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1号婚宠:老公,忒给力! > 第150章 生有可恋
  风澈之听到这句话,有一种大快人心的感觉。

  对,没错,这才是重点。

  他甚至有一种强烈的yù wàng,想要鼓掌为顾晓天大喝一声,“好!说的好!”

  风澈之觉得没有一刻现在非常强烈的感觉看顾晓天这小子是这么的顺眼,简直可以说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了。

  问出了他想问没有问的问题。

  而顾晚听到顾晓天的这句话,顿时呼吸都窒住了,她的睫毛如同蝴蝶的翅膀一般忽闪忽闪的。

  看去分外的迷人,顾晚沉寂下来,顾晓天也跟着沉寂下来,他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这句话不该问的。

  或者说,是不是自己真的如此不合时宜,干扰了姐姐正常的生活太多太多。

  毕竟他只是一个姐姐的弟弟而已,一个受到姐姐关照甚至于可以说庇佑长大的弟弟,怎么可以如此质问姐姐?

  到底还是有些僭越了,顾晓天便是如此,总是在有关姐姐的问题,分外纠结,和姐姐说话都是小心翼翼,一个原本应该是最亲的说话都如此。

  这也难怪顾晚时常会感觉和顾晓天说话过于拘谨,总感觉顾晓天背负了太多太多,可是哪又有什么办法呢?

  顾晓天一旦不如此,便会将此生的所有想望以及未来都放到顾晚的身,正因为他会觉得耗费了顾晚过去以及青春,会觉得亏欠,这也是顾晚所不希望的事情。

  所以顾晓天都是尽量克制着自己内心的小情绪,可是在听说姐姐是烟花倾倒的所受的伤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想想都知道,烟花倾倒该是如何惊险乃至于恐怖的事情,可以说如果烟花倾倒,损伤大的话,造成的伤害如果不是在背部的话,很有可能永远不能弥补这个伤害。

  那么,既然如此惊险,而那个本该挡在姐姐身前的男人,应该在哪里?

  “不是的,晓天,宫墨寒他在。”顾晚垂首抿唇,心里默默想着,看来什么事情都瞒不过顾晓天。

  不过,想来也是,顾晓天与顾晚一起长大,同甘共苦这么多年,向来是了解顾晚的心思的。

  “他在?”顾晓天忽然凝眉,一副很是不能理解的样子,“那么既然他在怎么还会让你受伤呢?”

  顾晓天实在是根本想不清楚这个问题,他觉得很是匪夷所思。

  风澈之之顾晓天,说话可是一点也不委婉了。

  “宫墨寒在还会让你受伤?”风澈之嗤笑道,脸的神情跟顾晓天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的风澈之的表情是更为不屑一些。

  “呵,那他真的可以说是一个废物了,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还有什么用处呢?”

  风澈之说话间,分外的阴阳怪气,看的出来,含有赌气的成分在内。

  在风澈之的意识里,这相当于他放手顾晚,将她交给宫墨寒照顾,在他的身边,可是他宫墨寒居然将他想要放在心底里珍惜的人,如此对待。

  这让他风澈之如何能忍?心情不好,语气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

  顾晚看着眼前的两个她生命最亲近的男人,如此担忧的模样,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便是她突然决定不说的理由啊。

  顾晚心里明白,如果说出来,他们必定是会担心的,所以啊,干脆不说。

  可是,不说的话,他们又会胡乱猜测。真的是没有一点办法,顾晚有些烦躁的拨了拨额前的刘海,呼出一口浊气,“他当时在我身下。”

  顾晚说完了话,便抬眸看了看眼前的二人,果不其然,如她想象当的一模一样,风澈之和顾晓天闻言,都完全呆愣了下来,如同被闪电劈了一般,“……”。

  风澈之过了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呼吸,“顾晚,你确定你说的是他在你身下么?我没有听错吧?!”

  风澈之向来都是大大咧咧,谈笑风生的性子都难得的正经了起来。

  从他称呼的转化都可以看出来,风澈之往常称呼顾晚是玩笑一般的“晚晚”。

  顾晚有些烦躁的拨了拨额前的刘海儿,她忽然觉得这件事情,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你没听错。”顾晚看着风澈之点了点头。

  风澈之听到顾晚肯定的回答,顿时有种脑海炸开了烟花的感觉,根本不能冷静下来思考,他甚至有一些痛心疾首的意味,“顾晚,你这是何必呢?”

  顾晚一脸懵逼,黛眉微蹙,难道有什么问题么?她是替宫墨寒挡了一道没有错,可是怎么看风澈之的脸色那么的怪呢?

  顾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时候,一直清醒着顾晓天突然开口问道,“姐姐,是有什么隐情么?姐姐你还是直说吧,不然的话,澈之哥哥大概会郁闷而死。”

  顾晓天说完了话,甚至还略带嫌弃的瞥了一眼风澈之,眼神却隐隐的带着关怀的意味。

  “嗯。”顾晚了然的点了点头,顾晓天的话,顾晚从来都是会依着的,“烟花倾倒的时候,我从外圈挤到内圈,看到宫墨寒,没想那么多,为他挡了下来,是这样,然后之后没有了。”

  顾晚的话音刚刚落下,风澈之忽然蹦跶到了顾晚的床边,“所以你们不是在Sm,而是你给宫墨寒那个兔崽子做了挡箭牌是么?”

  顾晓天见状,做出了一个以手掩面的动作,眼前的发生的,还是做出这件事的风澈之,都让顾晓天有一种不忍直视的感觉,

  而顾晚是直接风凌乱了下来,什么鬼?Sm?她的第一反应是,这么会玩、这么cì jī的么?

  第二反应是,怎么可能?风澈之脑袋儿里到底想着什么呢?

  还有,兔崽子?说宫墨寒么?她不信了,宫墨寒如果在的话,风澈之会这么说话的么?

  “风澈之,你想什么呢?”顾晚斥骂道,“我不过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啊,怎么会被你想的那么龌龊!”

  风澈之闻言,唇角勾起,声音也不自觉的之前放大了两倍,“顾晚,你不要骗我了,我看你拔刀相助,不是因为路见不平吧,你怕不是已经喜欢宫墨寒了吧?”

  风澈之语气不明所以的有一丝凉凉的意味。

  冰凉刺骨的温度,顾晚却没有感觉到,反而下意识的竖起修长的手指放在嘴边,“风澈之,这到底还是在医院,请你保持安静好吗?”

  顾晚话虽然是如此这么说的,可是她眼神却是不断在给风澈之使眼色。

  她原本的意识并不是想说,保持安静这个问题,事情,这个vIP的豪华医院套间应有尽有,并且隔音也是相当的不错。

  安不安静,其实并不重要,顾晚也只想要暗示风澈之:“顾晓天不知道这件事情,不要跟他说漏嘴了。”

  风澈之接收到顾晚的眼神,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

  “哦,我安静。”风澈之虽然反应了过来,可是显然,他还是没有原谅顾晚。

  顾晚无畏的耸了耸肩,解释她也解释了,该说的也都说了,还能有什么办法?

  没有了,那么也只能随了他去了。

  倒是顾晓天,和平时寡言少语的模样有些不同,他有些幽深的眸子,沉静的忘了顾晚好久,突然之间插口说道,“姐姐,其实你不必让澈之哥哥隐瞒我了,其实我都知道的。”

  “啊?”冷不丁的一句话,反而让顾晚突然之间吓到了,“你说你都知道?”

  “嗯,我知道,所以姐姐以后都不要瞒着我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还有啊,姐姐,我已经长大了,不是当初那个只需要姐姐保护的晓天了。”

  “……”顾晚忽然听到顾晓天,如此严肃而又正经的话语,突然有一种全身颤动的感觉。

  是了,顾晓天知道,他什么都知道,是她低估了顾晓天。他本来同龄人聪明的很多,大概是因为生病的原因,早慧也不是什么没有可能的事情。

  这也是顾晚分外心疼顾晓天的原因之一。

  而今天的顾晚呢,完全是因为听到顾晓天的最后一句话,“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需要姐姐保护的晓天了。”

  顾晚听到这句,突然有一种想要热泪盈眶的冲动。

  原来在顾晓天的意识里,这么多年以来,她如同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和顾晓天的相依相伴,对于她来说早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一种职业。

  却未曾想到,顾晓天会将那一段时间,看过是她顾晚对顾晓天的保护,难免有一些动容。

  其实啊,对于顾晓天而言,顾晚的存在相当于是她对他的身体的保护。

  而对于顾晚而言,顾晓天可以说是她心灵的一种依赖,一种活下去的信念,顾晚当初低谷期的生有可恋。

  顾晚思及此,眼神当突然有些柔软,

  毕竟顾晚和顾晓天二人还是同根生不能相分离的姐弟。

  如此想着,顾晚的眼里,忽然噙泪,顾晓天本要前安慰,却忽然被敲门的人给打断了。

  听到动静的顾晓,开开了门。是一个年龄,头发有些斑白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