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天刑纪 >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容纳百川
  感谢:砸锅卖铁人、photolife的月票支持!

  ……………………

  风雨过后,山野如洗。

  山坳的老树下,众人相聚一处。

  而钟尺渡过天劫之后,身子极为虚弱,又因钟玄子的道陨而悲伤过度,急需闭关调理一段时日。于是在无咎的提议下,他返回魔剑之中继续修炼。

  不过,万圣子出关了。

  若是再加上某位先生,以及鬼赤,还有韦尚、广山等兄弟们,可谓仇家齐聚而别有一番场景。

  “万兄,你已修至八阶妖仙?”

  “呵呵,侥幸而已!”

  “难怪你老万的腰背更弯了,脸上的皱纹更多了,嗓门也更大了,原来你已修至八阶妖仙,堪称真正的天仙高人啊!”

  “你……你这是赞誉,还是嘲讽?”

  “当然是由衷的称赞!韦兄、广山,且收拾一二,午后动身远行!”

  韦尚与广山带着兄弟们转身离去。

  而无咎依然冲着万圣子上下打量,并与一旁的鬼赤示意道——

  “不愧为妖族第一人也,老万厉害呀!”

  鬼赤深以为然,点头附和。

  妖修的境界,极难突破。尤其是修至七阶、八阶妖仙的境界,更是犹如登天而难上加难。而如今的万圣子,竟然修至八阶妖仙,以他强大的修为,即使比起寻常的天仙高人还要强上一筹。假以时日,境界再上层楼。若是成就九阶妖仙,他便如同无敌的存在。如此一位高人,又怎能够不厉害呢。

  “嗯,过奖了!”

  接连受到夸赞,万圣子很是受用,却又突然想起什么,摆手道:“你莫要奉承,老万不上当。且说实话,高乾、古原干什么去了?”

  “如你所言,午后又去何方?”

  鬼赤心存疑惑,也趁机询问。

  “坐下详谈!”

  三人各自找了块石头,在树荫下相对而坐。

  无咎拱了拱手,分说道:“相关原委,该让巫老知晓,应对之策,也不能瞒着老万……”

  他将之前所打探到的消息,以及原界家族与玉神殿的动向,还有他的想法与对策,一五一十的告知了鬼赤与万圣子。

  “……归根究底,你我真正的强敌,还是玉神殿,与玉神尊者。而想要前往玉神界,首先要摆脱原界家族的纠缠。如今各方正在追查你我的下落,以原界家族的人多势众,或早或晚,必将找到此处。与其被迫逃亡,不如先下手为强。故而我让高乾、古原,带人四处侵扰,使得原界家族疲于应付。之后,你我趁机扰乱整个原界,或能逼迫玉神殿妥协……”

  “你的计策,了无新意啊!?”

  “之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也。本先生的计策,便来自鬼妖二族。想当初,两位横行泸州本土,虽然干尽了坏事,却也逼得玉真人束手无策。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本先生不会伤害无辜,更不会祸乱凡俗!”

  “三人行,必有我师也?源自何处,闻所未闻……”

  “哦,从今往后,便让这句话,流传千秋万代……”

  “还想千秋万代?今日活着已是运气。便依你所言,赶往天兆峰与高乾、归元碰头。我仅有的妖族弟子啊,不容有失!”

  无咎的计策,得到了万圣子的响应。

  这位妖族的祖师,刚刚突破了境界,提升了修为,不免踌躇满志。他手扶长须,感慨道:“你我三家,曾为生死仇敌,斗得天昏地暗,却不想也有联手的这一日。而无论彼此,均非等闲之辈啊。此番能否挑战整个原界与强大的玉神殿,不妨拭目以待!”

  “是啊,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且疯狂一回,但愿不负此生……”

  与无咎、万圣子的联手,也让鬼赤颇感意外。或许是共同的强敌,使得三人坐到一起。不过所面临的困境,虽然前所未有,却并未绝望,反而为之充满了莫名的期待。

  鬼赤附和一句,迟疑又道:“鬼丘背信弃义,诸多弟子无辜啊……”

  他还是放不下他的鬼族。

  “韦尚奔波数月,始终一无所获。此去多加留意,或能找到鬼族的下落!”

  鬼赤要的便是无咎的承诺,释怀道:“无咎,我已将巫老之位传你,自当全力助你,只求保全鬼族!”

  “嘿!”

  无咎笑了笑,不置可否,转而看向万圣子,好奇道:“老万,你感悟多日,境界大涨,必有所得,能否切磋一二?”

  “如此取笑于我,有何企图?”

  “老万,你愈发洒脱了,洒脱的如此做作!”

  “哼,你传我的八字真言,难道被你忘了?”

  “哦……”

  ……

  崇山峻岭之间,三道人影踏空而行。

  为首的年轻男子,青衣长衫,头顶玉冠,相貌清秀;跟随左右的两位老者,一个形容枯槁,神情阴冷;一个满脸皱纹,佝偻着腰背。

  正是无咎与鬼赤、万圣子。

  而曾经的冤家仇敌,生死争斗多年,如今竟然同行,成了患难与共的伙伴。之所谓,风物长宜放眼量,世事的变化并无定数。

  而之前的高乾、古原,已带着妖族弟子先行了一步,有投石问路的企图,也有混淆耳目、扰乱原界家族之意。之后赶往天兆峰碰头,再根据各地的动向而另行计较。

  对于某位先生的计策,鬼赤与万圣子并无异议,相互达成一致,离开了那荒僻的小山村。

  一行十数人呢,不免过于招摇。

  韦尚与广山等月族的兄弟,继续躲在魔剑的阵法之中。鬼赤与万圣子,则是跟着无咎,便如同两位老家人,跟着年轻的公子哥。而遑论彼此,均为恶名远扬的贼人。

  便是如此三个贼人,途中不失谨慎,故意舍弃高飞,只在山谷、丛林、原野穿行。此举能够避开原界修士的巡查,即使出现意外也便于躲藏。

  夜晚来临。

  幽深的山谷中,溪边的草地上,落下了三道人影。

  “各位,歇息一宿!”

  万圣子招呼道。

  “你我也不急着赶路,且慢慢行之。”

  鬼赤轻声附和。

  而无咎径自坐在草地上,抬头看了眼天色,然后面对着流淌的溪水,默默的面带微笑而神有所思。

  一路上,他都在琢磨着万圣子的八字真言。

  便如所说,所谓的真言,正是来自于他无咎,或来自于一篇经文,而他虽然熟谙于胸,却从未勘破其中的玄妙。

  又是哪八字真言?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

  八个字,来自于《天刑符经》。所谓:上非天刑,下非地德。之所谓,上合天道,下合地利,方能四季应序,法度常在。而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天无不覆,地无不载……

  从前以为,《天刑符经》,能够锻造命魂,使人内外合一的上古典籍,并为之修炼多年而收获匪浅。

  而经文的感悟,因人而异。与万圣子对话的时候,曾无意泄露了几句经文,被万圣子记下,竟有了不同的解读。在他的眼里,修炼之道,逆天之举,玄之又玄,无从寻觅。而秉持天理,化解玄妙,不外乎观天之道,执天之行,足矣。

  而这段话正是《天刑符经》的精髓所在,竟被精明好学的万圣子一朝顿悟,于是他终于打破境界,成就了八阶妖仙。

  如此说来,《天刑符经》不仅是锻造命魂的上古经文,也是提升境界、抵达仙道巅峰的无上法门。若是不然,他无咎缘何从未遇到境界的困惑?或许得益于苍起的传承,也是否得益于《天刑符经》的修炼?

  半道修仙,一路懵懂。回头看去,方知侥幸。

  而有了《天刑符经》的修炼与加持,能否顺利修至天仙,或成为超越天仙的存在呢……

  山谷空寂,月上半空。

  鬼赤与万圣子,在溪水边坐着养神。

  而无咎却站起身来,听着潺潺的水声,吹着凉爽的夜风,一个人悠然踱步。片刻之后,他慢慢停下,稍作忖思,突然摸出几块灵石掷在地上。旋即又掐动法诀,顺势伸手一点。“砰”的灵石炸碎,一束光芒平地而起。而眨眼的工夫,诡异的光芒已消失无踪。

  察觉动静,万圣子与鬼赤扭头观望。

  而无咎依然故我,抬手挠着下巴,像是在检校得失。却又摸出一把灵石,再次尽数祭出。随着一声爆响,闪烁的光芒照耀四方……

  “无咎,是何法术?”

  “以我之见,应为布阵之法……”

  万圣子与鬼赤,均为高人,虽然不明究竟,还是一眼看出无咎所施展的乃是一种高明的法术。

  “此乃原界的上古法门,天下罕有!”

  无咎分说之际,手上多出八块灵石,又顺口道:“老万,我将这法门传你如何?”

  万圣子的精神一振,连忙答应——

  “好啊、好啊……”

  “拜我为师!”

  “哼!”

  万圣子知道上当,哼道:“我乃妖族至尊,你却总想强我一头,且不说心存歹意,如此欺负一个老人家,你也不怕折寿!”

  “嘿!”

  无咎呲牙一乐,轻声笑道:“我说了,三人行必有我师,而老万我还想教你一句:达者为师、贤者为尊。唯有虚怀若谷,方能容纳百川!”

  话音未落,灵石出手。

  灵石并未落在地上,而是“砰”的凌空炸响。随即光芒闪现,仿佛要冲天而去,却凝而不散,而转瞬之间又消失在夜色中。

  “嘿嘿!”

  无咎似乎是意犹未尽,不断的抛出灵石。

  光芒闪烁,响声不绝。

  寂静的所在,就此喧嚣起来,便好似春夜无眠……

  ……

  ps:活着不易,生之艰难。珍惜拥有的每一天,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