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清妾 > 第1870章
  第1870章

  只不过府里头到底不是第一次添新人了,她虽然心里头仍然不可避免地有些不痛快,也并不是那么欣然接受突然塞进府里来的侧福晋,却还是该吃吃该睡睡地过着自个儿的小日子,倒是没有四爷那么严重的困意,不过这会儿她见四爷睡得香甜,便也就脱了身上的外袍,拉过整齐叠在床里边的被子,穿着一身宽松的单衣就这样睡在了四爷身边。

  要说她还真是个一睡解千愁的心大女人。

  她本以为自个儿还穿着衣裳,又是睡在床边,必然睡不踏实,四爷一醒就会跟着醒过来,继续打起精神去料理府里头斩不断、理还乱的杂务,结果却没想到这再睁眼的时候,外面天色都已经暗了下来。

  等她揉着睡得发沉的脑门,满是慵懒地坐起身来的时候,已经都过了晚膳的时辰,要不是四爷离开的时候,特地交代诗兰等人不要让尔芙白日里睡得太多,估计她这一觉都能睡到半夜去,不过即便是四爷没有亲眼盯着尔芙睡到这会儿,但是在他睡醒起身,瞧见尔芙抱着自个儿胳膊睡得酣甜的样子,也仍然不可避免地脑补出了一幕尔芙彻夜难眠的景象来,不然一个睡眠充足的人,怎么可能会睡个午觉就睡得那么沉,可见将太多注意力放在朝堂大事上的四爷并不是特别了解尔芙的觉主属性,如果没有人打扰,尔芙绝对是个能一觉睡够二十四小时的人物。

  “我还不饿,先别急着摆饭啦,把这里收拾收拾吧。”尔芙揉着还有些鼓溜溜的小肚子,拒绝了诗兰摆饭的建议,指着床榻上乱糟糟的被褥,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低声交代道。

  她的睡相不好,这是她早就知道的事情,只是她没有想到她的睡相会不好到这个程度,瞧着被她半梦半醒间丢得东一个、西一个的枕头和踹得大半都耷拉到地上的锦被,也不怪她会有点小羞涩,若不是诗兰等人一直伺候在门外,怕是这会儿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和四爷大白天就滚到一块了。

  当然,她很快就将这一切的原因都赖在了房间太热的关系上。

  这边她自个儿自顾自地换了身干净利索的里衣,那边诗兰就已经将被褥都重新铺好,许是诗兰也发现了被褥里的温度太高,或是瞧出尔芙随手丢在旁边的里衣有些汗迹,反正不等尔芙吩咐准备,她就让小宫女取来热水和干净帕子,动作利落地拧了湿帕子递给尔芙。

  尔芙也不矫情,她可不想这会儿钻到净室去大洗特洗,趁着衣裳还没有穿戴整齐的工夫,简单擦了擦身上的香汗,便这样凑合过去了,她随手将窗户推开了一条细缝,又拉过被子搭住双腿,便这样披散着头发,重新躺到美人榻上,望着窗外已经点起来的宫灯,喃喃问道:“你去后头瞧瞧,今个儿这屋里头怎么这么热?”

  照说就算是房间的窗子都换成了琉璃窗,保暖性提高了不少,左右又都摆着炭炉,但是这屋里的温度,也不该这么热,毕竟房间里的主要供暖来源是地底下的地龙,地龙那边都是有专门的小太监料理着,不是其他院子,单说正院这边,负责照料地龙温度的人,那可不是随随便便抓过来一个人都能干的,要按照现代的说法,那都是最离开的锅炉工了,完全可以根据外面温度的高低,将房间里的温度控制在最适合的体感温度上,绝对不会让房间里的主子觉得冷、或者是热,显然今天上房里的温度有些不对劲,不然尔芙绝对不会热出一身汗来的。

  诗兰应声称是,转身往上房后面走去。

  专门负责料理上房地龙的小太监就住在后院的杂物房旁边,别看小房间不大,地方也不大好,好像很是落魄、不被看重的样子,但是这里却是正院最暖和的房间之一,毕竟住在这里的小太监是成日和炭火打交道的人,怎么可能会冻着自个儿呢!

  诗兰轻轻叩着虚掩着的房门,低声唤着房间主人保金的名字。

  曹保金,专门料理上房地龙的熟手锅炉工。

  别看他一年四季就秋冬两季有活计,平时很少有机会在外面走动,却也在短短时间内和尔芙身边的大宫女诗兰等人混了个眼熟,当虚掩着的房门被推开,诗兰瞧着眼前有些眼生的小太监时,微微一怔,随即就想明白了为什么今个儿上房的温度不正常了,她却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曹保金是人,难免会有私事,这临时找旁人给自个儿打个替班,也都是可以理解的事情,她简单将上房温度过高的事情说了说,又让小太监尽心些,别稀里糊涂地不当回事,惹了主子不高兴,便也就转身回到上房里。

  只不过她却太粗心地没有注意到就在她转身离开后的刹那,小太监徐徐吐出一口浊气,眼底飞快地闪过了一丝侥幸,随即也忙闪身离开了这处小房间,又过好一会儿,推着小车去给地龙添炭的曹保金,这才哼着小曲出现在房门口,显然刚才和诗兰走了个碰头的小太监,并不是诗兰以为过来打替班的人,而是趁着曹保金不在,过来不知道做什么的奇怪人。

  可惜,这件事曹保金没有发现,诗兰也没有注意到。

  随着诗兰重新回到上房,尔芙也已经躺够了,她伸胳膊、伸腿地活动着筋骨,拍了拍还鼓溜溜的小肚子,想着这些日子都没有过去揽月楼那边听戏,也不知道她之前组织戏班子排演的大型古装连续剧都练习的怎么样了,笑着对诗情和诗兰招了招手,穿着厚嘟嘟的裘皮大氅就抱着暖烘烘的手炉往揽月楼去了。

  要说自打揽月楼这边每日准时开锣唱戏,四爷府里热闹极了。

  也亏得揽月楼本就建在四爷府的一侧,又早早就在旁边的外垣墙开了侧门,不然就附近每日都按照追剧架势跑过来听戏的命妇,那就够尔芙忙活的了,这不趁着前些日子张罗侧福晋进门相关事务的机会,她又在揽月楼和四爷府主建筑之间,修起了一道不算高、也绝对不算矮的青砖墙,免得有些人趁着各府命妇都有过来揽月楼听戏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