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最佳咸鱼翻身系统 > 第846章就是卑劣的至亲(12)
  庒氏递了帖子,蔺箫没有见她,庒氏乖乖的走了,没有闹事。

  没有现出来蔡氏的霸气,蔡氏的张扬,蔡氏的疯狂一样没有,时至中秋节,庒氏虽然管着贞家的事,可是贞家已经没有爵位了,连个子爵皇帝都没有给留下,贞家真的就这样因为几个女人就落魄下去。

  庒氏只能贪长房几个钱儿,多了是没樱

  老大贞券金丢了爵位没了俸禄,想进钱只有找一个实缺干干挣点俸禄,贪墨点。

  可是这个刚被皇帝削爵的人怎么会有人帮他?这不是在跟皇帝做对吗?

  帮他就是打皇帝的脸啊!

  重要的是有个好职务,谁家不想要?

  他也没有什么人缘儿,谁会把这样的好事给他。

  贞家入不敷出,庒氏就推不想帮忙管家了,贞券金始终是个闲人,他从就是游手好闲的,他可不会管家,求着庒氏给他管。

  庒氏勉强答应。

  贞家的铺子都赔黄了卖掉了。

  贞券金还有四百亩良田,庒氏是很惦记的,可是四百亩良田她也是买不起,她的嫁妆已经搭进去不少,没有多少嫁妆了,变卖也不值钱,她的娘家也不是什么大族,六品官儿的女儿,嫁妆也是不多,已经花了七七八八。

  全部的家当也只能买几十亩地。

  大房这四百亩地,是一个庄子,成片的土地,四平八稳,还有水源,庒氏都想要,可是她办不到。

  庒氏虽然不敢明面上占尚东离的便宜,可是她会算计,她想成为尚东离母女的军师和舵手,替尚东离出谋划策,牵着尚东离的鼻子走。

  主意打定再次的造访贞烈府。

  蔺箫还是不见,庒氏就用关心她们母女的话暖人心。

  一次两次的忽悠不动,她就不信长久的尚东离就无动于衷。

  几一趟跑了几十趟,她可真是有耐心,蔺箫不会认为她真的有好心,如果是个有好心的人,尚东离母女在贞家那样遭罪,她也没有救济一文钱。

  来者必有所图。

  不是蔺箫看扁人,只要信一句话,不为名利不早起,她闲的饱饭撑的关心她们?

  以前在一个府里就没有关心过,事出反常必为妖,夜猫子进宅没事不来。

  真是比蔡氏和韩氏的心眼子都多,蔺箫怀疑她是惦记贞惠源的婚姻,用来做他们飞黄腾达的登梯。

  毕竟贞惠源长得太好,已经十三岁的姑娘在蔺箫的美食佳酿的养育下,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以前没人注意她,穷困潦倒的生活让一个十岁的姑娘发育不正常,三年了蔺箫给她吃的虽然不是琼浆玉液,系统里营养的东西可劲儿吃,只要达到足量,这个人就像豆芽菜一样被催起来。

  长得水嫩健康,有人见到了贞惠源现在的容貌,有倾国倾城之姿,闭月羞花之貌,求娶的人家不少,如果庒氏把贞惠源献给皇帝,她的丈夫儿女的地位都会提高一大截儿。

  她的丈夫现在户部只是一个办事员,如果皇帝高兴,赏他一个官职最低也得四品。

  恐怕这辈子他也熬不到这样的地位。

  庒氏对贞惠源非常的心动,皇帝五十多岁,正在年富力强,听皇帝的身体康健,如果贞惠源能得一子,贞家就能复起了,爵位她是不想的,因为恢复爵位也不是二房的。

  不让贞券金那个废物得到便宜。

  各有各的账码,庒氏在打贞惠源的主意,另一个打贞惠源主意的还有贞券金,就是贞家那个被削了伯爵的长房,韩氏和蔡氏曾经的男人。

  是贞惠源的大伯父,已经听几家公爵府的世子在对贞惠源求亲。

  贞券金倒不是想得到几家公爵府的助力,就是觉得公爵府求娶贞惠源就是稀奇。

  他从来没有见过贞惠源,连那个冲喜的尚东离他也没有见过,只知道贞惠源这样一个人,因为她们母女国公府才丢了爵位。

  他只有恨,可是等他知道有这俩母女的时候皇帝已经赏赐了府邸,她们母女搬走了。

  再恨她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宰了她们,这次又是因为她们丢了伯爵,这就是两个丧门星,克夫克父的败家女人。宋朝败家子

  皇帝偏帮她们,还不就是想削掉几个国公,嫌这几家功高震主,以前的功劳早就被岁月磨没了。

  皇帝还是忌惮功臣。

  贞券金是最恨皇帝的,如果把这样这个克亲的彗星献给皇帝,皇帝怎么也得给他一个侯爵,皇帝的女饶娘家都是侯爵,一个侯爵贞家就算有了安慰。

  听贞惠源长得与时变化极大,有了倾国之色,如果能得皇帝的宠,生下一男,把皇帝早早地克死,贞家就可以联合一党扶保这个幼儿登基,贞家可以掌控朝政,想到光明就在眼前,贞券金得意洋洋起来,觉得自己真是聪明人一个。

  谁也没有自己的算计。

  不禁哈哈哈哈哈嘎!笑得没完了,像个半疯一样,还想算计皇帝,皇帝比你傻吗?

  男人好~色是通病,皇帝当然更好~色了,喜欢美女是真的,这个皇帝也是喜欢美女的。

  贞券金觉得自己的计策一定能成功啊!

  不禁已经关心起贞惠源母女的日常生活。

  他一定要先见贞惠源母女一面,尚东离就是一个废物,那哪有什么主意,忽悠几句就得被牵着鼻子走。

  凡是来忽悠尚东离的都是认为尚东离是傻子,民女,没有见识,大字不识,没有一样懂的东西,就是一个任人拿捏的垃圾女人。

  贞券金来拜访尚东离。

  蔺箫就是一句话:寡~妇门前是非多,不见!

  贞券金只有回去,贞券金在想法儿见到贞惠源。

  送礼、他没有钱,现在他就只有四百亩地,就指望那四百亩地活着,这样的苦日子他过够了,他要改头换面,还是爵位来钱益,什么也不用干,就能躺倒皮袄上,喝鸡汤睡大觉,不用劳神劳力,坐享其成,还是最富有的,谁人不羡慕。

  贞券金日思夜想的要恢复爵位。

  只削了他一家的爵位,那两家不还是稳稳当当的当着公爵吗?

  就是因为他们有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