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权门贵嫁 > 一百九十九·陪她
  瓢泼大雨下了整整一夜。

  这一晚朱元回到付府的时候,府中的灯笼已经点了又重新燃起,从二进院门到她居住的小院,一盏一盏的灯笼蜿蜒成长河,在这雨夜里如同降落的星辰。

  马氏还未睡,坐在南窗边的软塌上,表情冷肃。

  苏付氏抿着唇欲言又止,再三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还是并未开口,直到外头传来动静,有丫头禀报说是朱元回来了,她才松了口气,急忙站了起来,原本是想交代朱元几句让她好好跟马氏解释几句的,可等看到朱元淋湿了的裙角,却又什么也顾不得了,急忙催促着绿衣她们去提水,服侍朱元换衣。

  马氏循声出来站在廊下,一眼就看见了朱元被打湿了的头发,皱了皱眉似乎是隐忍再三,才蹙眉道:“元元,有些话原本我不该说,可是若是不说出来,又愧对了你外祖父和你母亲,因此不管你喜不喜欢,我还是想告诉你一声,你也该知道些规矩了。”

  朱元站定了看了马氏一眼,行完礼便轻轻点了点头应是。

  马氏这些话说的已经够不客气了,她也听说过些朱元的脾气,知道这是个桀骜不驯的,若是不高兴,就谁的话也听不进去,原本她以为说这些话便足以让朱元羞恼,可是看朱元这模样,就好似一拳头砸在了棉花上,轻飘飘的没半点分量。

  她顿时气结,皱了皱眉,欲言又止,过了片刻才点了点头道:“你能耐大,不需要名声,我也知道,可你既在杭州,住在付家,便请你无论如何也要替你这些表姐妹们想一想,她们只是普通的女孩子。”

  这话就说的实在是再明显不过了,苏付氏抿着唇骇然的看向马氏,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当初在京城的时候,付泰就曾经因为马氏写的信而说过朱元,闹的有些不愉快。

  那时候苏付氏就知道马氏应当是对朱元有些意见,可是来的这几天,马氏还算是妥帖周到,并没有表露出来。

  没想到原来马氏竟然对朱元的成见已经如此之深。

  可就算是心里不舒服,这个节骨眼上,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站在马氏的立场上来看,着实不能挑剔她什么。

  毕竟大部分的女孩子的确是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正想劝朱元别起争端,就听见朱元淡淡的说了一句好。

  马氏便无可再说的了,颔首让她们早些休息,便径直回房去了。

  雨还是没停,纵然是被几把伞给护得好好的,但是等到回了房还是难免脚底湿透,马氏有些厌烦的皱眉盯着自己的裙角,等到回了房便先去净房洗漱换了衣裳。

  才从屏风后头出来,她便看见女儿正坐在榻上摆弄窗台上摆放的一座精美的双面绣的炕屏,不由便挑眉问:“怎的这么晚了还冒雨过来?”

  付娟回头看她,见了她朝自己走过来便扑向她怀里:“娘,听说朱元今天出门了?”

  丫头正拿着帕子替她绞干头发,她闻言便看了女儿一眼,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这又关你什么事?你尽瞎操心了。”

  付娟嘟了嘟嘴,很是不赞同母亲这样说自己,靠在枕头上笑起来:“我就是问一问么,听说她很厉害的,京城人人都怕她,太后也喜欢她。”

  马氏便扯了扯嘴角,看向女儿的时候神情间满是温柔:“你别管大人间的事,她如何,跟你没什么关系,你也离得她远一些。”

  只有付泰一厢情愿的认为这个外甥女好。

  马氏从一开始便知道这是个祸害。

  这么多年没联络,没有音信,别说是一个外甥女了,哪怕是已经死了的小姑子,在马氏眼里其实都只是个陌生人。

  她们若是安分守己还好,养着也就养着,当亲戚相处也就当亲戚相处,都没关系。

  可是这就是个不省心的,在京城闹的出了那么大的事,还硬要跟付家扯上关系。

  想到这些马氏眉眼间的阴霾便忍不住又重了一层,伸手揉了揉眉心再次郑重的叮嘱女儿:“你不许胡来,你远着些她便是了,她好不好,跟咱们家里都不相干,往后我也只盼望别扯上什么关系,你明白不明白?”

  付娟隐约有些明白,但是又有些不明白,抿着唇闷声闷气的道:“可是她都住进咱们家了啊!”

  “也住不多久。”马氏若有所思,看着女儿的眼神逐渐的缓和下来:“快了。”

  正说着,外头便禀报说是陈嬷嬷回来嗯了,马氏看了女儿一眼,便让人进来,垂下眼睛问道:“那边怎么说?”

  陈嬷嬷有些着急的擦了一把头上的雨水和汗水,弓着腰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只是说等他们的消息。”

  马氏逐渐有些不耐,她手里的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发出一声轻响,很是克制的扯了扯嘴角说了声知道了,而后才问陈嬷嬷:“知不知道今天她出门是去哪里了?”

  陈嬷嬷正好要跟她回这件事的,听见马氏问,沉默了片刻,便将今天朱元去找了邢夫人的话说了:“今天傍晚,还出了一桩事----李家那个老大,他把邢员外给撞死了。”

  什么?

  马氏一时有些懵,等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睁大眼睛问道:“是她做的?!”

  她疯了吗?!

  竟然闹出人命?

  陈嬷嬷咳嗽了一声摇头:“姑娘从头到尾都待在酒楼里,关着雅间的门在赏景,有小二和店里人作证.......”

  马氏闭了闭眼睛。

  朱元胆子也未免太大了!

  这才来了多少天?她竟然就敢在杭州地界上做这样的事,她还自以为做的很不露痕迹?简直愚不可及!

  出了这样的事,谁都会想到朱元身上去,她竟然还以为遮掩的很好?

  怪不得她在京城能够掀起那么多风浪。

  这就是个一点儿眼力见都没有的人,马氏没再开口,径直对着陈嬷嬷挥了挥手:“多注意些那边的消息,若是有什么话,记得及时回来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