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 第二百四十章 球队调整 (已修改)
  罗杰可不认为格兰芬多会放任哈利骑着那把老古董参加比赛。

  格兰芬多的队长奥利弗?伍德是个狂热的魁地奇爱好者,他今年即将毕业,虽然基本已经无缘冠军,但罗杰可不认为他会放弃最后一次参加魁地奇比赛的机会。

  所有的队员都看向了秋?张和艾伦。

  “罗杰,你不会是因为这把火弩箭吧?”艾伦冷静地问道。

  “呃,我不否认,我这个决定有火弩箭的因素,但是艾伦的能力非常全面,无论他处于哪个位置,都可以完美胜任。魁地奇最重要的位置——找球手,我认为非他莫属。”

  罗杰看向了秋?张,她看起来面色惨白。对于她而言,如果不做找球手,恐怕球队里就没有她的位置了。

  “和找球手比起来,我更希望做一名击球手。”艾伦忽然插话道,他虽然温和,但是他更渴望一些刺激的位置,比如击球手,做一名追球手,能得分固然很痛快,但是如果找球手不能快速抓到金色飞贼,那么比赛对于艾伦来说就变得无趣起来。

  但是和只能被动防守的找球手相比,艾伦觉得可以肆意攻击别人的击球手,更具有吸引力。

  如果罗杰没有提出调整,艾伦自然也不会无事生非。既然他这样说了,艾伦还是想为自己争取一下——他真的对击球手非常感兴趣。

  “罗杰,再说如果我去做了找球手,谁来做追球手呢?秋?张要放到什么位置上呢?”艾伦继续道。

  秋?张感激地看了艾伦一眼,尽管艾伦的审美来说一直没有有像有其他学生一样觉得她多美,但此时也不禁觉得秋眉峰微聚、眼波横斜、默默不语的样子挺顺眼。

  “至于火弩箭,我愿意将它让给秋来骑,以确保我们能尽快抓住金色飞贼。”艾伦在大家不可置信的目光中,说出了这番话。

  “艾伦,那可是火弩箭!世界上最贵的扫帚!”罗杰吃惊地看着艾伦。

  “如果你肯把击球手的位置让给我,我就一点儿意见都没有。”艾伦刚说完就盯着罗杰,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更蛊惑一些,“而且,罗杰,你不想尝试一下新位置吗?”

  不得不说,艾伦搔到了罗杰的痒处。

  把秋?张换下去,其实是有风险的,秋的攻击性并不强,除了找球手,放在哪个位置似乎都不太合适,而罗杰,只要条件允许,也即将告别霍格沃茨魁地奇的他也的确很想尝试一下追球手得分的感觉。

  “你们的意见呢?”罗杰看向其他队员。

  最善于容忍异类和奇怪想法的拉文克劳们是没有什么异议的,更何况,艾伦都愿意将自己的火弩箭让出来,保住了秋的位置,他们又有什么好抗拒的呢!

  将自己手中的飞天扫帚和秋调换了一下,艾伦没有任何的不情愿,他甚至看起来很开心,火弩箭,只要有钱,艾伦随时可以再订购,但是击球手这个位置,艾伦确是向往已久。如果要在麻瓜里的球类运动里选择,艾伦其实对碰撞激烈的橄榄球的兴趣要远远超过了其他球类运动。

  其实拉文克劳这样悄无声息地更换角色,对于其他几个学院来说,也是一种战术上的扰乱。

  交换了角色,拉文克劳的队员们再次飞上了天空,抓紧分分秒秒来练习,当他们再次从球场上回来的时候,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狂热的神情,无从遮掩的笑意。

  “不就是火弩箭吗,感觉他们像是已经得到了魁地奇奖杯似的。”罗恩嫉妒地对哈利抱怨道,“这些纯血就会卑鄙的利用这些金钱手段!一点也不公平!”

  “罗恩…你自己也是纯血。”赫敏?格兰杰在旁显得有些尴尬,事实上这让她想起当时一年级哈利被麦格教授送了一把光轮2000,这对其他学院的不也不公平么…

  而哈利显然没把心思放在两位同伴身上,他紧了紧手中的书,他还没想好购买哪把扫帚,和火弩箭比起来,就算是光轮2001都没了吸引力。

  唯一能让哈利感觉开心一些的是,莱姆斯?约翰?卢平再次出现在了黑魔法防御术的课堂上。

  当然,对于拉文克劳的小巫师来讲,这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好事——尤其是在卢平教授宣布,大家不需要写那两卷羊皮纸的论文之后。

  他们上了一堂非常愉快的课,卢平教授带来了一个玻璃箱,里面装着一只欣克庞克,那是一种单腿小生物,看上去像是由一缕缕烟雾组成,相当脆弱,看上去也没有危险。

  “它会把旅行的人引入泥沼,”卢平教授说道,同学们记着笔记,“注意到它手上提的灯笼了吗?跳动前行——人们跟随亮光——然后——”

  欣克庞克贴在玻璃壁上,发出可怕的、嘎吱嘎吱的声音。

  下课铃响起,大家都收拾东西朝门外走去,艾伦不动声色地留在了最后,“教授,你看起来气色不是很好。”艾伦端详着卢平教授的面容。

  看起来他就好像大病了一场,旧袍子更加松松垮垮,眼睛下面有暗黑的阴影。

  “谢谢关心,艾伦。”卢平教授微笑着看向艾伦,这还是第一位主动关心他身体的小巫师。

  但很快,他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教授,我完成了斯内普教授布置的关于狼人的论文。”艾伦压低了声音说道。

  卢平教授注视着艾伦,微微蹙起了眉头。

  “我知道,你在遇到博格特的时候,博格特变成了水晶球。还有——”艾伦镇定地看向卢平教授。

  一道冬日的阳光射进教室,照亮了卢平花白的头发和他年轻面庞上的皱纹,他看起来依然十分平静。

  “前段时间刚好是满月!而你,没有出现在课堂上。”艾伦背着双手注视着黑魔法防御术教授。

  对于这样拆穿卢平教授,他心里也颇不是滋味,但是为了预防万一,他不得不这样做。

  “真巧,不是吗?”卢平冷静地说,啪哒一声关上了公文包。

  “或许吧,更巧的是,我知道斯内普教授在熬制狼毒药剂,而受益者是你…”艾伦直接捅破了最后一层窗纱,将自己知道卢平教授是位狼人的真相摆在了对方面前。

  卢平的胳膊突然一动,仿佛要抓住艾伦的手臂,但他克制住了。片刻的沉默,然后——

  “你真是位敏锐的小巫师,的确,我是一位狼人。邓布利多信任我,让我担任黑魔法防御术教授这个职位。而斯内普教授新发明出来的狼毒药剂,让我变得安全了。我只要在满月前一周喝了这药,就能在变形时保持神志清醒……我可以蜷缩在我的办公室里,是一匹无害的狼,等待月缺。”

  “如果你不能接受这样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话——”顿了顿,卢平教授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涩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