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农家小福女 > 第1870章 给人汤喝
  长豫看看右手已经吃了大半的肉饼,再看左手还完好的肉饼,然后就扭头去看明达手里剩下的一半肉饼。

  明达没理她,自己咬了一口慢悠悠的边吃边走,范姑姑忍不住在后面念叨:“边走边吃,公主怎能如此失礼呢?”

  长豫公主这才看到范姑姑一样,嗔怪道:“姑姑,您怎么去把太子哥哥叫来了?”

  范姑姑解释道:“奴婢是要去找尚姑姑的,只是路上碰见了太子殿下,殿下问起来,奴不好不答。”

  范姑姑是明达的教养姑姑,从她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她了,算是帝后的心腹。

  不过这两年明达年纪渐长,已经不怎么需要她了。年轻小姑娘自然也喜欢和年轻小姑娘在一起,所以明达更喜欢用身边的宫女。

  范姑姑也知道她跟在明达身边对方会不自在,所以一直很自觉的做些针线,管一些宫殿里的琐事,现在基本上是当一个吉祥物。

  所以周满和两位公主偷偷约定好的事儿她不知道,今天早上还是因为明达公主早起要出门,她觉得奇怪才跟着的。

  现在正是春天,明达公主一般这时候都不会出宫殿大门的,结果她们竟然一路到了宫门口。

  问了也不说,直到周满来了她才知道,她们那么早跑到这儿来就为了一口吃的。

  虽说周满是太医,但她也不敢让明达公主吃外面的东西,而她也知道,明达公主素来有主意,这宫里能拦住她的,恐怕也就皇后娘娘了。

  所以她当时便着急的去找皇后娘娘,结果路上就碰到了太子。

  此时,太子已经拿了篮子要进宫,因为是肉饼,而且太子嘴里就叼了一个,没人觉得这肉饼有毒,所以侍卫们不拦。

  大家目送着他走远,这才怂怂的掀起眼皮,赶紧检查了东西要进宫。

  侍卫们看了一下白善和周满白二郎,伸手翻了一下他们的东西,看到食盒边上挂着的竹筒,便示意白善打开。

  待看到里面的流浆,便道:“这个也不能带进去。”

  白善干脆将食盒交给大吉,随手解了一个竹筒给刘焕,“给你喝了。”

  刘焕喜滋滋的打开竹筒喝了,“这是什么做的?好似有豆味儿。”

  “这就是豆子做的,”白善问道:“豆浆,做豆腐的时候顺手做的,你们这里没有吗?”

  刘焕一怔,摇头,“倒是吃过豆花,但那也是这两年才又的吃,怎么,这豆浆竟是比豆花还要稀吗?”

  赵六郎重重的将篮子插在他们面前,等检查过后就横了他们一眼后进门去。

  满宝问:“他怎么了?”

  白二郎怀疑道:“是不是因为没吃到肉饼?”

  刘焕就看了一眼手上剩下的一半肉饼,加快了吃的速度。

  白善道:“不打紧,过一会儿他就好了。”

  满宝就道:“他没品,我可是有品的,不礼让我也就算了,凭什么插我的队?”

  正想跟在赵六郎身后插进去的鲁越动作一动,哪怕心内不服气,也只能默默地等他们先过去。

  刘焕等他们都检查完了,便喝了两口豆浆后把竹筒塞大吉手里,紧着赶了上去。

  侍卫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当没看见他们的失仪,但陆续要进宫上小朝会的大臣们却看到了。

  刘尚书看见早早出门的孙子竟然还在宫门口逗留,还没来得及生气就看到他正往嘴里吃什么,吃得俩脸颊都鼓起来了。

  大庭广众之下,很是失仪。

  刘尚书瞪眼,一旁的李尚书看了便笑眯眯的道:“刘尚书,十来岁的少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早食尤其重要,可别亏待了孩子啊。”

  老唐大人也很有经验的点头道:“不错,我看小公子还是有些瘦弱,应该多吃点儿,你看我家唐鹤,从小就不缺吃的,这才长成了这一副伟岸的模样。”

  刘尚书就忍不住用鼻子喷气,唐鹤不缺吃的,难道他们刘家就缺吃的了?

  那小子早食明明就吃了一篓包子和一碗稀饭,他怎么知道他现在这么能吃,竟然到了宫门口还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模样?

  生完气刘尚书又忍不住心疼起来,脸色紧绷,心中却忍不住埋怨老妻,觉得她整天什么事儿也不做,却连个孩子都照顾不好。

  孩子饿成这样,也不会多给他准备点儿吃,就算赶时间,也大可以做些点心带着路上或进宫吃嘛。

  孙子饿成那样,一定是因为油水不够。

  李尚书和老唐大人见刘尚书脸色阴沉,眼中的火都快喷出来了,便点到即止,生怕他当场就发作。

  跟在白善他们身后进宫的刘焕将肉饼吃完,忍不住摸了摸鼓起来的肚子道:“满宝,你大嫂做的肉饼可真好吃,比状元楼里的炊饼也不差了。你们家的饭馆里怎么没这个饼子?”

  “没有吗?”满宝歪头想了想后道:“有吧,我记得菜单上定的六文钱一个呢。”

  “有吗,那上次我去的时候怎么没闻到这个味儿?”

  白善笑道:“那是周六哥或是饭馆里的张师傅做的,和周大嫂做的不一样。”

  刘焕就认真的和周满道:“你嫂子要是做炊饼,生意也一定很好。”

  满宝却摇头道:“随便吧,看我大嫂自己乐不乐意。”

  她道:“她现在每天码许多蒸肉送到饭馆便要费去半天的功夫,还要照顾家里呢。这世上的钱是挣不完的,所以没必要事事都做。”

  白善深以为然的点头,“我看现在就挺好的,不然大嫂去饭馆里掌勺,以后她要是不去了,那饭馆的口碑怕是要坏。”

  而现在,她除了做些蒸肉或肉丸子和酱料外,几乎不插手饭馆的经营,做这些也全凭心情。

  空了就做,不空那就不做,随意得很,而周记和周边的店铺相处得还算不错,也不至于就抢了谁的活计去。

  白善道:“大嫂要是去饭馆做烙饼和炊饼,那一条街上的卖饼子和早食的摊贩怕是会恨上我们饭馆。”

  白二郎都点头,“我们都吃肉了,总得给人家喝汤不是?”

  刘焕道:“可我看太子殿下也挺喜欢吃的。”

  满宝不在意的挥手道:“这宫里好吃的东西多着呢,他们喜欢吃,那是因为很难吃到这样口味的东西,一两次还好,吃得多也就那样吧。”

  她强调道:“我家也不怎么做肉饼的,也就我们要进宫或出门我大嫂才会做,平时都是素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