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陆太太的甜婚日常 > 第200章 贺小姐,注意影响!
  晚餐开始之前,霍云易到家了,霍云霆夫妇也紧跟其后进门。

  贺静嘉正在客厅陪霍夫人喝茶,看到许久的不见的霍云易,明明很想很想扑上去,却只能硬生生地忍下来。

  “不是说下午就到吗?怎么这么晚才回到家?人家等你回来吃饭,等得好饿,好饿,好饿……“

  她一连说了好几个‘好饿’。

  “又去了公司一趟。”霍云易看着她隐忍又撒娇的小模样,心中有笑,将一只精致的手提袋递给她:“伴手礼。”

  贺小姐接过来,顺势就朝他身上扑:“谢谢小叔。”

  这一抱,还真是让霍夫人看得惊心动魄。

  “嘉嘉,嘉嘉……”她起身,赶紧拉开她,“注意影响,注意影响……”

  她的公公婆婆都在这里,她这种行为,实在是让人看不过眼。

  就算那个人是霍云易,也不行啊。

  “哦……”贺静嘉应了声,霍爷爷就从书房出来,扬声问道:“都回来了?希安呢?”

  “马上就到了。”大霍太双眼从霍云易与贺静嘉身上收回来。

  霍希安在开饭前进门,看到自己父母坐在餐桌前时,蹙了蹙眉:“你们怎么回来了?”

  还一起回来,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实在是,太少见了。

  家中人皆知大霍生与大霍太一得是面和心不和,对外相敬如宾,对内却了恨不得斗个你死我活。

  宏宇建工原本是两家联姻的产物,成立之初也是由夫妻俩共同持有。

  婚姻的最初,虽然名为联姻,但两人关系还算相处得不错,但在大霍太怀霍希安时,大霍生在外面有了风流韵事,还传得圈内人尽皆知。

  大霍太及其娘家都大为震怒,为平息这桩丑闻,霍家二老亲自上门道歉,并保证日后对儿子严加看管,大霍太娘家也不好再僵持下去,加之两家利益合作大于儿女私情,最后以大霍生向大霍太端茶道歉不了了之。

  那件事之后,大霍太却从此记在心头,孩子未出生就与大霍生分居,孩子满月之后就去公司任职,从此夫妻俩为争权夺利斗了几十年,却始终也未提及离婚一事。

  一个虽然没也再闹出大的花边新闻,但长年与老婆分居的男人怎么可能没女人?大霍太对他大概已经死心,他在外面的风流之事根本不在乎,但她也从来没把那些女人放在眼里,她现在是宏宇的二把手,有自己的幕僚,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把大霍生给踩下去,自己主持大局。

  霍希安从小就知自己父母之间那些事,从来不去理会他们夫妻俩的事情,父母子之间的感情也谈不上有多亲密,一年到头见不上几次也属正常。

  这回竟然一起回家吃饭,也是难得一见。

  当然,所谓难得一见必定有要事。

  饭桌之上,大霍生看着父母及弟弟好几次欲言又止,最后,霍父放下筷子开口了:“是不是A国那边出问题了?”

  闻言,饭桌上还言谈自如的人全都停了下来,目光齐齐看向大霍生。

  大霍生虽然能力比不上自己弟弟,但好歹也是在商场上经历过大风大雨几十年的主,可这会儿,面对家里人的目光却有点惭愧地低下眼,应了声:“是。”

  不仅是问题,而是大问题。

  半年之前,夫妻俩又在搞内斗,各施其法增持、扫货,结果还是不分伯仲,最后还搞得被证监会问询,股价大落,被双方家长责骂一通终于暂时消停下来。

  随后夫妻俩难得意见一致,要在A国搞度假村,倾尽了公司所有资金,誓要扳回一城,让董事会及长辈刮目相看,挽回公司的颓势。

  但是,开发案却出了大问题,A国合伙人背着他们悄然将土地转手,杀了他们个措手不及。

  宏宇建工现在笈笈可危,只剩下下个空壳,若再无资金注入,随时都有可能申请破产。

  大霍生今日回霍家就是要寻求帮助,而大霍太晚点则是回娘家那边。

  听闻事情始末,贺静嘉与霍希安两个小辈都没出声,等着大家长做决策。

  最后霍父沉思片刻后看向小儿子:“云易,你说该怎么办?”

  霍云易也是思考一会儿后才抬眼看向大哥,然后又看了眼置身事外的霍希安,最后目光返回父亲对视:“注资不是不可以……”

  闻言,大霍生面露喜色,一脸感激地看着弟弟:“云易,我就知道你不会放任自家兄弟不管的。”

  “我也有条件,希望你跟大嫂都能同意。”霍云易慢条斯理道。

  大霍生连连点头:“只要环宇能注资我们宏宇,一切都好商量。”

  霍云易点头:“注资宏宇的唯一条件是让希望你们把公司将给希安接手,你同大嫂只做个领分红,不参与运营的董事,有无问题?”

  大霍生:“……”

  大霍太:“……”

  霍希安:“……”

  贺静嘉:“……”

  坐在首位的霍父点头同意:“云易的提议不错,是该让希安好好锻炼锻炼,你们夫妻二人斗了几十年现在还识人不清,在阴沟里翻船,该退下来好好反省反省。”

  大霍生看了眼儿子,他并不想在还是壮年的年纪退居二线让位儿子,便公司现在确实是一团糟,妻子娘家那边再愿意伸援手也肯定不足以能让公司正常运转,若是他们不同意让希安接手,等待着他们的也只有申请破产一条路。

  而若是交给希安之后,公司有了霍家资源与人脉做后盾,再过几年他霍云霆依然可以东山再起,叱诧商场。

  霍希安也望着父亲,耸耸肩表示无奈。说实话,他也很震惊于爷爷与小叔的建议,说实话,这两公婆将个只剩下空壳的公司交给他,他也不想收拾这个烂摊子好不好。

  最后,大霍生做了决定:“我这边没问题,慧霞,你呢?”

  在大霍生看向一直没开口的妻子。

  大霍太抿了抿唇:“这个,我们再商量一下。”

  -

  晚饭刚结束,大霍生夫妇便匆匆离家,说是回去跟几位董事开会好好商量。

  霍爷爷将小儿子及孙子叫进了书房,贺静嘉原本也是要跟进去的,但是霍夫人拉着她不给走,让她陪在客厅聊天。

  贺静嘉心里是宁可谈公事也不想与老太太聊生孩子这件事。

  除了这件事,其它都好聊,但是没办法,老人家现在除了这件事,啥也不想跟她聊。

  但她只能乖乖听着,时不时应声“知道了”,“会的会的。”“一定一定。”“放心放心。”之类的话。

  霍夫人话题一转,“嘉嘉,我上回听云易说有女朋友了,这事你知道吗?”

  他有女朋友?几时的事?为什么她不知道?

  “嫲嫲,最近我都在忙着了小瑜的事情,没听说哦。嫲嫲,小叔有没有讲他女朋友是做什么的?”

  嘴里说得甜,心里却咬牙。

  “这个啊,倒是没讲。不过呢,听他的语气,不像是骗我……”霍夫人振振有词,一边观察着贺静嘉的表情。

  贺小姐心里虽然咬牙,但是,表情管理非常到位,霍夫人实在是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两人又闲聊了会,几个男人还在书房里没出来,她便陪着霍夫人回了房,自己也上楼,泡了个热水澡出来,看到霍希安正在阳台上抽烟。

  她嫌弃地动了动鼻子,拢着浴袍走过来,双手环胸靠在落地窗边,昂了昂下巴:“恭喜啊,霍少爷。”

  “看我笑话呢?”霍希安转身过来,将半截烟头扔在地上踩了踩,一张俊脸沉沉的:“这烂摊子不好收拾,就算有霍家做后盾也得费一番力气。”

  讲真,他对事业并没有太大的企图心,若不是觉得做个整天花天酒地玩女人的纨绔公子哥久了也没意思,他也不会回公司跟小叔做事。

  但是现在让她去收拾父母留下来的那堆烂摊子,做个劳心劳力的主事者,他真的不是很乐意。

  可他刚才已经答应了爷爷与小叔,就算是他为他那对奇葩父母尽点责任与义务。

  “谁敢笑话霍公子啊!”贺静嘉轻笑出声,看得出来他的不乐意,虽然他们一向都看不惯对方,但好歹也是了解对方的。

  “宏宇建工确实是个烫手山芋,但若是你做好了,日后在霍家可就风光了,爷爷一定对你刮目相看,说不定到时让你进环宇做核心决策也不一定,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讲声。”

  难得前任霍太能如此心平气和地跟他说话,但是霍公子并不领情:“我需要吗?”

  好吧,他不需要。

  贺小姐转身往外走,霍希安盯着她窈窕的背影哼了声:“爷爷嫲嫲都在家,我劝你还是安份一点。”

  这女人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大晚上的穿着睡袍就要往那边去。

  “又不是第一次,怕什么。”

  贺静嘉哼了哼,头也没回一下直接甩门而去。

  不是第一次?

  有没有搞错?霍公子目瞪口呆。

  这胆子,也是大到天际了。

  不过,很遗憾,贺小姐的计划落空了。

  霍云易不在二楼的书房,卧室门也锁上了。

  她敲了敲,没人应声,正疑惑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下.

  是他的消息.

  “我在车上等你.”

  呵呵,胆小鬼.

  她返身回来,在门口遇上手里拿着外套的霍希安,她随口问了句:“去哪?”

  “不关你事。”

  霍希安经过她身边,正欲扬长而去时,被她扯住胳膊:“你今晚别出去了。”

  几个意思?霍公子不爽地瞪她。

  “我要出去了。你在家呆着,免得嫲嫲上来突击检查。”

  今晚嫲嫲的目光一直在他们身上游移不定。

  上次,他们在家差点被抓包,所以,在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正式公开之前,他们还是小心为妙。

  “有没有搞错?”

  霍公子很不爽。

  他们要出去,让他在家应付嫲嫲的突击检查?

  “行了行了,当我欠你的,下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我保证竭尽能。OK?”

  贺小姐不由分说地将他推过门:“你还是在家好好想想,去接手宏宇的事情吧。”

  霍公子本就是烦死这事才要出去找人喝酒的,结果她又提,喝酒的心情瞬间没了。

  他挥开她手:“爱滚去哪就去哪,别烦我。”

  -

  贺静嘉出门前,与刚遛完精力十足的King回来的忠叔。

  King最近与主人碰面的时间太少,如今碰到,绕着她好一会儿还舍不得,却被主人略略无情的推开-

  “回去睡觉,乖乖的。我也要去夜跑啰。”

  主人摸了摸它头,毫不留恋地走了。

  夜跑?

  忠叔看着自家主人着高跟鞋婀娜的背影,摸了摸鼻子。

  -

  上车后,她随手将外套丢到后座,然后是高跟鞋,长筒袜……

  “怎么那么久?”

  霍云易边看着她的动作,边打着车子问道。

  “霍生,你是不是等不及了?”

  霍云易嘴角扬了下,声音低了几分:“等不及的人,不是你?”

  不知道是谁,天天电话视讯里说着想他,想他,想他……

  磨人的很!

  这大半个月以来,他每天工作、会议不断,海外分公司的决定及与F国那边的一个重要项目都需要他亲自主持。

  知道她想他,他一再地压缩行程,下午回到S城还到公司主持了个会议才赶回家,处理家事。

  看得到,摸不着,他确实,也是等不及的。

  “霍云易,我听说你有女朋友了呀?几时带出来见见面?”话题一转,贺小姐的语气有抹咬牙切齿的意味。

  “呵呵……”开车的霍云易低笑了声,侧脸过来看了眼某人准备揍人的架式:“我女朋友,你也认识。”

  “谁呀?”

  “你说呢?”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不如猜猜看啰!”

  “苏珊?菲比?吉娜?……”她说了一长串串名字,最后还加上一个:“霍云易?”

  此‘霍云易’非彼‘霍云易’。

  霍云易:“……”

  -

  霍夫人并未睡着,听到车子出门的声音时,马上起身出来问管家。

  “谁的车出去了?”

  忠叔刚给KING弄了宵夜出来,看着霍夫人疑惑的神情,据实答道:“小霍生。”

  “他一个人出去?”

  “不清楚。”

  霍夫人朝他挥挥手:“你回去休息吧。”

  “好。”忠叔看着霍夫人蹭蹭上楼,眉头微蹙。

  好像,有点小麻烦。

  -

  楼上,霍夫人敲了一会房门还不见开,正准备下楼时,霍希安出来了。

  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头发还往下滴水。

  “嫲嫲,我跟嘉嘉在洗澡呢!怎么了?”

  闻言,霍夫人尴尬一笑,“没事没事,忽然想到有件事想同嘉嘉讲一下,你们忙,你们忙,我明日再同她讲……”

  霍希安关上房门时,心里暗骂,这都是什么操蛋的事。

  -

  霍夫人回到房间,辗转反侧还是睡不着,于是决定起来给小儿子打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才被人接起来。

  “妈……”

  “云易……你怎么听起来,好像很累的样子?”

  霍夫人觉得儿子的声音怪怪的。

  “跑步。”

  “这么晚了,你跑什么步?你不是开车出去了吗?”

  霍夫人声音大了几分。

  “开车到S大这边夜跑。”

  这些年,因白天工作繁忙,夜跑锻炼身体的人越来越多。

  霍云易经常锻炼身体,有时候是早上,有时候是晚上,霍夫人是知道的。

  但是,今晚她怎么都觉得不对劲,却又找不到合理的理由来反驳他。

  “这么晚了还出去?就不能等明早吗?”

  “云易?”

  “云易?”

  “你怎么不说话?”

  “妈,我在跑步呢,行了,不早,您早点休息。”

  “你赶紧跑完回家休息。”

  电话挂断了。

  霍夫人只觉得脑袋发胀。

  不行了,再这么疑神疑神下去,她都要神经错乱了。

  她扔下电话,揉了揉太阳穴。

  -

  H市某商业大厦,《NINA》杂志社,接待人员将安琪与欧倩倩领到会客厅,送上咖啡后,称主编正在接待个重要客人,十分钟就过来。

  安琪看了看表,嘴角勾了下,这位名闻时尚界的主编架子还真不小,明明与她们约好见面时间,现在还要迟到十分钟。

  若不是她与倩倩都认为《NINA》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都是她们工作室打出知名店的最佳选择,她一定调头就走。

  而欧倩倩则是勾了勾长卷发,冷哼一声,在接待人员离开之后,忍不住低声发牢骚。

  出来做事,还真是不易,安琪一边同她搭话一边发消息给邵百川。

  邵百川安抚她的情绪,让她稍安勿躁,与他聊了一会儿,耳边传来一阵高跟鞋敲打地面的清脆声,伴随着一记耳熟的女声。

  “行了,不用送了,那件事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

  ……

  从会客厅打开的门口,安琪正好看到了边走边聊的两个衣着时常光鲜的都会女子,其中一个便是冯若飞,难怪声音耳熟,另一个是她们从资料上看到过照片,约好今日与她们见面的《NINA》主编杨望容。

  安琪看到她们的同时,冯若飞在不经意地转头间也看到了她们,视线刚好与安琪对上。

  “安小姐,这么巧?”她巧笑嫣然,语气不远不近地招呼了一声。

  杨望容转脸过来看了她们一眼,疑惑开口:“若飞,你们认识?”

  “算是老相识一场吧,有时间出来喝咖啡。”

  冯若飞踩着高跟鞋款款而去。

  -

  会客厅里,杨望容坐姿优雅地翻看着着欧倩倩的作品,冷静的表情时不时带着抹挑剔的意味。

  翻到最后一页,她抬眼看向欧倩倩,:“欧小姐打算在我们《NINA》要多少个版面做宣传?”

  没谈及关于半句设计作品内容,而是直截了当地问她想要多少个版面。

  欧倩倩也不含糊,很自信地反问:“杨小姐觉得我的作品值多少个版面?”

  《NINA》一个版面广告上百万,但是它的线下销售及线上流量一直是行业翘楚,从提高她的作品及工作室的知名度来说,值得。

  “呵……”对于欧倩倩的直白,杨望容笑了下,将她的作品集放到桌面上,拿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才慢条斯理地回道:“欧小姐的设计确实挺有时尚感的,但是,说实话,这样的作品,我在服装设计学院一挑就能挑出上万张。”

  闻言,安琪与欧倩倩的脸色顿进都沉了沉。

  不可否认,欧倩倩的作品确实还没有达到优秀设计师的程度,但是,以安琪在时尚界耳熏目染多年的时尚品味与触觉来看,欧倩倩的作品没有杨望容说的那么差,她的每一幅作品都带有她鲜明的个人色彩,假以时日,一定可以树立起自己的独特风格。

  她们要走的第一步就是找《NINA》及其旗下的签约模特合作,推出热度。

  “所以,以我专业的眼光,欧小姐的作品一个版面的广告绰绰有余。”

  在二人明显不悦的表情中,杨望容很不客气地继续道。

  “杨小姐,你未免太瞧不起人了。”欧倩倩好歹也是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从小到大从未到任何人的嘲讽与挖苦,现在自己的作品被人贬得毫无价值,心里那把火蹭地就烧起来了:“《YOYO》的喻生可以给我十二个版面加主题封面,我们不是只有你们《NINA》一家可以做选择。”

  《YOYO》可以说,曾经是《NINA》的死对头,五年前在销量与名气与《NINA》一直不相上下,但是近年来因其股东及高层变更频繁,导致期运营出了不少问题,预算方面也减少等原因,渐渐地落于《NINA》,但销售与流量除了《NINA》之外,在同行业中依然排名在前五名之内。

  欧倩倩说那番话并不是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她们自然也不可能只接触《NINA》一家,《YOYO》的主编喻生确实如此跟她承诺过,但她们没未与他达成合作协议。

  一是因《NINA》的知名度等各个方面确实领先一筹,而且在模特资源方面占据了主导,近年来,时尚界颇为出名的模特大都与《NINA》签了约,《NINA》不允许其旗下模特在合约期间拍摄其它杂志广告,所以,安琪与欧倩倩才会一直等《NINA》这边的会谈,但没料到会碰到这么个冷场面。

  “很抱歉,我们《NINA》能腾给欧小姐的只能是一个版面。”杨望容没有半点可商量的余地,“我们不可能因为一个知名度也没有新人设计师浪费资源,毁了我们《NINA》的声誉。”

  “你说什么?”欧倩倩豁地从沙发上站起来。

  “倩倩……”一直没有出声的安琪拉住好友的胳膊,朝杨望容勾了勾唇:“感谢杨小姐的直言,有需要的话我们再联系。”

  “好,二位慢走。”

  杨望容也保持着礼仪与风度目前她们离开。

  -

  从《NINA》出来,欧倩倩气得脸色发青。

  “姓杨什么态度?我一个新人设计师要十个版面怎么就是浪费资源了?怎么就是毁她们声誉了?有没有搞错?她那是什么眼光啊?《NINIA》怎么会请她做主编?就不怕杂志社倒闭?”

  “行了行了,她眼光不好,没有品味,何必跟她置气?我们可以自己请时装尚的模特大咖来拍摄,与《YOYO》合作,再找其它传媒宣传,难道比不上她一个《NINA》?”

  安琪倒是安排得有条不紊,但是……

  欧倩倩抚着额头:“这样我们的预算就大大地超出太多了。”

  “回去再商量,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别看安琪平时毛毛躁躁,一点就炸的性子,但真正做起事来,倒是比欧倩倩冷静几分。

  -

  一楼大厅,邵百川看两人从电梯出来时的神情就知道事情谈得不顺利。

  《NINA》身为亚太地区首屈一指的时尚领头羊,他们的主编自然也不是普通人,才华,时尚敏锐感更是缺一不可,当然,还有傲气。

  时装设计,他是外行,对潮流这一块也没有太大的兴致,但是最近因为日子过得悠闲,帮安琪准备工作室的事情,他在这方面做了许多功课。

  欧倩倩的作品他也看过,门外汗的他说不出什么具体的专业评价,但与他最近做功课而看过的几位业内设计师的作品对比来看,其实各有千秋,她缺乏的只是一个有人捧的机会,或者应该说只要用尽全力去捧,必定能捧出一个新锐设计师。

  不过,欧倩倩对于他来说,只是安琪的朋友与合伙人,具体要怎么做还是先跟安琪商量,她同意了,他才会找人做事。

  离开《NINA》所在的办公大厦,心情欠佳的欧倩倩便与她们分头。

  车里,安琪将刚才在《NINA》会客厅发生的事情跟开车的邵百川复述了一遍。

  “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做?”邵百川侧过头看了眼一脸沉思的安琪。

  难得看到她为了工作认真思考的模样,与平时的她真的很不一样。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但认真的女人同样也很美。

  问出话后,他嘴角弯了弯,笑意深浓。

  “《NINA》当然是合作首选,但是杨望容的态度让我不爽快。”

  “那《YOYO》呢?”

  “《YOYO》的喻正倒是很乐意跟我们合作,但是预期效果我不确定,而且圈内几个知名的模特都与《NINA》签了约……”

  “你觉得Maggier怎么样?”

  “Maggier?最近影视歌炒得火热的Maggier?”安琪惊讶地看着他:“这种正在风头上的明星就算我们出再高的价钱估计也不会愿意接我们的广告,这对于她们这些人来说等于拉低她们身价,可能比较难,找模特圈内其它大咖可能还容易些。”

  “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你们想不想请她?”

  邵百川问得慎重。

  “你认识她?”

  闻言,安琪瞪大眼看他:“还真是看不出来,邵生在娱乐圈的人脉还不错嘛!听说Maggier出席一个饭局最低500万起步,邵生约过几次啊?”

  越说到最后,语气就越是重,牙齿咬得咯咯响。

  这醋味,怎么这么浓呢?

  邵百川可不敢在这个时候随便调侃邵太,但眼底浓浓的笑意怎么也掩不住。

  “我没说我认识她啊。”他笑着解释,就算在户外广告牌偶尔看过一眼这种,确实也算不上认识的程度。

  “那你怎么这么笃定地问我想不想请她?”

  若是动用阿远哥的人脉,也不是请不到,就连《NINA》也得给他几分面子,但安琪觉得目前为止,还用不上阿远哥,更别提不过是一个红一时的明星罢了,更不值得阿远哥出面。

  “我不认识她,不代表我没有朋友不认识对不对?”

  “朋友?”他这么一说,安琪瞬间明了:“你那个朋友不会是你的青梅冯小姐吧?”

  邵百川挑眉:“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难道还有别人?”安琪不信,冷哼一声:“忘了跟你说,我们刚才正好在《NINA》碰到冯若飞,看样子,她跟杨望容倒是很熟.”

  邵百川还真不知道冯若飞与杨望容认识,当然,她在H市新闻界耕耘多年,虽然一个走财经,一个走时尚,看着不搭边,但也不是没有可能认识的机会。

  以前他与她关系虽然不错,但也不可能对对方的一切关系网了如指掌。

  两人关系僵硬之后,他们就更没有了任何多余的联系。

  而刚才冯若飞刚才从楼上下来时,原本在一楼大厅等候安琪的他正好到外面接了个电话,与她擦肩而过。

  “我真是不知道她与杨望容有关系,刚才也没在那边碰到她,安琪,我指的朋友你也认识。”

  “谁呀?”

  “贺静嘉。”

  -

  ------题外话------

  有同学问:昨日贺小姐买了什么?

  作者:呵呵,呵呵,不知道啊。呵呵,可能是夜跑专用工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