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先秦的星空 > 第217章 所有权之争
  建国,多么伟大的事情。

  就算是刘同不说,秦人自己不想建国吗?要说不想肯定是假的。可一旦想到建国的种种条件或者是困难,秦人自己就退缩了。

  因为建国的主动权不在秦人手中,在人家周王室的口中。

  天子高兴了,张口就是一个国家,不要都不行;

  天子不高兴,咋折腾都不行,不行就是不行。

  “司马嬴开,我知道秦人建国确有难度,但唯有如此才能够彻底解决秦人面临的所有难题。一则可以名正言顺招兵买马壮大军队,其次在处理与关中的诸国之间的关系上也争取主动;更主要的是就再也不用因为租借的事情跟散国、虢国等诸侯国纠缠了。”

  听着刘同的话,嬴开说道:“刘大人所说的,嬴开都明白,只是这建国这事情实在是太大了,我恐怕一时之间难以实现,我们还是想想其他办法。”

  既然建国有难度,刘同于是说道:“如果当下建立国家的时机还不成熟的话,那就退而求其次,先让王室承认秦人对陇川的所有权。不知诸位以为如何?”

  让王室承认秦人对陇川的所有权。

  人家又不是你家长,秦人又不是王室的亲孩子,周王室凭什么承认秦人对陇川的所有权。

  嬴开知道刘同的建议当然是治本之策,但要实现起来绝对是困难重重的,“我知道大人的建议都是解决当前秦人面临困难的治本之策,但要想让王室承认秦人对陇川的拥有权确实也有困难。要不此事我们从长计议,如果今后时机成熟我们再向王室申请不迟。”

  哎--,又是从长计议。

  刘同可是经过许多事情的人,对王室以及关中诸国的了解要比秦人多一些。听完嬴开的话,淡淡的笑道:“话虽是这么说,但许多事情还需要秦人多做努力才是。”天下无难事,只要有心人。

  努力或许有成功的可能,不努力再多的想法也是白搭。

  随后刘同话音一转道,“当然了,这事情里面还有很多的技巧,也不是你一个司马所能够做成的,如果要想让陇川正式归秦人所有,还需要西垂大夫嬴其出面努力或许才能成功。”

  需要父亲出面?

  刘同的话里有话啊!

  嬴开知道刘同话里有话,不好在众人面前说出来,于是百年对刘同道:“大人所说的,嬴开记住了,今后会在这一方面多多努力的,当然也有许多的事情还要向大人请教。”

  “当下秦人收留了我刘同,给我一个安身立命的的地方,我自然感激不尽,若有什么需要定当尽其所能。”刘同说道,“更应为秦人的发展尽其所能。”

  说罢,刘同从怀里掏出两张诏令说道:“我这里有两样东西要交给司马嬴开,还望司马嬴开笑纳。”

  随后将东西交给了嬴开。

  嬴开接过一看,原来一份是秦人和散国签订租借协议;另一份是姬钊亲自签订的与秦人解除君臣关系的诏令。

  这个见面礼好大啊!

  租借手续在我手中,以后这陇川的事情可就由我说了;解除了与散国的君臣关系,这个地盘可就是我做主了。

  嬴开看罢对刘同道:“大人对秦人的恩情山高水长,嬴开不知该如何报答。”

  刘同道,“秦人能够收留我刘同乃是对我最大的恩惠,从今天起我也算是秦人一份子了,为秦人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

  此时夜已经深了,不管是刘同还是嬴开等人也累了,宴席也该散了。

  矢国本是关中西部一个姜姓古老的国家,商王朝时期就已经建立为诸侯国,后因支持周武王伐纣,故而在西周初期仍被封为诸侯国。周穆王姬满执政时期矢国一度强大,成为关中西部地区最活跃的诸侯之一,曾灭了相邻的弓鱼国。

  消灭了弓鱼国之后的矢国更加张狂,一度以为自己就是关中的老大,谁都不放在眼里,于是乎疯狂之下的矢国便把自己的下一个目标锁定在了散国身上,打算消灭散国,再次扩大地盘。

  想消灭散国?

  想的真美啊!你以为散国是软柿子,随便你怎么捏。

  一度强大的散国当然也不是好惹的,双方以渭水为界打了多次仗之后,散国节节败退,战胜的矢国开始向北扩张,占据了渭水以北的大片肥沃土地,其中就包括陇川在内。

  西周末年的诸侯有一个毛病,打仗的时候想不起周王室,一旦战败便立即想到了自己的宗主国周王室。

  战败的散国当然不肯就此认输,于是便把矢国告到了周王室那里。

  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但矢国和散国之间亲疏有别的。散国是姬姓国家,周王室自家兄弟;矢国是姜姓国家,根子上还是商王朝的属国。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关系亲疏一下子就显现出来了,周王室该向着谁不说都明白。

  于是乎,周王室不但狠狠的收拾了矢国这个外姓诸侯,还要求矢国把吞并散国的土地原封不动的归还给散国。

  天啦--,天下还有讲理的地方吗?

  矢国气的咬牙切齿,捶胸顿足,嚎啕大哭,但一点作用都不起的。

  当时的矢国虽然强大,但是跟王室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毕竟你矢国在强大也就几千兵马而已,而当时的王室却是有几万兵马的。矢国在关中西部的诸侯国跟前撒撒野王室不管也就罢了,要真的让王室出手,他还是受不了的。

  打是打不过的,骂是不敢骂的。

  于是矢国只好忍气吞声把吞并散国的陇川之地还给了散国。

  再后来王室衰落,两国之间再次为了陇川之地打了好多次,使得陇川之地今天归散国,明天归矢国,反反复复无休无止。

  最近的一次也就是散盘子在世的时候跟矢国再次发生战争,陇川又一次归散国所有。

  凡是曾经强大过的国家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有朝一日能够恢复曾经的兴盛和强大。

  当下矢国就是这样的心态,陇川易主这口气矢国已经憋的很久了,再憋下去,人会被憋死的。

  虽然陇川一度被戎狄占领,随后又成了无主之地,矢国并没有因此就放弃对陇川的向往。于是准备兵马和使臣准备再次前往散国要回属于自己的陇川之地时,却听到了散国把陇川借给西垂秦人的消息,这下可把矢国给气坏了。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