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悲剧发生前 > 第705章
  秋源城是附近最大的城池, 城墙的wài wéi还有着一圈很宽的护城河,来来往往的商队都会经过这座城,却很少能够在城中居住,反而是围在护城河之外的一大圈,才会供外地人落脚。

  时下的很多城池都是如此,城中居住的人就是城主及其家眷,并一些属下护卫及其家眷,再有便是附庸过来的大家族,包括一些咒术家族,还有一些具有特殊能力的和尚,他们都是标准的贵人阶层, 能够在城中拥有自己的住房,被加持了咒术和某些法术的城墙能够在大妖攻击的时候做出一定的防御。

  在城外的人就没有这份优待了, 他们都会成为必要的炮灰, 一些不懂规矩的妖类会在吃饱了之后乖乖离开, 并不会造成额外的损失。

  “所以, 一般的人是不能进城的吗?”

  这倒是跟自己所想的不太一样呐,剧情很多时候并不会涉及太过精细的细节, 而原主的记忆, 他才刚刚离开蝶皇宫殿, 哪里知道人类的事情,连对其他妖类的事情也都是道听途说, 知道的不多。

  长长的睫『毛』在轻轻颤动的时候如同蝶翼一样, 让人有一种心弦都跟着发颤的感觉。

  女子一时看得有些痴了, 顿了顿才说:“也不是不能进入,大人这般品貌,总是能够进去的。我听说秋源城的城主一直都在招徕人才,大人这般,定然是能够得到贵人的赏识的。”

  这世上,公认的最大的权力象征就是城主了,城主之间的差别不仅仅是城池的大小多寡,还有他们的实力对比,某些城主为了能够获得更好的发展,甚至可以跟妖类联合。

  为了对抗其他城主的野心,每位城主都会尽力招徕能人,维护自己的统治。

  “借你吉言了。”宿迁微微点头,他的确是想要进城看一看的,很多知识文化都垄断在贵人的手中,不去看看,又怎能知道更多。

  女子用手掩了嘴角,笑容之中透出几分落寞,这样的大人,注定不能长留。

  宿迁站起身,细细的粉散发着淡淡的花香,从衣袖之中洒出些许,女子单手撑在桌上,本要随着起身的,闻到这股香气,眼皮再也撑不住地垂了下来,头一歪,倒在了桌上。

  蝶粉微弱剂量的时候能够充当『迷』『药』使用,希望她能够做个好梦。

  外面的天『色』已经昏暗,正是飞行的好时候,站在窗边,看了看正在挑亮的灯笼,宿迁迈出一步,如同踩上了空中的阶梯,随着他一步步行走,达到一个俯视大地的高度,不需要流云相随,只是心念一动,人便已经随着风向前而去,那个方向,正是秋源城的方向。

  在夜『色』最深沉的时候,宿迁凭风而立,在高空之中看到了秋源城的样子。

  那是一座外圆内方的城,最外面一圈人为搭建的房屋零散着,没有围墙的保护,算作外城,最内的方形城池被高高的围墙包了起来,是真正的秋源城,可算内城。

  内外之间隔了一道城墙一条护城河,便是两种风景,富贵和贫穷的差距进一步拉大。

  宿迁往下降了降,想要省点儿事儿直接从空中落到城中,免去不得进城的烦恼,然而下降到一定的高度之后,他就发现了异状,一种无形的力量保护着这座城,他似乎触碰到了什么,感受到了一种反弹的力量。

  “哪里来的大妖,到我秋源城中有何贵干?”

  清越的男声刺破云霄,随着这一声,城中很多地方亮起了灯光,不知道藏在哪里的护卫齐刷刷在城墙上『露』出头来,一杆杆□□利箭已经准备好,随时都能够发出的样子。

  这么警觉吗?

  城中有些比较高的建筑,宿迁看向男声传来的方向,那就是一个塔型的建筑,最上层是个四面透风的小亭子,能够看到亭中的人,一身长衫飘飘,俊美的面容透着几分邪气,冲淡了羽化而登仙的感觉。

  “路过此地,想要歇脚。”宿迁于半空中答话,他对保护着城池的力量很好奇,是结界吗?

  “我还当是哪里的大妖,原来是新出家门的小妖,你难道不知道城市之中是不能停留的吗?如果只是游玩,在外城就可以了,这里面没有任何可以游乐的场所。”

  城市中都是家族驻地,不见集市没有店铺,并不是个逛街的好地方,对某些爱凑热闹的妖来说,也是无趣得很。

  如果可以,谁都不愿意从这一家的门口走到那一家的门口,路上又没什么好风景,全是冷硬的石砖和石板。

  男子的声音之中并没有多少对于妖类的畏惧,也不见鄙夷,平平常常说出的话倒像是长辈教育小辈一样,带着些告诫和规劝的意味。

  “为什么不能停留?”宿迁刨根问底,同时也从记忆中寻了寻,的确没找到相关方面的知识。

  男子笑了,脸上的表情还透着两分无奈:“这里真的没什么好玩儿的,你若是想要玩儿,明日白天在外城逛逛就是了。”

  “我只是想要进入城内。”宿迁不肯罢休,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现在有点儿胡搅蛮缠的感觉。

  “妖类不能进入城内,除非你是要开战。”男子说得坚决,完全不容妥协的样子,一只手上的扇子展开,扇面上绘着红日青松,鲜艳的颜『色』即便是在黑夜之中,也散发着些许光芒,让人能够看清楚。

  那是他的兵器?

  脑海中第一时间出现这样的念头,宿迁又一次试探着往下降了降,能够感觉到脚下的确有一层类似薄膜一样的东西,看不见,但是能够感觉到,在精神力中,那却是虚无的。

  那是怎么形成的力量护罩?

  像是上了瘾一样,又踩了踩,感受到那反弹的力量会随着自己的力量多寡而相应变化,宿迁的表情又多了些好奇。

  “我还是想要进去。”他就像是不讲理的孩子,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那么,打败我再说。”男子这般说着,手中的扇子晃了晃,就看到那扇面之上的一抹青光飞出,宿迁急忙躲闪,他的手中没有武器,很是吃亏,袖子一兜,才发现兜住的都是绿『色』的松针,zhēn cì一样,若非他的袖子足够宽大,恐怕还真的会有漏网之鱼,扎到面前。

  即便如此,袖子上的精美花纹也被破坏了一些,有些地方甚至能够看到zhēn cì透的小窟窿。

  这是怎样的力量?宿迁又是惊奇,他的精神力中能够捕捉到那微小的波动,蚊虫一样,爆发出来的力量却是非常。

  松针的形态只是一瞬,在它们离开袖子一段距离之后,就自然消散了。

  “倒是个有些实力的小妖。”男子的表情认真了一些,不管是怎样,他不能够放对方进城,手中的扇子一转,再次扇动,青光飞出。

  这一次的青光更为浓重了一些,宿迁知道这肯定不是松针,没有用袖子去兜,侧身躲避了一下,风顺从得就好像是自己的手臂,在空中,怎样的动作对他来说都算不得为难。

  擦身而过的绿光之中好像还能够闻到松木的清香,仔细看去,是一根松枝,顺势转了方向抽过来的样子就好像鞭子一样。

  这种法术,真是很好用啊,还挺装『逼』的。

  宿迁看了一眼那个举重若轻的男子,对方一副临风之姿,还真是有几分高人风范,对上宿迁的目光,『露』出一个浅笑来,完全不像是打斗之中的一方,倒像是旁观者一样无所谓。

  不是真正有实力,就是更能装。

  判断了一下,宿迁觉得对方应该是前者,秋源城是个远近闻名的大城,这样的城市之中,能够做防护工作的定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有了一小段时间,若是这人的实力不济,肯定早有人出来接班,如今没有,就证明对方的实力不会令人担心。

  不过,自己似乎被人小瞧了啊。

  宿迁不爽这种总是接招的局面,宽大的袖子若有意识一样缠绕上了松枝,同时有风如利刃,在袖子之中鼓动,来回穿梭几遍,松枝被割断成三截。

  “你还要打吗?”宿迁停手,看着在袖子离开之后自然散落的松枝,看着它们很快消失无踪,抬眼再看那个亭中的男子,对方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好像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样。

  这可真是讨厌的淡定啊。

  男子笑了,表情愈发无奈,说:“最怕你们这些初出茅庐的小妖了,总是不管不顾不听话,让人很头疼啊。”

  说话间,他合拢了扇子,手指翻动,一个简单的印结出来,宿迁看得很仔细,隔着一层屏障,他还是感觉到了空气中的某些变化,这个印在『操』作风?

  宿迁笑了笑,跟蝶妖玩儿风,到底是谁能更高一筹呢?他想着,目光瞥见了城主府中那站在高楼上观望的人,城主吗?袖子挥动,无数的风形成了漩涡,遮蔽了自己的身形,周围的风中牢笼落空,小小的龙卷风消散之后,半空中已经没有了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