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五章 营啸
  崇祯二年腊月初十这个夜晚,整个山西军都是碾转难眠。

  人人的脑海中,都是那十数颗血淋淋的人头,还有他们死不瞑目的双眼。被施了穿箭之刑的兵士们痛苦的shēn yín声,更是在这寂静的夜晚分外刺激人的神经。

  他们是山西兵,是大明的九边精锐之一。能够被抽调入京勤王,本身就足以证明他们是山西军中挑选出来的精锐,他们曾经与异族作战过,他们也曾在沙场上奋勇杀敌,险死还生。他们不畏惧战场,不畏惧凶恶的敌人,但是代表朝廷威严的天使和锦衣卫,他们却完全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想着明日就有可能象那几个倒霉蛋一般,被人用箭穿透两边脸庞,还要带着这箭伤游营示众。所有有过偷鸡摸狗或者欺压良善的士兵都觉得双股颤抖,若是再严重一点,说不定也得象那十几个拉回粮食的人那般,个个身首异处。事实上,他们征集的粮草,有几次是好好要来的,大多都是加上一些武力,按照这么严酷的军法,几乎明天又要一大堆人头落下吧。

  人在安静时就会胡思乱想,特别是前车之鉴尤在,更是让人恐惧不断的攀升。

  恐惧到了极点之后,就会转化为愤怒。

  山西兵们顿时想起了他们为何会偷鸡摸狗,为何会用武力去征集粮草,还不是因为没粮没饷,而且大明朝廷还不接济军粮?!

  人一旦有了借口,就会下意识的迁怒于人。只是愤怒虽在积聚,但还是差一点才能突破临界点,而这个契机马上就来了。

  米养百样人,总有一些人是没心没肺的,在大多数士兵胡思乱想无法入睡之时。有一些人已经早早进入梦乡,甚至有人还安稳的做着美梦。

  在山西军营的一个角落中,就有这么一个人。这人也许是梦到了来日的刑场,他此时正在梦中兴高采烈的看着杀头大戏。随着他的一句梦话‘天使开始杀人了!’,整个帐篷内的士兵们顿时恐惧到了极点,还未睡的人直接抓起兵器,大喊大叫‘开始杀人了’,拼命的离开了帐篷,想尽快逃命而去。

  漫无目的的奔跑,狂乱的‘杀人了’的吼叫声中,整个山西营顿时炸开了锅。无数的士兵衣甲不整的从各个帐篷窜了出来,眼见手持武器迎面而来的士兵,心虚的顿时觉得是来杀自己的,在愤怒中失去理智的士兵直接迎了上去。

  金铁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惨叫声也开始不断响起。

  临死前的惨嚎委实惊天动地,而连绵不绝“天使开始杀人了”更是让人心底发渗。惨叫声越来越多,越来越近,许多觉得自己没事的士兵也乱了手脚,抓起武器躲在帐篷中戒备。

  但是这种消积的方法并没有多少效果,不多时军营内便火头处处。杀人总是与放火同时进行的,这次也不例外,余下只是心存自保的再也无法保持这种心态,被迫冲到了外面的混乱战场上。

  太原参将贺思武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炸营场景,委实无法想象炸营的速度可以如此之快。一般情况下,炸营都是士兵之间出现口角,进而演变成拨刀相向,然后其他趁乱报复仇人在浑水摸鱼的乱打一通。

  这种炸营一般情况下,会直接熄灭在基层军官手中。再大一点的,也能给将领必要的时间集结家丁、亲兵强行压制下去。但是这一次,几乎是一开始便成了白热化,他们一个参将,三个游击将军,数百名家丁在这局面下也没有丝毫的办法。

  数千人的乱战,无法分清敌我的情况下,估计这数百名家丁要不了多久便会直接在里面消耗个一干二净。

  “快去保护好天使!”

  一看这场面,就算不是久经沙场的贺思武也是明白过来,这里根本没救了,只能等待明日天亮,士兵们紧张的情绪平复下来,才能收拾残局了。

  但是朝廷派来的传旨太监及一群锦衣卫却不能出差子,否则天下虽大,也没有了他们的容身之地。

  几个游击将军这才如梦初醒,一窝蜂的跟着参将向着军营核心处而去。这次不是分开已经形成乱战的数千人,而是冲向主帅营帐,数百人抱团而过,倒也无人可以拦住。

  不过他们还是来晚了一步,正当他们突破混乱的人群来到帅帐前时,几个浑身浴血的锦衣卫从帅帐方向突围而来。见到数百人围了过来,这几个锦衣卫惨笑一声,还是硬着骨头围在一起,准备最后一搏!

  “天使何在,末将贺思武前来护卫!”

  贺思武焦急的吼了出来,他已经看到这些锦衣卫残兵之中,并没有今日的传旨小太监。

  “逆贼,害死了孙公公!还想来赚我们吗?”一个锦衣卫横刀喝道,“尔等逆贼!老子就算死了,也在黄泉路上坐看你们被诛九族!”

  “苦也!”

  贺思武猛的一跺脚,心中叫苦之下,一时之间却也没办法取信这批刚刚逃出生天的锦衣卫。

  “众军听令!保护好他们!”

  贺思武一咬牙,高声下令道。

  “遵命!”

  数百家丁团团而来,将这数名锦衣卫围在中间,各个持刀向外,警戒着乱兵冲击。

  看着这些兵刃向往的家丁们,这几个锦衣卫也有些半信半疑起来,难不成这不是一次蓄谋的兵变?

  贺思武当机立断,自己解下兵刃扔于地上,高举双手走近几个锦衣卫。他明白自己解释的再多,也不如主动示之无害。

  果然,他赌对了。锦衣卫虽然直接用刀将其制住,但却没有下手的意思,几个锦衣卫相互对视几眼,目光中的警惕也消散了许多。

  “大人得罪了,这是怎么回事?”

  见贺思武已经在自己的控制之下,一个锦衣卫小旗示意众人收起兵刃,自己执着一柄bǐ shǒu对着对方要害,开口问道。

  “炸营!不过末将觉得可能和白天……唔,末将也是稀里糊涂!”

  利刃抵胸,贺思武不敢废话,尽量用最简单的话语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听到贺思武话语转变,已经稳住心神的锦衣卫们个个都不是糊涂人,顿时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必定是今日小太监过于强硬的态度,让官兵们人人自危,这才出现这场悲剧。很明显的是,贺思武他们也是受害者。

  想明白这点,这个锦衣卫小旗便收起武器,很是客气的拱拱手,“情非得已,还望大人恕罪!大人快随某来,孙公公危矣!”

  “无妨!”贺思武这才松了口气,紧张的问,“天使何在?”

  “杀了那阉货了!”

  “杀了那阉货了!”

  正在这时,一阵阵欢呼声从帅帐附近传出。一伙乱哄哄的士兵欢呼着将一个首级高高抛起,昏暗的火光下,依稀可以辩出是今日前来传旨的孙公公。

  “完了!”

  贺思武顿时惊坐于地,面如土色。

  “大人,还请立即点兵,杀光这些叛逆!”

  眼见传旨太监死于乱军之中,这些锦衣卫顿时眼睛都红了,这也意味着他们就算活着回去,估计至少也得被扒一层皮。

  “对!杀了他们,还能向朝廷有个交代!”

  贺思武顿时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声嘶力竭的喝道。

  他的想法是好的,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数千人的大乱战,几百人根本无法形成什么绝对优势,这些家丁装备盔甲都不齐备之下,急切之中竟然无法打开局面。

  眼见混乱不断的加剧,几个老本已经耗的差不多的游击将军直接一声不响的拍马便逃。

  这似乎是一个信号,眼见自家的将军都跑路了,还有理智的士兵便一窝蜂的跟着跑了出营。

  当贺思武手下一干家丁将最后一个乱兵斩于刀下时,整个山西大营之中已经是空空如也。所有能跑的,已经全部逃的无影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