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权门贵嫁 > 一百八十七·信心
  夏天渐渐似乎要过去了,早晚已经穿不住纱衣,总觉得带着些凉意,世子夫人越过了穿廊,见廊下一溜烟儿的画眉鸟如今刚刚被掀开了黑布,正上蹿下跳的叫的欢快,脸上便也禁不住带出了几分轻松之意。

  她最近的生活可谓是顺风顺水。

  在经历过那段丈夫入狱,儿女出事,家里差点儿风雨飘摇的事情过后,如今的日子简直如同是在天上。

  公公英国公现在将云南的叛乱平定了之后又跟钦差一道确定了云南的新任土司,让他们自己人管自己人,如今成效斐然,云南的叛乱已经是彻底的平息了。

  京城中形势也一片大好,一片都是替嘉平帝歌功颂德的声音。

  嘉平帝龙心大悦,在朝堂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称赞英国公乃是‘忠烈之臣’,女儿徐游在宫中也极为得到静安公主的看重,跟静安公主几乎是吃则同桌寝则同卧,俨然已经是静安公主的姐妹,风光无限。

  家中来提亲探口风的人都渐渐的多了起来。

  这世态炎凉世子夫人在短时间内算是彻底都经历了,进了正堂,她见徐家的正跟老太太笑着禀报在家庙里的锦盛和华妍两个孩子的起居,便笑着道:“中秋就要到了,这两个孩子也忒自苦,一家人团圆的日子,怎么能单独落了他们在外头?”

  她这回说出来的话格外的顺耳,徐老太太抬起头来看着徐家的,郑重点头:“正是这么说,他们母亲如今已经没有了,我老婆子唯一能替她做的,就是照顾好这两个孩子,中秋佳节,让他们流落在外,怎么能对得住他们死去的母亲?”

  她笑着下了决定:“你去,便说是我说的,让孩子们回来过个节,过了节再说旁的,没人拦着他们尽孝。”

  说起这个,徐老太太脸色变得又有些阴郁:“真正该在佛前忏悔的不去,倒是让孩子们受苦,哪有这个道理!”

  说起这个,便又是想到了华政了。

  世子夫人人逢喜事精神爽,提起这个便劝老太太:“您也不必跟他一般见识,他现在灰头土脸的,官也丢了,正窝在家里重病,听说连床也不能下了。”

  当初华政回来京城,正是英国公府出事,国公被人攻讦的时候,那个阴险小人竟然还就此对国公府避而远之,连儿女们也不打算管了。

  后来又找了他的老师,趁着国公府没工夫管他,悄悄地还打算去吏部报道,寻个差事外放。

  可徐老太太怎么会忘了他?

  女儿死的这么惨,她恨不得把华政给杀了,怎么可能会让他逍遥自在?等到国公府一解困,国公平定云南的消息传回来,徐老太太头一件事便是偷偷的派了徐管家去处置这件事。

  要对付华政这样不知死活的人实在是太简单了。

  徐老太太只是稍稍用了些手段,华政好不容易活动到的官位就丢了,而且还被参奏了一本,现在正气的病了,窝在家里。

  他当初抬举的那个女人,徐管家也已经让她原形毕露,使计让那个女人误以为华政要死了,提前卷了华政的财物细软逃了。

  当然,徐老太太是不会让那个女人好过的,一等她跑出京城,无声无息的就捆了卖去窑子里了。

  现在只剩下华政了。

  徐老太太嗤笑了一声,面上表情狠辣:“这算什么?!就是他自己无知害死了我女儿!我要他偿命!”

  世子夫人是无所谓华政死不死的,但是既然老太太要这么做,那她便也顺着老太太的话点了点头,而后就又道:“对了,说起来,今天早上朱元跟着信王殿下的船一道下江南了。”

  徐老太太脸上的笑意便淡了些。

  这一次其实真是可惜了,若不是老爷子千叮咛万嘱咐,不准他们动手脚,她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定会在下浙江的路上便杀了朱元。

  可老爷子说不必,让她不要出手,她便也只好忍了这口气,冷冷的牵了牵嘴角:“那也是件好事,这个扫把星走到哪里都是灾星,她走了,耳根清净。”

  反正这个丫头邪门的很,真要是伸手对付她,说不得还要被反噬,徐老太太对于朱元已经是深恶痛绝,连名字都不愿意提起。

  世子夫人察言观色,很明白老太太此刻的心思,不由压低了声音摇头:“老太太,不知道国公到底吩咐了什么?咱们若是真的什么都不做,可别出去的时候是惠宁县主,回来却变成信王王妃了啊!”

  信王王妃?!

  徐老太太扯着嘴角冷笑了一声,几乎是满脸讥诮的道:“她也配?别说圣上了,就说他身边那些属官长史,讲师师傅,没一个会赞同的,口水都能淹死他们!”

  说到这里,徐老太太看了世子夫人一眼,慢条斯理的问:“小游那个丫头撺掇的你吧?”

  也只有徐游这么很朱元了。

  听说朱元今天走,连宫里的太后和皇后都送了几件东西,说了几句好话。

  徐游那样心高气傲的人,就算是自己风光了,也看不得别人得到一点好处的,心里肯定是恨极了,生怕徐家就这么放过朱元,真的就不动手了。

  徐老太太把话说的这么明显,世子夫人也不好再装下去,讪讪的笑了笑,便道:“小游那个丫头到底还是记恨从前的事,可是她已经学聪明了,知道回来跟长辈说,没干擅自做主。”

  徐老太太冷哼了一声:“擅自做主?也要她有使唤的人!幸亏她没动手,连我尚且都只能作壁上观,那个丫头若是敢动手,还想舒服的在宫里当着伴读?老爷子要生吞了她!”

  她把话说的这么吓人,世子夫人吃了一惊,不敢再说什么,只是抿着唇讷讷的有些不安:“老太太,其实小游也只是忍不了那口气,没有旁的意思。”

  徐老太太瞥了她一眼,目光沉沉的笑了一声:“也最好别有旁的意思,老实呆着罢,哄好了公主,以后有她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