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最佳咸鱼翻身系统 > 第846章就是卑劣的至亲(12)
  庒氏递了帖子,蔺箫没有见她,庒氏乖乖的走了,没有闹事。

  没有现出来蔡氏的霸气,蔡氏的张扬,蔡氏的疯狂一样没有,时至中秋节,庒氏虽然管着贞家的事,可是贞家已经没有爵位了,连个子爵皇帝都没有给留下,贞家真的就这样因为几个女人就落魄下去。

  庒氏只能贪长房几个钱儿,多了是没樱

  老大贞券金丢了爵位没了俸禄,想进钱只有找一个实缺干干挣点俸禄,贪墨点。

  可是这个刚被皇帝削爵的人怎么会有人帮他?这不是在跟皇帝做对吗?

  帮他就是打皇帝的脸啊!

  重要的是有个好职务,谁家不想要?

  他也没有什么人缘儿,谁会把这样的好事给他。

  贞家入不敷出,庒氏就推不想帮忙管家了,贞券金始终是个闲人,他从就是游手好闲的,他可不会管家,求着庒氏给他管。

  庒氏勉强答应。

  贞家的铺子都赔黄了卖掉了。

  贞券金还有四百亩良田,庒氏是很惦记的,可是四百亩良田她也是买不起,她的嫁妆已经搭进去不少,没有多少嫁妆了,变卖也不值钱,她的娘家也不是什么大族,六品官儿的女儿,嫁妆也是不多,已经花了七七八八。

  全部的家当也只能买几十亩地。

  大房这四百亩地,是一个庄子,成片的土地,四平八稳,还有水源,庒氏都想要,可是她办不到。

  庒氏虽然不敢明面上占尚东离的便宜,可是她会算计,她想成为尚东离母女的军师和舵手,替尚东离出谋划策,牵着尚东离的鼻子走。

  主意打定再次的造访贞烈府。

  蔺箫还是不见,庒氏就用关心她们母女的话暖人心。

  一次两次的忽悠不动,她就不信长久的尚东离就无动于衷。

  几一趟跑了几十趟,她可真是有耐心,蔺箫不会认为她真的有好心,如果是个有好心的人,尚东离母女在贞家那样遭罪,她也没有救济一文钱。

  来者必有所图。

  不是蔺箫看扁人,只要信一句话,不为名利不早起,她闲的饱饭撑的关心她们?

  以前在一个府里就没有关心过,事出反常必为妖,夜猫子进宅没事不来。

  真是比蔡氏和韩氏的心眼子都多,蔺箫怀疑她是惦记贞惠源的婚姻,用来做他们飞黄腾达的登梯。

  毕竟贞惠源长得太好,已经十三岁的姑娘在蔺箫的美食佳酿的养育下,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以前没人注意她,穷困潦倒的生活让一个十岁的姑娘发育不正常,三年了蔺箫给她吃的虽然不是琼浆玉液,系统里营养的东西可劲儿吃,只要达到足量,这个人就像豆芽菜一样被催起来。

  长得水嫩健康,有人见到了贞惠源现在的容貌,有倾国倾城之姿,闭月羞花之貌,求娶的人家不少,如果庒氏把贞惠源献给皇帝,她的丈夫儿女的地位都会提高一大截儿。

  她的丈夫现在户部只是一个办事员,如果皇帝高兴,赏他一个官职最低也得四品。

  恐怕这辈子他也熬不到这样的地位。

  庒氏对贞惠源非常的心动,皇帝五十多岁,正在年富力强,听皇帝的身体康健,如果贞惠源能得一子,贞家就能复起了,爵位她是不想的,因为恢复爵位也不是二房的。

  不让贞券金那个废物得到便宜。

  各有各的账码,庒氏在打贞惠源的主意,另一个打贞惠源主意的还有贞券金,就是贞家那个被削了伯爵的长房,韩氏和蔡氏曾经的男人。

  是贞惠源的大伯父,已经听几家公爵府的世子在对贞惠源求亲。

  贞券金倒不是想得到几家公爵府的助力,就是觉得公爵府求娶贞惠源就是稀奇。

  他从来没有见过贞惠源,连那个冲喜的尚东离他也没有见过,只知道贞惠源这样一个人,因为她们母女国公府才丢了爵位。

  他只有恨,可是等他知道有这俩母女的时候皇帝已经赏赐了府邸,她们母女搬走了。

  再恨她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宰了她们,这次又是因为她们丢了伯爵,这就是两个丧门星,克夫克父的败家女人。宋朝败家子

  皇帝偏帮她们,还不就是想削掉几个国公,嫌这几家功高震主,以前的功劳早就被岁月磨没了。

  皇帝还是忌惮功臣。

  贞券金是最恨皇帝的,如果把这样这个克亲的彗星献给皇帝,皇帝怎么也得给他一个侯爵,皇帝的女饶娘家都是侯爵,一个侯爵贞家就算有了安慰。

  听贞惠源长得与时变化极大,有了倾国之色,如果能得皇帝的宠,生下一男,把皇帝早早地克死,贞家就可以联合一党扶保这个幼儿登基,贞家可以掌控朝政,想到光明就在眼前,贞券金得意洋洋起来,觉得自己真是聪明人一个。

  谁也没有自己的算计。

  不禁哈哈哈哈哈嘎!笑得没完了,像个半疯一样,还想算计皇帝,皇帝比你傻吗?

  男人好~色是通病,皇帝当然更好~色了,喜欢美女是真的,这个皇帝也是喜欢美女的。

  贞券金觉得自己的计策一定能成功啊!

  不禁已经关心起贞惠源母女的日常生活。

  他一定要先见贞惠源母女一面,尚东离就是一个废物,那哪有什么主意,忽悠几句就得被牵着鼻子走。

  凡是来忽悠尚东离的都是认为尚东离是傻子,民女,没有见识,大字不识,没有一样懂的东西,就是一个任人拿捏的垃圾女人。

  贞券金来拜访尚东离。

  蔺箫就是一句话:寡~妇门前是非多,不见!

  贞券金只有回去,贞券金在想法儿见到贞惠源。

  送礼、他没有钱,现在他就只有四百亩地,就指望那四百亩地活着,这样的苦日子他过够了,他要改头换面,还是爵位来钱益,什么也不用干,就能躺倒皮袄上,喝鸡汤睡大觉,不用劳神劳力,坐享其成,还是最富有的,谁人不羡慕。

  贞券金日思夜想的要恢复爵位。

  只削了他一家的爵位,那两家不还是稳稳当当的当着公爵吗?

  就是因为他们有女儿进~宫了,他倒霉娶了韩氏丑八怪,生了三个没有容的丫头,哪个也不能被选进宫,没想到五房的女儿是个能为家族赚取利益的狐~媚~子,是他们眶了自己的爵位,就应该贞惠源偿还。

  贞券金的决心一次次的坚定,想尽一切办法也得让贞惠源进~宫!

  贞券金两一次拜访尚东离,蔺箫就明白他我的什么,不禁贞惠源长得太好了,狼子野心的贞券金心里能有什么人味儿?

  被削了爵位,一家吓疯了,你安什么好心眼子,还不就是想卖贞惠源谋取利益。

  可是还有一年才能大比呢,这样将近十四岁,庒氏和贞券金死殷勤,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呢。

  在俩人拜访五十伺候,终于让蔺箫放进来,真是和贞券金混到了一起,贞券金知道庒氏总忘贞烈府跑,就猜到庒氏是什么目的,都是想把贞惠源献给皇帝,谋取自己的利益。

  蔺箫是想给这样定亲,两个国公府提亲,蔺箫是不满意,还是想削考虑过国公爵位,虽然已经拿了自己开刀,那两家虽然是皇亲国戚,可是皇帝也是要下手的。

  皇帝想一个公爵不能留,被皇亲国戚的爵位削去,动那些侯爵就省劲得多。

  蔺箫看透那两家公爵也是不能保住的,爵位被削,这样的人家的子嗣读书都不会,没有一个真正的文人。

  那俩世子就是一般般,进那样的世家没有什么好的,那两家读书大家族,规矩严苛,这样的人家岂能看得起贞惠源母亲的身份,母女二人无依无靠,蔺箫可不想让这样进那样的世家去被人轻视,也不想让他嫁给那个公爵的世子,仗着爵位活着的人家,儿子多是无才。

  蔺箫不喜欢没有才情的公子哥。

  贞惠源那么老实那样的家主儿三妻四妾的,这样就得被那些三儿生吞活剥了,这样太不适合那样的人家生活。

  给她找白丁是不可能的,再有刁钻的婆婆和姑大姑妯娌。

  穷人也不都是好人,人穷不务正业的居多,身边要是一帮吸血鬼也要人命。

  平民蔺箫是不会个贞惠源找的,就是想给她找一个温文尔雅的读书人,一个进士还是不错的,只要年貌相当,今人口清楚不能让这样受气。仙渡

  乱七八糟亲戚多的绝对是不校

  七大姑八大姨,大姑姑妯娌一堆,贞惠源绝对得受气。

  蔺箫把这样的人家都否决了。

  蔺箫看庒氏和贞券金都是虎视眈眈的盯上了贞惠源,蔺箫不由很怒,就想立即对付他们。

  蔺箫也没有去自己刺探消息,干脆就让他们进来。

  贞券金就是因为蔺箫那句寡~妇门前是非多挡了他这么长时间,才和庒氏合谋,两人来水电费啦就不能是那句话了。

  果然他们来了。蔺箫就让他们进来了,贞券金因为得计,让他猜对了,他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因为尚东离不算反感他只是因为寡居的身份不好让他进门,他想的是真美好。

  蔺箫才懒得理他呢,可是懒得去探他们在研究什么,就这样探探他们的心思吧。

  庒氏可算进来了,蔺箫是不会欢迎他们的,没有差点招待吧,兰子在客厅坐着都没有起来。

  庒氏和贞券金也是皱了眉头贞券金敢怒没有敢言,心里愤愤不平:尚氏一个村姑出身就是不懂礼仪,他大伯哥,庒氏是二大嫂,就这样接待他们,连一杯茶水都没有,这是待客之道吗?

  他们抱着恶心饶目的来的,还想把他们当成上宾?

  觉得自己是人模狗样儿吗,蔺箫看出他们的表情,心里暗哂,夜猫子进宅,不是要人命就是号丧。

  想算计人,好像让人帮你数钱?

  做你祖母的罗圈儿大梦吧,水都不能给你们喝,让你们费尽唇舌算计着,还给你妈润着喉,以为别人都是傻帽儿啊!

  蔺箫装傻,就是这样不懂礼,没有人请你们来!上赶着登门儿让人轻慢,浑身都是贱肉,一副的贱样儿,上赶着来让人羞辱才对,不自重,被人看不起怨谁?

  门房的王嬷嬷领人进来,蔺箫眼都没有萨摩他吗?

  “弟妹,看看你这个院子很是缺人,我送你二十人把,以后仆妇,打扫yuán zǐ dàn,看门而的也少,咱们贞家的人怎么能这样落魄,我家里有的是人,不能几十个也校”贞券金满脸笑对着尚东离的:“没有人保护你们娘俩攒的不校”

  “收起你的好心吧,我们在商国公府西北角住的时候可是侍卫都不去的地方,没有一个护院管那里,你怎么没有给我们母女安排二三十人?”蔺箫直接把他怼回去。

  贞券金嗓子一噎:“这……这……我们会时候不管后院的事。”

  “的是废话,我们家后的事你倒挺上心的,谁不想想掌控我们母女?安chā nǐ的人监视我们?”蔺箫道直接,才不惜得给他绕圈子周旋呢,嘎嘣其脆,怼他的心肝儿,对他有什么客气的。

  “你!……你!……”贞券金噎的不出话来。

  “弟妹,你怎么能这样想大伯?”庒氏为贞券金辩护,也是为了她以下的行为遮掩。

  “我也是这样想你的!”蔺箫这句话更不客气,惦记进这个门儿,在国公府后院的时候三不给尚东离母女饭吃,怎么没有一个急了似的进门儿的,没有企图能有这样迫不及待的行为?

  跟这样不要脸的人还用客气吗?

  “这!……这……”庒氏真是下不来台。

  “弟妹,你这样的态度,我们还能商量成什么事吗?”看来贞券金真是等不住了,急着要摊牌了。

  “你的都是废话,我要给你商量事吗?”这句话蔺箫怼得更疼。

  “我们要跟你商量事!”贞券金摊牌迅速。

  庒氏所眉看贞券金,面带疑惑和愁容。

  “我不伺候你们!”蔺箫道斩钉截铁,干脆点拒绝。

  “跟你商量大事。”贞券金道,牙一个劲儿的咬。

  “你听清楚了!我不伺候你们!你们走吧!我这儿不留客,该干嘛就干嘛去,我没有那么闲!我也懒得搭理你们!”蔺箫像轰猪一样往外轰人。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