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六章 死中求生
  李征等人并没有受到营啸的冲击,事实上感觉气氛不对的他。得益于夜不收一向位于军营wài wéi的惯例,在军营中乱象初露之时,便带着自己的部下先一步离开了军营。

  山西兵的混乱也是让李征等惊心,数千人的大混战更是让他们庆幸先一步离开军营。这场混乱来的快去的也快,乱战了二十分钟不到,汹涌的逃命rén liú便裹着身不由己的李征等冲向了未知的远方。

  胡乱的奔行了一夜,到了天明时分,还在李征视线范围内的士兵已经不足两百。五千余人未向敌射出一矢便即崩溃略尽,委实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而最令人费解的是,这还不是敌人干出来的。

  李征不得不承认,在消灭自家队伍这方面,大明朝做的丝毫不比外人差。

  望着这批丢盔弃甲,狼狈不堪的残兵败将,李征却哭笑不得看着他们围在自己身边。问起原因才知道,这不足三百人的队伍之所以在李征身边,是因为他们一行人都是骑兵,因而被误以为是哪一个将军之类,这才黑灯瞎火的跟着自己跑了一夜。

  这么多的人,李征可提供不了粮食和补给,而且这些人也不可能由他来管理,他也没这个权限。想要就此抛弃他们,李征也有些做不到。先不提这些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士兵,完全放任他们不管,回乡路途中指不定会祸害多少百姓,这恰恰是李征所不能容忍的。

  整编他们是必须的,好在这些都是经过训练的士兵,虽然训练程度不高。但是起码的秩序还是懂得的,李征将两百人打散,然后将自己手下的夜不收们下放充当伙长,又临时提拔了十几个伙长,总算将这批散兵游勇重新组织了起来。

  不过这种整编明显是不够的,只能勉强维持秩序,至于战斗力,估计还不如崩溃之前的十一。

  有了组织,李征便粗略的统计了一下手中的力量。他十分沮丧的发现,这批人手中有武器的还不到十分之一,而且大部分还是腰刀之类方便携带的,至于弓箭,只有寥寥的两三具。

  至于走回头路去收拾盔甲装备,别说这些败兵了,就算李征也是心中打鼓,他实在不知道回去会有什么下场。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收集粮食,另外还要搞清自己等人所在的位置,只有清楚位置才能规划回山西的道路。

  打发出去哨探的人早就派出去了,受后世极端重视情报的习惯,李征自然不会在这上面犯糊涂。这会儿部队刚刚整编完毕,李征也终于等到哨探的回来。

  探查的结果也是让李征吃惊的差点直接跳起来,他们竟然黑灯瞎火的乱跑一通,跑的方向竟然是京城方向。这会儿距离京城已经不足五十里地!

  这个距离也是让李征背后猛的升起一股恶寒,他都有些头皮发麻的想象到无数的后金骑兵汹涌而来的情景了。

  “不行,要赶紧离开这里!”

  李征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现在不是考虑吃饭的问题了,而是考虑如何保住吃饭的家伙了。

  正在这个时候,十数骑远远的靠了过来。明军原本就处于崩溃的边缘,一见有敌骑靠近,顿时炸开了锅。这两百余残兵立即抛弃了还没有在他们心中树立威信的临时上司,发一声喊,直接四散而逃。

  眼见步兵直接崩溃,李征眼中闪过犹豫和挣扎,最后也只能一拉马头,带着手下跟着狼狈而逃。

  看到前方的明军残兵四散而逃,原本只是远远监视着的十数骑顿时欢呼声大作,猛抽马匹,加速追杀了过来。

  “不是建奴,是蒙古人!大哥!”

  突然间,黑子猛的吆喝了一声,目光热切的落在李征身上。

  李征顿时一震,明白了过来。这个年代的大明军队可是不害怕蒙古人的,两百年来,边军精锐与蒙古人作战无数,向来胜多败少。尤其是万历朝以来,在大明军神戚继光的带领下,他们可是将周边的异族人挨个揍了一遍,根本无惧于这些手下败将。

  “好!老子受够这窝囊气了!干他娘的!进入前面的林子!从侧面冲击!”

  李征瞬间拿定主意,马鞭一指前面的林子,扬声喊道。

  夜不收们顿时精神一振,齐齐应声。十数骑直接加速,将步兵远远甩在身后,一溜烟留在后面吃尘。

  眼看明军步骑分离,蒙古人士气大振,欢呼怪叫着加速策马向前。跑在后面的明军士兵顿时响起一片惨叫声,在一个个将后背卖给他们的大明士兵后面,他们的弯刀不断挥落而下,无比畅快的感觉油然而生。

  自从大明戚继光好好给他们上过几次课后,蒙古骑兵对于明军的畏惧感就始终挥之不去。数十年来,别说普通的蒙古牧民,就算蒙古大汗林丹,也只是客客气气的让大明每年赏赐互市。虽然小规模的冲突没有停止过,但大规模的入寇却是从来没有过。

  像这样对着明军大砍大杀,更是他们父辈都没有经历过的,由不得他们不得意。似乎跟着建奴入寇,他们的战力也跟着强了几分似的,面对着同样的明军,他们一瞬间就化身成了战无不胜的后金兵,十分的志得意满。

  人一旦骄傲起来,就会失去应有的警惕性。虽然明军被杀的哭爹喊娘,恨不得多生两条腿,但他们却没有发现。树木之中,十数骑明军夜不收已经做好了冲锋的准备,只等蒙古人完全失去队形。

  由于明军跑的到处都是,蒙古人的队形免不了分散开来。就在他们杀的正痛快之时,十数骑明军骑兵悄无声息的在树木中迂回到战场侧翼,不等蒙古人回过神来,战马便被催的进入了冲锋状态。

  促不及防的蒙古人顿时为他们的大意付出了代价,十数骑高速冲来,形成了局部数对一的局面,几乎一个照面就将他们正面还在追击的蒙古骑兵一扫而空。

  夜不收骑队没有收缓马速,而是向前斜切了一个孤圆,直接拦在另外数骑的正面。一阵刀兵交击之下,这六名蒙古骑兵狼狈的扔下四具尸体,只有两个马术高超之辈危急时候一个裆里藏身,险而又险的躲了开来。

  只是两次交锋,蒙古十数名骑兵就只剩下了最后六七骑。面对着再次回事冲来的明军骑兵,他们顿时忘了自己后金兵附体的良好感觉,一下子记起了父辈对于明军的威严的诉说,心胆俱寒的直接拉马就逃。

  眼见蒙古人逃离,李征也没有去追的yù wàng。他目前最重要的不是追击,而是尽快武装自己。之前冲锋的时候,他便感觉的到,这些蒙古人在京畿肆虐了月余后,已经是个个鸟qiāng换炮了。

  他们几乎个个身上都有铁甲之类的防护,而且有的人身上还不止一件!有一个头目模样的人,甚至还奢侈的在他的战马上也披上了铁甲!这东西无疑是让李征极为羡慕的,好东西自然不容错过。

  将无主战马收集起来之后,李征等人眉开眼笑的将蒙古人身上的铁甲扒下来披上,再将蒙古人的首级割下,这可都是军功赏银,一级可是十数两,不容浪费。而且这些蒙古人抢来的鼓鼓囊囊的包裹也笑纳过来,虽然没有清点,但是只是掂掂那分量,已经让他们个个喜笑颜开了。

  收拾好一切,他便没有停留的意思了,眼下他们已经身在狼窝,随时都有可能被建奴包围吞掉,绝对不能再多作停留。这一次短促交战,时间虽然不长,但他也付出了二死三伤五个的兄弟的代价。

  李征辩了辩方向,打马便向西而去。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些原本就已经丧尽士气的明军,竟然还有百多人自发跟在他们四周。

  对于这些完全将勇气丢失殆尽的家伙,李征并没有什么好脸色。十数骑蒙古人前来,就让他们近二百人吓的一哄而来,这种惊弓之鸟带着完全没有任何的益处。

  “求大人开恩收留!”

  百多人一见李征要走,顿时围了上来,乱七八糟的跪了一地,挡住了李征等人的道路。

  “我不是大人,更不会带着一群累赘上路!我和我的兄弟没一个怕死的,为何我要带着一群没卵子的废物?”

  李征冷冷的扫视了一遍众士兵,冷漠的开口道。

  “大人,之前是俺徐勇丢人了!要是再遇敌,俺徐勇若是无令后退半步,不用大人动手,俺自己抹了自己脖子!”

  “就是,额陈五一把腰刀在山西也不是没有开过荤,额曾经在大同杀过三个鞑子!”

  见到一个个赌咒发誓一定奋勇作战的士兵,李征嘴角露出冷笑。在这里说的是够慷慨激昂的,真遇敌了又有几人能说到做到。不过李征却不会将这些人再拒之门外了,因为除了觉得士气可用之外,前世经历过无数尔虞我诈的他也有另外的想法,比如说之前哨探到的情况,若是这些人能够真的团结起来,那倒完全可以尝试去干一票。

  “想要和我们一起行动,哪有一个条件。前方三里处有一处建奴的营地,谁敢和我们一起踹了它?”

  李征玩味的看着这些士兵,语气平淡,但里面透露出来的内容却是让众人脸色都为之一变,“不是要我收留吗?有胆子的,便和我一起去踹营!”

  李征目光炯炯的看向众人,直看的众人都有些恐惧的低下头去,这才轻笑一声,“吹什么大气,还不是无胆!”

  “我去!”

  几乎李征声音刚停,数十道声音便同时响起!

  “好!这才象个男人!还有没有人?!”

  李征满意的一拍手,继续看向其他人。

  但是现场里除了十数个犹豫不决的,其他人都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都是好样的!咱们一起去喝酒吃肉!”

  李征跳下马来,招呼这几十人合兵一处,直直冲着之前哨探的方向而去。

  这并不是说笑,而是真的要去踹营!其他明军士兵看着这数十个主动送死的家伙,用看疯子的目光看了良久,这才一哄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