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从前有座灵剑山 > 第一章:河清海晏
  (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间就过得飞快。

  星辰峰上,风吟心血来潮,放下手中笔,深邃的目光望向夜空,群星闪耀,光芒尽收眼底。

  十年前与上界仙人那惊心动魄的一战,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每一个细节都已经深深刻印下去,时而在脑海中泛起涟漪,让人背后隐约发寒。

  与沧澜仙尊的战斗,风吟和其余几位真君都是得到警报后,半路才加入战团。战斗的过程并不长,总共也没有交手几个回合:河图带领其余四人用九州图布下囚笼,然后被沧澜向上突破,再然后将对手逼上了苍穹,而等候在苍穹之上的王舞则用大山将其砸落下去,坠入幽冥山……短短几个回合,所有人都在生死之间走了几圈。

  如果当时风吟未能及时察觉到对手的突袭,以星辰神剑先发制人,或许河图道人就会被阴阳手暗算得手,整个九州图也将分崩离析。如果不是他与阴阳手正面碰撞时,留了几成真元护体,恐怕挡不住沧澜的挣扎。而若是王舞未能先一步在高处等候,阻住了沧澜的去路,那么冲入罡风层以后的沧澜就无人可制。

  实在是很险,可以说只差一点,九州大陆就会滑向深渊,不过,终归是过去了。

  十年了。

  自从那场战斗之后,已经过去了十年,期间,实在是发生了很多很多事。

  例如……

  “妈妈,妈妈,快一点啦,要赶不上穿魔梭啦”

  藏青山脚下有一座僻静的小镇,阵中一间雅致的庭院,门口一位头戴漂亮毡帽的小女孩儿,焦急地挥舞手臂催促着自己的母亲。片刻后,院中走出一位相貌年轻的女子,挎着一只小皮包,挽起女孩儿的小手,从包中展开一条轻纱,驾着两人轻飘飘飞起来,向着镇外一座高塔飞去。

  那高塔塔顶是一处宽敞的平台,如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母女二人找了处人少的地方站定等候,小姑娘性子活泼,不多时便耐不住寂寞想要东奔西跑,却都被母亲拦住。

  好在没过多久,天边一条飞梭如闪电般疾飞而来,在平台边缘停稳后,侧面舱门打开,露出宽敞的内部空间。一位中年模样的修士走了出来,朗声说道:“藏青山站到了,请乘客抓紧上下梭。”

  平台上等候多时的人们开始陆续登上飞梭,这飞梭从外面看去长约三十余丈,最宽处则只有四五仗,造型显得纤细修长。但内部其实是个数百丈见方的宽敞空间,可以容纳数千人,藏青山的乘客上来后,也没让飞梭显得拥挤。

  没过多久,飞梭就缓缓启动,不多时就攀升到了最高速度,真如闪电一般。小姑娘趴在飞梭侧面的透明窗口处,兴致勃勃地看着窗外急速后退的景象,如痴如醉。

  藏青山站登上飞梭的乘客,大多是出身藏青派的修士,修为在练气到筑基之间,这样的修为自然谈不上什么御剑飞仙。而这条穿魔梭的直线速度堪比元婴真人御剑飞行,对他们而言已经是难以想象的高速。

  只是,九州之大,足以⊥绝大部分的所谓高速显得毫无意义。穿魔梭飞行了大半个时辰,连藏青山所在的云州地界都没走出去。

  小姑娘毕竟没长性,很快就觉得无聊,在窗边嘟着嘴问道:“妈妈,什么时候到幽冥山啊?”

  “别着急,很快就到了。”

  “很快是多快啊?”小姑娘有些不满意母亲的敷衍,摇晃着她的手一定要说清楚。

  母亲正苦笑时,路过此处的中年乘务员笑着答道:“还有一个时辰哦小妹妹,不要着急。”

  “唔,好吧……”小姑娘明显苦着脸。

  “呵呵,看你这样子是一刻都等不及了呀?不如这样,这条穿魔梭上有巨神兵模型,我去拿来给你玩吧?”

  “好啊好啊”

  母亲顿时有些为难:“请问,租借巨神兵模型要多少钱?”

  “不要钱,这是本梭的特别优惠。”乘务员大方地笑了笑,然后从工作间取来一个一尺多长,周身闪烁金属色泽的人形玩具模型。交到了小姑娘手上。

  这种模型通常只有男孩子会特别喜欢,然而小姑娘见到模型便两眼发光,简直连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憨态可掬,引得周围乘客都忍俊不禁。

  那模型是仿造闻名天下的巨神兵所制,周身每一个关节都可以活动延展,若是使用者拥有修为,将法力灌注到模型中,还能有更复杂的变化,属于专业版本,价格高昂。只可惜小姑娘还没开始修行,也就使用不到那些复杂功能。

  游戏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不多一会儿,穿魔梭就在一座山前停了下来。乘务员的声音在梭内回响:“乘客们,幽冥山站已经到了,请大家带好随身物品准备下梭……”

  小姑娘恋恋不舍地将巨神兵模型还了回去,很快又被梭外的景色吸引了注意,蹦蹦跳跳地拖着母亲向前挤。

  梭外同样是一座高塔平台。只是修筑的远比藏青山脚下的高塔要巨大得多。而且平台分为多层,每一层边缘处都停靠了多条飞梭,飞梭有大有小,体型大的长约百丈,显得宏伟壮观。而飞梭上的乘客走下来后,很快就汇聚到一起

  平台上,早有身穿醒目服装的修士,提前飘在半空——平台上禁止其他人飞行,所以显得非常引人注目。

  那些修士修为并不特别高深,但却都有相当不错的亲和力,让人一看就生好感。

  “各位游客大家下午好幽冥山抗击堕仙纪念馆,我是这里的导游何远山,大家叫我小何就可以…

  小何一边说着,一边向幽冥山深处飞去。那幽冥山本是一座有禁地之称的荒山,近几年却得到了充分的开发,山外建起了可以停靠飞梭的高台,山腹内则被挖空,修成了一座举世闻名的纪念馆,每年都能吸引成千上万的人前来参观。

  “我们大家都知道,现如今九州大陆有个非常强大的敌人名叫堕仙。这个词近几年炒得是非常热了,但其实早在几万年前,就有人意识到了堕仙的存在,并开始了漫长的斗争之旅…首先让我们来到洪荒馆,了解一下那个时代,九州大陆抗击堕仙的故事……”

  纪念馆中陈列着大量的古物和资料。其中绝大部分都是群仙墓中,地仙们留下的遗产。那是他们当年花费了无数精力搜罗的证据。从洪荒时代一直到他们的时代,各种类型的资料应有尽有。而在导游精熟的解说词中,游客们纷纷沉浸在历史长河的洗刷之中……

  “妈妈,咱们什么时候能到陷仙阵啊?”

  就在人们安静地听着小何解说时,一个小姑娘的声音显得非常引人注意。

  小姑娘的母亲非常抱歉地冲其他人点头,显得窘迫不堪。而此时导游小何笑道:“其实我想不止这位小妹妹,大家应该都有些等不及要看这个纪念馆最重要的部分了。还好我们前面的内容也基本结束,我这就带大家前往陷仙阵,来看看活生生的堕落仙人请大家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到时候不要太吃惊哦”

  沿着幽冥山内部的蜿蜒通道,一行人很快就走到了一个空旷宽敞的地方。

  “大家看下面,那个被盘膝而坐一动不动的人,就是堕落仙人了,他名为沧澜,曾经强行降临九州,险些引起天大的灾难。不过不用害怕,他已经被彻底封印起来,陷入时间与空间的缝隙之中了。对他来说,外界过去一万年,也只如过了一息时间。只不过他的一息时间永远也不会结束,某种意义上说,其实就像是死人一样。”

  说着,小何忽然降落到地上,然后捡起一块碎石头,用力向远处盘膝而坐的沧澜掷去,正好打在头上。

  “看,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啊?可以扔石头?”有游客不可思议得惊呼起来,“万一把他吵醒了怎么办?”

  小何笑道:“放心吧,陷仙大阵还在,他是无论如何不会醒的。安心投掷就是,人家好歹也是仙人,以咱们的手段,就算用最强的法术轰,也伤不到人家半根毫毛。”

  “这,真的可以?”

  小何点点头:“当然,你们看旁边不是都有说明吗?那可是当年王陆真人亲自写的,还能有假?”

  众人沿着小何手指方向看去,只见墙壁上写着:浪费粮食可耻,请勿随意投食(投石则请随意),字迹的确是王陆的字迹。

  “除了投石之外呢,也可以在他身上随意涂画,例如画乌龟啊,侮辱性的词语啊都是可以的。不过这个就要额外收费,然后由工作人员带您近身涂画,有需要的话可以告诉我,我为您联系。因为供不应求,目前的行情是一个字一万灵石。可以为您保留当天。每天晚上会有工作人员为沧澜清理身体。”

  “一万灵石一个字,才保留一天,也未免太贵了吧?”

  “对方好歹也是仙人啊,能在仙人身上留字,一万灵石一点都不贵的。”

  而在小何与游客讨价还价的时候,那个小姑娘又大声说道:“妈妈,我看那个叔叔身上好像已经有字了诶”

  小何笑道:“小妹妹眼力真好,没错,最早的时候王陆真人在他身上写过字,这些字我们是不会涂……呃。”当他沿着小姑娘的目光,看到沧澜身上的字时,顿时感到说不下去了。

  小姑娘则闪烁着纯真的目光:“那个字我认识,是正直的正字可是为什么要在那个叔叔的屁股上写正字呢?而且还有一个正字没写完,这是什么意思?”

  陷仙阵旁,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样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