伐。

  在两个孩子到达之前一炷香的时间,苏清和容恒就到了,然而管家说了,要放了鞭炮才能进府。

  所以,一个皇子一个王妃,硬生生站在门口等了一炷香。

  有这么宠爱孩子的吗!

  苏清气咻咻的抬脚朝里走。

  一进大门,差点没一脚栽倒在地上。

  从门口起,放眼望去,一条路都铺着珍贵的波斯绒毯。

  要不是一侧管家及时提醒,苏清差点退出去脱了鞋再进来。

  这么穿着鞋踩上去,感觉,每一脚都是踩在银票上啊!

  管家跟在一侧,笑容宴宴道:“夫人是怕孩子们在府里跑的快,磕着碰着,才用了波斯绒毯。”

  苏清简直难以想象,这五年来,她的孩子是被怎么样溺爱着长大。

  嗖的转头看容恒,“你就不管管?”

  容恒……

  一脸懵的看向苏清,转而苦笑,“我怎么管?等一会你就知道了,根本不能管!”

  “……”

  踩着昂贵的波斯绒毯一路直达正房,等苏清和容恒进去,屋里已经传出热闹的笑声。

  小公主吱吱喳喳不知说着什么,引得大家大笑。

  “咦,谁在屋里?”

  听声音,有第二个男人在笑,还是一个老男人。

  苏清疑惑嘀咕。

  容恒一脸复杂的看着苏清,无声叹了口气。

  “蛋蛋,今天学什么了?”

  王氏正拿着一个果子递给小公主,笑眯眯在她脸上一捏,问道。

  平阳侯苏掣则将一个果子递给小郡王,“坨坨,今儿看了几本书?”

  苏清迈进门的脚,石化在半空、

  石化了她脚的,不是蛋蛋和坨坨。

  而是她对面的那个老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