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重生之相门虎女 > 第80章 盘问(二更)
  杨涣给花如烟一个眼神:“门口守着。”

  花如烟也回她一个眼神:“他……没事吗?”

  杨涣点头,在她往门口走,经过自己身边时,突然拽住了她的衣袖,凑近她耳边轻轻说:“姐姐不要偷听哦,知道多的人都活不长。”

  花如烟侧眸看她,杨涣已经往床边靠去。

  一根银针下去,木宗光微微睁开了一点眼。

  他似乎倦极了,只瞟了一眼床边的人,便又要合上。

  杨涣及时开口:“哥哥,皇上的寿辰马上到了,礼你可都备齐了?”

  木宗光含糊不清地应她:“备好了,挽香不用操心。”

  “都备了什么,皇上最近心性不定,咱们可不能出差错了。”

  木宗光的眼睛又睁开,似乎比先前要清醒一些,眼神凝在杨涣的脸上,看了许久。

  杨涣连呼吸都屏住了。

  娘的,国师的邪药,到底有没有用,他不会这个时候醒过来吧?

  一把锋利的短刀已经握在她手里,一旦木宗光有所反应,她便要破釜沉舟,直接把他杀死。

  花楼周围的人,也会不留一个活口。

  东方晞就在外面,只要她这里放出信号,那边就会把此事做的干干净净。

  木宗光最近百事缠身,来花楼的事一定不会让老木王知道,把他弄死后,只要将尾巴切干净,至少在皇上寿宴前,木千承不会查出什么。

  待皇上寿宴之后,他也没机会再查了。

  此时,室内静的落针可闻。

  木宗光看着她,她也盯着他。

  突然,他抬手拍了拍杨涣的手背:“挽香放心,都是按父亲和你说的办的,不会出岔。

  倒是你那边,要抓紧时间办了,千万不能让傅清歌和国师的婚事成了,不然后患无穷……”

  他说到这里,又想歪头去睡,却被杨涣硬生生把脸扳过来,忍着极度的恶心,硬是装出一副好妹妹的样子。

  “他们成不了,哥哥放心。”然后又说,“还有一事,哥哥可处理妥当了?”

  “何事?”

  “禁军那里。”

  “尸体都处理了,就算有人找到,也不会找到咱们的头上。”

  “那此事就算完了?”杨涣扳着他脸的手,都快掐下去了。

  此时只要她的手一动,就能轻易滑到木宗光的脖子里。

  无人打扰,也无人阻拦,杨涣可以选择掐死他,或者一刀切了他的喉咙,便可为熊志杰他们报仇。

  可是,她忍住了,她要问幕后主使。

  “咱们把禁军处理干净,为别人擦了屁股,可那人也会维护咱们吗?”杨涣盯着木宗光的脸问。

  床上的人迷幻地笑了一下,招手让杨涣靠过去。

  在她耳边说:“放心,那几个人也已经死了……,干干净净,木王府和相府再无威胁,呵呵……”

  杨涣“唰”一下就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这是她做这个局的最终目的,找到处理禁卫军的幕后黑手。

  如今她知道了,帐也可以一笔笔地清算了。

  花如烟早已经着急,往杨涣这边看了数次。

  她说过,每次木宗光来她这里,时间都不会太长,毕竟是禁军总督,花楼这种地方一来容易被人撞见,二来危险性高,所以木宗光十分小心。

  杨涣拿了解药,在一杯酒里化开,两指掐住木宗光的下颌,将酒灌下去。

  她起身,对花如烟微微颔首,随即转回了屏风后。

  不过片刻,床上的人便醒了。

  木宗光掐了一下自己的脑门:“什么时辰了?”

  花如烟道:“未至戌时,尚早。”

  她端了一杯清水过来,送到木宗光的唇边,轻声慢语地说:“看来木都督是真的累了,八月过后,可要好生歇歇。”

  “嗯,是要好好歇一歇。”木宗光从床榻上起来,见花如烟还坐在床边,伸手便捏了她的下巴,“来时说要与我商量出花楼的事,怎的现在不见你提一句?”

  杨涣躲在屏风之后想,原来木宗光还安的有这份心。

  木王府里,他除了正妻,听说妾室有六七个之多,竟然还想把花如烟霸到手。

  杨涣他们必须成事,一旦败了,不光他们再无机会,还会把花如烟也害了。

  戌时整,木宗光穿戴整齐,从花楼里出去。

  杨涣也从屏风后面出来,她没跟花如烟多话,由花楼的后门离开,去了国师府。

  不多时,东方晞回来,见杨涣正在洗手,便问:“出了何事?”

  “无事,被猪蹄子扒了一下而已。”

  他的眼眸立时便深了一些,目光在杨涣净白如玉的手上扫过。

  起身,拿药粉撒在水里,竟然还丢了几片花瓣进去,让她好好洗洗。

  杨涣没有洁癖,她只是恶心木宗光而已。

  洗手出来,他才开口问:“说了?”

  杨涣答:“说了。”

  “如何?”

  “按我们的计划进行即可,后面的事,我自有打算。”

  东方晞看她的脸色。

  很平静,不像生气,也不像装着什么深仇大恨,只有偶尔眼角处泄漏的一丝锋芒,证明着她的心越来越强,也越来越硬。

  杨涣去看了一回绿珠,起身回相府。

  红叶和白云都要急死了,两人正在院子里打转,一看到她进门,马上过来说:“小姐,相爷让您去兰台院,午后就来传话了,一直没见您回来。”

  杨涣似没听见,径直往里走。

  换了衣,又吃了两口饭,这才问她们:“有没说什么事?”

  “好像是入宫给皇上贺寿的事。”红叶先说。

  “又想作妖了吧,丞相要进宫贺寿,跟我有什么商量的?”话虽这么说,还是让白云跟着,往兰台院里去。

  正好,木挽香,傅雪歌,傅宏轩都在。

  傅柏游坐在主位上,不知正与他们商量何事,见到她进去,全部闭了嘴,四个人八只眼都转到她这边。

  杨涣站在中间,大大方方地说:“国师要修葺宅院,让我也去看看。我虽不懂这些,却是新奇,便去了,不知父亲寻我,回来迟些,还望父亲不要见怪。”

  她话说的谦恭,语气却松散懒怠。

  把傅雪歌的火气一下子就点了起来,可一想到前几天她扎到自己脸上的那根扎,又死死的压了下去。

  只把眼睛投向木挽香,有些可怜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