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血妖姬 > 第1696章 死因
  “他被很长很细的利器直接刺中了心脏,不过伤口很小,而且并没有刺穿,出血量不多,后面甚至止住了血,他的恢复能力应该很强吧,除了心脏上还有一点痕迹,筋肉皮毛上完全没有痕迹留下;”

  “··路奇,可是狮子啊,当然强··但,那种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伤,怎么会让他——”布鲁怔怔的看着已经是一堆白骨和碎肉的路奇喃喃说道;

  “他唯一的伤是在心脏,当然,之前被吃掉的部分有没有其他的伤我不确定;不过,让他死亡的是毒;”雪如楼说道,四只猛然凝视他;

  “我不认识这种毒,毒应该是在那个利器上的,利器直接刺入了他的心脏,然后拔出,他的身体自愈力很强,瞬间就止血,伤口也以极快的速度愈合,所以从外面上看毫发无损,不过,毒素已经从他的心脏游走全身,最后··”

  雪如楼安静下来,任务已经提示完成了,布鲁神色莫名,似乎是不解,又似乎复杂,虽然雪如楼不知道凶手是谁,但是布鲁突然沉默的反应和其他三只坑货的惊疑不定,都让他明白;

  这个凶手,要么是他们认识的动物,要么,就是他们知道了路奇究竟是如何被杀死的;毕竟雪如楼查出的只是路奇的死因,并没有深究,也没能力深究更多。

  四只动物沉默半晌,雪如楼也安静的看着他们,好半天后布鲁也猛然深吸了一口气,抬眸看向雪如楼;

  “抱歉,我不想说这件事了。”

  “理解。”雪如楼点点头认真道,然后就看到布鲁头上的白名突然就变成了绿名;

  是因为他的识趣么··

  雪如楼敛了敛眸,对于布鲁又变成友善的绿名,在看过他黄名的情况,雪如楼对他其实心态已经完全平常了。

  “我帮你。”雪如楼的沉默布鲁没有在意,在说了一句后,他就走到了路奇的尸体旁开始刨坑,那三只见状立即走了过去,蠢蠢从熊蛋身上飞落下来,三只都开始帮他刨坑。

  雪如楼看着他们默默的往后退出一段距离,看着他们刨出一个很大的坑,然后一点点把被他拆解成骨头和碎肉的尸体挪进了坑里,最后把坑缓缓填满。

  出乎意料,不过也是情理之中,重新填好的坑只与地面一般平,即使旁边还堆着多余的泥土,但是四只都没有继续堆土,弄出一个坟包的意思;

  反而在把多余的土堆挪的更远后,用力把埋着尸体的位置的泥土踩的很扎实,然后并排着站在那片平地面前沉默片刻后,转身走了过来。

  “突然不想再往前走了,”勇勇幽幽开口,其他三只动物都没有看他,倒是雪如楼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本就随意,不过你还记得路么?”布鲁低垂眉眼看不出情绪,勇勇的话只让他顿了一下就平淡说道,随后雪如楼就看到勇勇瞬间僵硬了面庞,脸都黑了。

  嗯,果然是迷路了。

  雪如楼确定了一件事,不过下一刻他也无奈了,因为勇勇直接把话反怼了回去,布鲁没啥表情,不过那沉默的架势,让雪如楼也反应过来,大家其实都迷路了··

  “反正我是不愿意··再看到谁躺在前面了···”勇勇闷声说道,让其他三只情绪愈发不好,雪如楼也忍不住皱了皱眉;

  “之前,不是说月季王国挺安全的么?”雪如楼的话让四只都是一滞,下一刻,雪如楼就沉下了脸来;

  因为面前那四只,竟然又变成黄名了~!特喵的有完没完~?!几个意思啊~?!

  “喂~!有话就直说啊,你们这样感觉不对劲啊~!”不过情况明显比雪如楼预料的还糟糕,因为勇勇的名字,竟然忽闪忽闪的一下黄名,一下红名,惊的他寒毛倒竖,他现在的武力值面对他们四个,那是只能躺着认命啊~!

  “··不对,他之前一直是和我们在一起的,而且··”雪如楼的惊怒让四只都是一顿,蠢蠢突然皱眉盯着他开口,

  “而且就他这个弱爆了的··不可能是他~!”蠢蠢笃定说道,其他三只若有所思的盯着雪如楼,然后不得不承认的蠢蠢说的对,然后雪如楼就看到他们的黄名和疑似红名又恢复成了白名和绿名;

  虽然不太明白他们又怀疑着什么,但是,被一只蓝鹦鹉鄙视自己的弱鸡实力··好吧,他现在是弱鸡,但是还是非常不爽啊~!!

  “我们知道凶手是谁,但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你说的毒,我似乎知道是什么,但是,总觉得无法接受··那是,人类的毒~!”

  不知是不是雪如楼的不解和惊怒太过明显,四只原本不想多说的,但在原地犹疑一阵后,布鲁还是沉声开口,不过他的话,明显让雪如楼有些惊炸;

  “人类的毒?!人类还有带毒——”雪如楼脱口而出的惊愕戛然而止,四只依旧复杂的看着他,没有开口;

  “··你们,是怀疑这里还有别的人类,带着那种只有人类才有的毒,杀死了你们同伴的人类。”雪如楼有点明白他们刚刚为何会突然变黄名又恢复了,毕竟自己,是没能力用那种方式杀死路奇的。

  “他到底是从哪儿来的?!”雪如楼说完后,动物们都没有搭理他,勇勇更是皱紧眉看向布鲁问道;

  “他失忆了,自己都不清楚。”布鲁声音低沉说道,勇勇脸色愈发不好,他也知道雪如楼失忆了,而且战斗力更是渣渣,并不是他杀死路奇的,但是,

  杀死路奇的毒是人类才有,而雪如楼现在虽然看上去无害,但是谁也保不准他会不会突然恢复记忆,而恢复记忆后的他,还会是现在这样无害吗?

  勇勇没有把这些说出来,但是几只动物都明白他的考虑,而雪如楼虽然看不太明白,但是单单是这里有其他人类,杀死动物的人类的存在,他和他们之间就不可能再保持原状了。

  无关信任,只关种族。“他被很长很细的利器直接刺中了心脏,不过伤口很小,而且并没有刺穿,出血量不多,后面甚至止住了血,他的恢复能力应该很强吧,除了心脏上还有一点痕迹,筋肉皮毛上完全没有痕迹留下;”

  “··路奇,可是狮子啊,当然强··但,那种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伤,怎么会让他——”布鲁怔怔的看着已经是一堆白骨和碎肉的路奇喃喃说道;

  “他唯一的伤是在心脏,当然,之前被吃掉的部分有没有其他的伤我不确定;不过,让他死亡的是毒;”雪如楼说道,四只猛然凝视他;

  “我不认识这种毒,毒应该是在那个利器上的,利器直接刺入了他的心脏,然后拔出,他的身体自愈力很强,瞬间就止血,伤口也以极快的速度愈合,所以从外面上看毫发无损,不过,毒素已经从他的心脏游走全身,最后··”

  雪如楼安静下来,任务已经提示完成了,布鲁神色莫名,似乎是不解,又似乎复杂,虽然雪如楼不知道凶手是谁,但是布鲁突然沉默的反应和其他三只坑货的惊疑不定,都让他明白;

  这个凶手,要么是他们认识的动物,要么,就是他们知道了路奇究竟是如何被杀死的;毕竟雪如楼查出的只是路奇的死因,并没有深究,也没能力深究更多。

  四只动物沉默半晌,雪如楼也安静的看着他们,好半天后布鲁也猛然深吸了一口气,抬眸看向雪如楼;

  “抱歉,我不想说这件事了。”

  “理解。”雪如楼点点头认真道,然后就看到布鲁头上的白名突然就变成了绿名;

  是因为他的识趣么··

  雪如楼敛了敛眸,对于布鲁又变成友善的绿名,在看过他黄名的情况,雪如楼对他其实心态已经完全平常了。

  “我帮你。”雪如楼的沉默布鲁没有在意,在说了一句后,他就走到了路奇的尸体旁开始刨坑,那三只见状立即走了过去,蠢蠢从熊蛋身上飞落下来,三只都开始帮他刨坑。

  雪如楼看着他们默默的往后退出一段距离,看着他们刨出一个很大的坑,然后一点点把被他拆解成骨头和碎肉的尸体挪进了坑里,最后把坑缓缓填满。

  出乎意料,不过也是情理之中,重新填好的坑只与地面一般平,即使旁边还堆着多余的泥土,但是四只都没有继续堆土,弄出一个坟包的意思;

  反而在把多余的土堆挪的更远后,用力把埋着尸体的位置的泥土踩的很扎实,然后并排着站在那片平地面前沉默片刻后,转身走了过来。

  “突然不想再往前走了,”勇勇幽幽开口,其他三只动物都没有看他,倒是雪如楼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本就随意,不过你还记得路么?”布鲁低垂眉眼看不出情绪,勇勇的话只让他顿了一下就平淡说道,随后雪如楼就看到勇勇瞬间僵硬了面庞,脸都黑了。

  嗯,果然是迷路了。

  雪如楼确定了一件事,不过下一刻他也无奈了,因为勇勇直接把话反怼了回去,布鲁没啥表情,不过那沉默的架势,让雪如楼也反应过来,大家其实都迷路了··

  “反正我是不愿意··再看到谁躺在前面了···”勇勇闷声说道,让其他三只情绪愈发不好,雪如楼也忍不住皱了皱眉;

  “之前,不是说月季王国挺安全的么?”雪如楼的话让四只都是一滞,下一刻,雪如楼就沉下了脸来;

  因为面前那四只,竟然又变成黄名了~!特喵的有完没完~?!几个意思啊~?!

  “喂~!有话就直说啊,你们这样感觉不对劲啊~!”不过情况明显比雪如楼预料的还糟糕,因为勇勇的名字,竟然忽闪忽闪的一下黄名,一下红名,惊的他寒毛倒竖,他现在的武力值面对他们四个,那是只能躺着认命啊~!

  “··不对,他之前一直是和我们在一起的,而且··”雪如楼的惊怒让四只都是一顿,蠢蠢突然皱眉盯着他开口,

  “而且就他这个弱爆了的··不可能是他~!”蠢蠢笃定说道,其他三只若有所思的盯着雪如楼,然后不得不承认的蠢蠢说的对,然后雪如楼就看到他们的黄名和疑似红名又恢复成了白名和绿名;

  虽然不太明白他们又怀疑着什么,但是,被一只蓝鹦鹉鄙视自己的弱鸡实力··好吧,他现在是弱鸡,但是还是非常不爽啊~!!

  “我们知道凶手是谁,但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你说的毒,我似乎知道是什么,但是,总觉得无法接受··那是,人类的毒~!”

  不知是不是雪如楼的不解和惊怒太过明显,四只原本不想多说的,但在原地犹疑一阵后,布鲁还是沉声开口,不过他的话,明显让雪如楼有些惊炸;

  “人类的毒?!人类还有带毒——”雪如楼脱口而出的惊愕戛然而止,四只依旧复杂的看着他,没有开口;

  “··你们,是怀疑这里还有别的人类,带着那种只有人类才有的毒,杀死了你们同伴的人类。”雪如楼有点明白他们刚刚为何会突然变黄名又恢复了,毕竟自己,是没能力用那种方式杀死路奇的。

  “他到底是从哪儿来的?!”雪如楼说完后,动物们都没有搭理他,勇勇更是皱紧眉看向布鲁问道;

  “他失忆了,自己都不清楚。”布鲁声音低沉说道,勇勇脸色愈发不好,他也知道雪如楼失忆了,而且战斗力更是渣渣,并不是他杀死路奇的,但是,

  杀死路奇的毒是人类才有,而雪如楼现在虽然看上去无害,但是谁也保不准他会不会突然恢复记忆,而恢复记忆后的他,还会是现在这样无害吗?

  勇勇没有把这些说出来,但是几只动物都明白他的考虑,而雪如楼虽然看不太明白,但是单单是这里有其他人类,杀死动物的人类的存在,他和他们之间就不可能再保持原状了。

  无关信任,只关种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