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十三章 弄巧成拙
  一路行来,有王承恩在前,可谓畅通无阻。而这次去的地方,明显不是太和殿,看来这次的会议只是小范围的一次商议。

  李征一路上也在思索着崇祯皇帝可能会问的问题,不过思来想去,还是不觉得这事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一个小小的夜不收出身的武夫,又能有什么可以帮的到崇祯皇帝的?而且明显是这种大明集团核心决策圈内的事,要自己一个小小业务员来干什么?

  将李征带到,王承恩让其候在偏厅等待,自己则是快步行入冬暖阁中通报。

  不同于上一次,李征这次在偏厅呆了足足半个时辰,直到站的腿都有些麻了这才隐隐约约听到几声‘臣等告退’的声音。

  已经得到过提示的李征立即明白过来,这是皇帝和前一批官员谈话结束的标准对答。连忙振奋一下精神,恭立于一旁,能够从冬暖阁出来的人,他还惹不起。

  小心的侍立在最外侧,李征这才偷偷打量几位离开的官员。却意外的发现这里的人他基本都认识,帝师孙承宗,钱龙锡,卢象升,还有一个人他不认识,但他还记得当日朝会时这人所站的位置是最靠前的,应该是当今的内阁首辅周延儒。

  “末将见过列位大人!”

  李征弯腰行礼,语气恭敬的说道。

  能够处在这个小会议厅的人,随便一个伸一手指头都能碾死自己百多次。而他一介小小的游击将军竟然也能得到陛下接待,更是有些不伦不类,分外招人恨。。

  周延儒与钱龙锡看也不看李征一眼,直接昂首挺胸而过。倒是卢象升念及曾无意中得李征之助的情意,微笑点头而过。

  “李征你年轻有为,更是深受皇恩,当时时自省其身,奋勇杀敌,上报国恩啊!”

  孙承宗是最随和的一个,眼见洗干净的李征一脸英气的模样,拍拍李征肩膀笑着道。

  “多谢大人提点,末将自当为吾皇效犬马之力,尽忠为国!”

  李征感激的躬身,他一个武夫感觉与这冬暖阁格格不入,孙承宗虽然只是拍拍肩这么随意的一个小动作,将殿内气氛有些凝重而压抑冲淡了许多,让他好过了许多。

  “陛下有旨,宣潞州游击李征觐见!”

  正在这时,一个小太监尖着嗓子叫了起来。

  “末将先告退了!”

  李征拱拱手,快步向着冬暖殿而去。

  跨入冬暖阁大门,李征就看见崇祯皇帝一脸憔悴的半靠在龙椅上,眉头紧蹙,面前还有一大叠的奏章,手中一支朱笔悬空,似乎有什么事情难以决断。

  李征不敢多看,赶紧行礼唱诺。

  看到李征到来,崇祯憔悴的脸上也露出一丝欢喜,左手向前虚扶道,“平身吧!来人,赐座!李卿,这些时日可安好,身上的伤好利索了么?”

  虽然不明白原因,但李征看的出来,崇祯见到他是真的欢喜,听到崇祯竟然关心他的身体也是大感意外,连忙起身行礼道,“多谢圣上关心,微臣身子壮实,皮外伤不算什么。倒是圣上,可是比微臣第一次见时憔悴多了。还请圣上以龙体为重,莫要太操劳了。”

  李征算是真的见识到这个后世有名的苦干,蛮干,胡干,玩命干的四干皇帝的真实情况了。先不提他越干越玩蛋的实际情况,只论十八岁年纪就一脸憔悴这份勤勉的劲头,就分外值得人同情。

  李征的话真情流露,并没有遮掩措辞,这却是打动了已经听够朝臣们长篇大论却毫无实际内容的崇祯,闻言心中也是一暖,由衷的道,“国事艰难,朕又岂能偷闲度日?”

  “圣上勿忧,建奴只是跳梁小丑。虽然眼前猖獗一时,但早晚必被我大明剿灭!我大明立国三百年,经历了多少大风大浪,无数凶寇都匍匐在我大明脚下,却自坚固如山!微臣听过一句话,多难兴邦!建奴一个小小的强盗团伙而已,趁我大明天灾不断占了些许便宜罢了!只要我大明缓过这口气,它又能得意几时?”李征忙劝解道。

  “好一个多难兴邦!说的好!”

  崇祯皇帝眼睛一亮,作为一个立志中兴大明的君王,他最大的愿望便是重振大明。

  但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崇祯皇帝心中的振奋还没持续多久,再一看到奏章上的内容,顿时又双眸一暗,抬头望向李征,幽幽的道,“李爱卿还不知道吧,就在昨日,建奴合兵击顺义,通州。陕西、甘肃二镇勤王大军已经溃灭。”

  这事李征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假装思索了片刻,开口道,“圣上,看来建奴要退兵了。”

  崇祯一愕,原本他只是因为李征的一句暖心话而告知其军情,其实也只是想抱怨一声罢了,却没有想到李征竟然认真的回答了这个事情,而且得出的结论与之前御前会议商议的,建奴击败勤王军后,后顾无忧将会更加肆虐四方的结论完全相反。

  虽然不信李征的判断,但建奴每多在京畿呆一天,就是打一天他的脸面,因此心底也是有些许希望,破天荒的在战略上问起一员武将,“李卿说说你的看法。”

  “微臣是武夫,当从军事方面得出。原因如下,其一建奴入寇已经近两月,虽然屡战屡胜,但连续行军征战其众肯定疲惫不堪。其二,建奴是上不得台面的强盗集团而已,如今已经抢够了,自然会回山寨消化一段时间。”

  “其三,他们击败勤王大军,应该只是为了后撤之时的安全考虑,毕竟他们抢的东西太多了,若是有一只能战之军在旁虎视眈眈,肯定会睡不着觉。其四,通州是南北交通要地,顺义则是通州侧翼,一旦北撤,从这两地出发向蓟州则最为通畅。”

  李征心中早有准备,便将自己所想与历史进程结合在一起,侃侃而谈。

  崇祯定定的看着李征,心中却是迟疑不定,李征所说合情合理,所得的结论更是崇祯最需要的。不过如今的崇祯已经没有了刚刚登基时的天真,经过袁崇焕一事,已经不再因为一言合耳就不顾一切的信任有加。

  沉吟了一下,他便淡淡的道,“李卿所言甚有道理,今日朕有些泛了,你先回去吧。”

  看着李征应命退出,崇祯心思也开始转变起来。今日要李征来,原本是因为连连兵败,想见见这个福将和悍将换换心情,顺便勉励一番,便准备令其离京走马上任。

  但眼下看来,这李征不仅仅是福将和悍将,而且还是一个智将!这样一个大将之材,若是就此放任其离开,崇祯心底又突然有些不踏实起来。

  已经在返回的路上,李征并不知道崇祯皇帝的心思转变。若是他知道自己一番话,让自己顺利回山西的计划就此泡汤,估计都会狠狠抽自己几嘴巴了。

  李征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后不久,崇祯又一次紧急召见了几位重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