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血妖姬 > 第1697章 尴尬
  谁也无法确定,未来的雪如楼会做什么,包括雪如楼自己也不确定,他会不会突然接到要对付动物们的任务;毕竟据说很安全像是后花园一样的月季王国,从那莫名其妙的迷宫出现到现在被杀死的动物,明显已经不再安全了。

  但是,要分开吗?

  四只动物和雪如楼对此都是沉默,这个话题现在明显有些敏感;

  不管是说不出口,也觉得其实说这个不适合的动物们,还是自己开不了口,更觉得分开后自己好像会更危险的雪如楼,都被卡在这儿。

  而都开不了口的双方在片刻的沉默尴尬后,虽然气氛比之前尴尬了好几倍,但是双方都已经默契的不再提及,也不再纠结要不要分开这件事;

  毕竟,虽然无法再信任了,但在眼皮子底下,也总比分开后更加担心的好;当然了,最重要的是谁都无法开口提出这一点。

  情况尴尬了之后,双方的交流也归零,不是不愿再交流,而是没法交流了。

  不过就像之前勇勇打算撤,但实际上迷路的他们都没有退路了;是以,虽然动物们都是满心不甘,或者说不愿面对的继续往前,但若说真的软弱留下或者后退,谁也做不到;

  毕竟,他们也不可能一直留在月季王国,花季总有结束的时候。

  “花季结束的时候要是没能离开月季王国会怎么样?”

  “不知道,那些曾经找不到出路或者忘记了时间的,在下一个花季来临后,没有谁再见过他们。”

  雪如楼和动物们安静的往前走,那片看上去非常熟悉而且感觉还很亲切的青草地中,太多的尸骨让他们即使没有遭遇过路奇的尸体被啃食的那一幕,也不会作死的踏入。

  而不从直线距离更近的青草地走,能选的也就只有青草地两边,一个荒芜的沙土泥地,和一个有着很多奇诡形状的枯树的树林。

  而在亲眼目睹过青草吃肉的现场后,对于那些形状奇诡的树林,雪如楼和动物们都选择了自己的直觉;

  还是走荒地吧···

  当然,以防万一中招,在走到荒地和这片普通土地的边缘处时候,几人都停了下来,用自己的方式辨别了一下前路,然后抬头看了对方一眼,默默的往前走去。

  没有生物的气息,当然不排除在地下很深的地方闻不到;而相比动物们用自己的能力检测,雪如楼就比较玄幻的盯着荒地瞅了几眼,然后就确定了安全,让动物们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没神经的二傻子’。

  当然,雪如楼是不会给他们解释,他是依靠本能的直觉和感知,嗯,虽然其实只能算是直觉,真正的感知他现在其实是做不到的。

  踏上荒地后,脚下薄薄的一层沙石,下面就是松软的泥土,这让他们的脚印都清晰的留在了身后挥之不去;

  不过,荒地没有危险,似乎,也没有其他的东西;至少在最初的警惕防备后,一路的奔走,雪如楼和动物们都已经放松且麻木了起来;

  安全什么的,所以他们到底是在干嘛??

  这个问题没有谁能回答,不过好消息也出现了,在他们以为自己要迷失在这片好像无边无际的荒地中的时候,远处突然出现的不同色彩,让已经麻木的他们猛然鲜活了起来~!

  特喵的终于要走出来了~!!

  “嗯?”不过,在看到远处不同的惊喜之后,身旁的四只动物突然齐刷刷的伸长脖子用力嗅的举动,让雪如楼在见状一呆后,也反应了过来;

  有食物~!

  然后下一刻,四只动物撒腿就往左手边的方向奔去,让雪如楼不由无语,而在他犹豫着要不要跟着去的时候,布鲁突然回头看了他一眼,那熟悉的眼神,让雪如楼立即就奔了出去。

  反正这四只现在不是白名就是绿名,虽然可能下一刻就能转成红名,但是至少目前还是安全的;当然,最重要的是布鲁那个他已经熟悉的默契眼神。

  跟在四只动物身后奔跑,无奈前面几只除了布鲁特意放缓一些速度,其他三只早已跑的只剩下越来越小的身影;

  而在跟着布鲁奔了一路后,不用布鲁再提醒,雪如楼就已经确定了目的地;嗯,虽然看样子那三只坑货好像已经把自己坑了。

  “终于来了~!快拉我们上去~!”在布鲁从奔到走,雪如楼赶到他身旁后,并肩走到目的地的两人才冒头,下方三只就不淡定的求救了起来;

  “··是得多瞎才会直接跳这种陷阱啊~!”虽然知道那仨一向很坑,但是那仨坑货的智商还是刷新了下限;

  雪如楼面无表情的站在地面上,看在前面一步,那与其说是陷阱,不如说是盆地的巨大凹陷~!

  而在那深深的盆地中间,一个凸起的平台上,突兀的摆放着成堆的各种水果,肉排,烤的油亮的整只烤鸡;一堆的食物,明显笼扩了所有人的食谱;不过,食物之外,满目巨大范围的褐色淤泥,以及那淤泥盆地中唯一的一条羊肠般的小路;

  还有掉进淤泥里,只剩下脑袋和两只前爪还露在外面的三只坑货;

  而相比雪如楼的无语吐槽,布鲁倒是立即奔向小路,然后小心而迅速前进,直到距离三只最近的位置就停了下来,然后低头看了看小路外的淤泥,一脸纠结;

  “你打算怎么把他们拉出来?”雪如楼小心翼翼的顺着小路走到布鲁身旁好奇问道,布鲁闻言扭头看了他一眼,突然脸色更加不好了;

  “··你看着就是。”布鲁没好气的说道,而雪如楼闻言更是自觉且本能的飞快往后退散,在退出老远后才停下,继续围观;

  而在围观一会儿后,就见布鲁动了,他竟是自己走进了淤泥中~!让雪如楼惊异不已,只看着他缓缓走到了那三只的面前,然后雪如楼突然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布鲁是直立站在淤泥里,淤泥不过到他胸口,然而,为毛他面前的三只,不管是体型和布鲁差不多的勇勇和蠢蠢,还是体型更加巨大的熊蛋,他们竟然整个身体都在淤泥里~!?

  丫的是故意的吧~!

  这么浅的淤泥救个毛~!

  雪如楼无语的看在布鲁黑了脸,然后狠狠的一爪子把距离最近的蠢蠢揪着脖子像拔萝卜似的揪了起来~!

  “···”果然很坑···谁也无法确定,未来的雪如楼会做什么,包括雪如楼自己也不确定,他会不会突然接到要对付动物们的任务;毕竟据说很安全像是后花园一样的月季王国,从那莫名其妙的迷宫出现到现在被杀死的动物,明显已经不再安全了。

  但是,要分开吗?

  四只动物和雪如楼对此都是沉默,这个话题现在明显有些敏感;

  不管是说不出口,也觉得其实说这个不适合的动物们,还是自己开不了口,更觉得分开后自己好像会更危险的雪如楼,都被卡在这儿。

  而都开不了口的双方在片刻的沉默尴尬后,虽然气氛比之前尴尬了好几倍,但是双方都已经默契的不再提及,也不再纠结要不要分开这件事;

  毕竟,虽然无法再信任了,但在眼皮子底下,也总比分开后更加担心的好;当然了,最重要的是谁都无法开口提出这一点。

  情况尴尬了之后,双方的交流也归零,不是不愿再交流,而是没法交流了。

  不过就像之前勇勇打算撤,但实际上迷路的他们都没有退路了;是以,虽然动物们都是满心不甘,或者说不愿面对的继续往前,但若说真的软弱留下或者后退,谁也做不到;

  毕竟,他们也不可能一直留在月季王国,花季总有结束的时候。

  “花季结束的时候要是没能离开月季王国会怎么样?”

  “不知道,那些曾经找不到出路或者忘记了时间的,在下一个花季来临后,没有谁再见过他们。”

  雪如楼和动物们安静的往前走,那片看上去非常熟悉而且感觉还很亲切的青草地中,太多的尸骨让他们即使没有遭遇过路奇的尸体被啃食的那一幕,也不会作死的踏入。

  而不从直线距离更近的青草地走,能选的也就只有青草地两边,一个荒芜的沙土泥地,和一个有着很多奇诡形状的枯树的树林。

  而在亲眼目睹过青草吃肉的现场后,对于那些形状奇诡的树林,雪如楼和动物们都选择了自己的直觉;

  还是走荒地吧···

  当然,以防万一中招,在走到荒地和这片普通土地的边缘处时候,几人都停了下来,用自己的方式辨别了一下前路,然后抬头看了对方一眼,默默的往前走去。

  没有生物的气息,当然不排除在地下很深的地方闻不到;而相比动物们用自己的能力检测,雪如楼就比较玄幻的盯着荒地瞅了几眼,然后就确定了安全,让动物们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没神经的二傻子’。

  当然,雪如楼是不会给他们解释,他是依靠本能的直觉和感知,嗯,虽然其实只能算是直觉,真正的感知他现在其实是做不到的。

  踏上荒地后,脚下薄薄的一层沙石,下面就是松软的泥土,这让他们的脚印都清晰的留在了身后挥之不去;

  不过,荒地没有危险,似乎,也没有其他的东西;至少在最初的警惕防备后,一路的奔走,雪如楼和动物们都已经放松且麻木了起来;

  安全什么的,所以他们到底是在干嘛??

  这个问题没有谁能回答,不过好消息也出现了,在他们以为自己要迷失在这片好像无边无际的荒地中的时候,远处突然出现的不同色彩,让已经麻木的他们猛然鲜活了起来~!

  特喵的终于要走出来了~!!

  “嗯?”不过,在看到远处不同的惊喜之后,身旁的四只动物突然齐刷刷的伸长脖子用力嗅的举动,让雪如楼在见状一呆后,也反应了过来;

  有食物~!

  然后下一刻,四只动物撒腿就往左手边的方向奔去,让雪如楼不由无语,而在他犹豫着要不要跟着去的时候,布鲁突然回头看了他一眼,那熟悉的眼神,让雪如楼立即就奔了出去。

  反正这四只现在不是白名就是绿名,虽然可能下一刻就能转成红名,但是至少目前还是安全的;当然,最重要的是布鲁那个他已经熟悉的默契眼神。

  跟在四只动物身后奔跑,无奈前面几只除了布鲁特意放缓一些速度,其他三只早已跑的只剩下越来越小的身影;

  而在跟着布鲁奔了一路后,不用布鲁再提醒,雪如楼就已经确定了目的地;嗯,虽然看样子那三只坑货好像已经把自己坑了。

  “终于来了~!快拉我们上去~!”在布鲁从奔到走,雪如楼赶到他身旁后,并肩走到目的地的两人才冒头,下方三只就不淡定的求救了起来;

  “··是得多瞎才会直接跳这种陷阱啊~!”虽然知道那仨一向很坑,但是那仨坑货的智商还是刷新了下限;

  雪如楼面无表情的站在地面上,看在前面一步,那与其说是陷阱,不如说是盆地的巨大凹陷~!

  而在那深深的盆地中间,一个凸起的平台上,突兀的摆放着成堆的各种水果,肉排,烤的油亮的整只烤鸡;一堆的食物,明显笼扩了所有人的食谱;不过,食物之外,满目巨大范围的褐色淤泥,以及那淤泥盆地中唯一的一条羊肠般的小路;

  还有掉进淤泥里,只剩下脑袋和两只前爪还露在外面的三只坑货;

  而相比雪如楼的无语吐槽,布鲁倒是立即奔向小路,然后小心而迅速前进,直到距离三只最近的位置就停了下来,然后低头看了看小路外的淤泥,一脸纠结;

  “你打算怎么把他们拉出来?”雪如楼小心翼翼的顺着小路走到布鲁身旁好奇问道,布鲁闻言扭头看了他一眼,突然脸色更加不好了;

  “··你看着就是。”布鲁没好气的说道,而雪如楼闻言更是自觉且本能的飞快往后退散,在退出老远后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