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十五章 不吃亏
  “我的小爷唉,你可算回来了,天使已经等你多时了。”

  等到李征回到驿馆,发现驿馆驿长正在外面焦急的来回打转。看到自己一行人回来,立即小跑着过来。

  “天使?”

  李征闻言也是一愣,赶紧快步向入驿站,果然看到一个小太监和几个锦衣卫正在大堂内喝茶,那太监手里还有一卷黄锻。看到李征回返,那小太监满脸堆笑的站起身来。

  “天使且少歇,末将这便沐浴更衣。”

  李征赶紧上前假装搀扶,右手不动声色将一个元宝滑了进去,这个小太监感觉了一下袖中的分量,脸上的笑容便更加热切了。

  “无妨,这是一道中旨,李将军接了便是,咱家出来时间不短了,还要回去复命。”

  小太监拉住了李征,崇祯皇帝性格暴燥,因为魏忠贤的缘故对太监尤其厌恶,因此所有太监日子这的都战战兢兢的。

  李征当然不会让他为难,直接带着众人叩拜接旨。这道旨意是放李征回山西的,之前建奴肆虐京畿,各地消息断绝,数日前建奴开始陆续集结于通州,这才让各地的消息纷纷传了过来。

  一看到各地的急报,崇祯这几天血压高的他险些就此驾鹤西游,脑子一天都是晕乎乎的。各地就没有一处是安生的,江南地方出现大涝,北方大地一如既往的干旱着,灾情始终稳定在严重程度上。

  但是由于这次抽调陕西、山西、甘肃各地大军勤王,地方上本来就灾情严重的陕、山大地顿时四处烽火。花光了崇祯皇帝救济银子的杨鹤,终于无法再控制陕西的局势,所招降的各路流民军几乎是一夜皆反!

  受哗变的影响,山西方面的高级武将体系几乎被一扫而空。失去压制的山西乱民也不负众望,因为秋征赋税过高,又失去精锐官军的弹压,山西民乱的势头数月来愈演愈烈,特别是靠近陕西、河南的汾州府,泽州府都已经糜烂不堪,数万流民几乎如蝗虫过境,所过之地寸草不生。

  至于河南之地,几乎已经成了盗匪的跑马地,许多县城都是令不能出城。好在这些盗匪都只是占山为王,还没出来一个领头闹事的,暂时还不成气候。

  在这种情况下,崇祯皇帝能够做的选择不多。尽管李征表现出极为准确的军事素养,在崇祯心中已经暗暗决定让其改守遵化,但如今山西乱起,没有一二得力将领镇压,难免会象陕西一般出现席卷之势,因此没有办法之下,尽快放李征回山西征集军队,镇压地方,也成了唯一的选择。

  本来这只是兵部下一道调令就行之事,为了表示对李征的重视,让李征不带着情绪回去作战,崇祯百忙之中也给了一道赏赐的中旨,鼓励一番。

  “李将军出行在即,咱家就不多打扰了。”

  小太监十分客气的说道,崇祯中旨里面的赏赐大多都是如同废纸一般的大明宝钞,只有一套盔甲才算有些年头。小太监已经不敢奢望什么孝敬了,而且这李征简在帝心,也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

  “辛苦公公了。”

  李征又是一锭银子送出,其他锦衣卫也各有孝敬,让原来还觉得是一躺苦差的众人人人都是喜笑颜开,心中直赞李征会做人。

  送走了传旨太监,李征也开始计划回程之事。只是这两日是无法离开了,国人对于过年还在奔波都有颇多忌讳,更何况还有一个武溪裳要安置。

  想到这个人,李征也有些头疼,原本还以为还能在京城多呆一些时日,到时再做安排。但眼看这两天就要离开,李征顿时有些头痛该如何安置她。

  命人带来洗浴物品和换洗衣服后,李征便留下她一人在自己房间,自己则是去了伙伴们的房间。

  “大人,你似乎走错房间了吧?”

  李黑子挤眉弄眼的看着李征,嘿嘿怪笑着打趣道。

  “闭嘴!那可是忠烈之后!”

  李征没好气的回应道,硬是在大通铺中挤出一个位置来,舒服的躺了下来。

  开玩笑,哥怎么也算是经历过后世信息bào zhà的时代,早就练出了一幅极为高深的眼力劲,什么眼中yǒu mǎ,心中wú mǎ都是毛毛雨。这个明显发育不良的小妮子,还真看不见眼中。

  留在李征独间中的武溪裳正在沐浴中,眼中却是有些惊讶,庆幸,和淡淡的失落,她已经做好了一切的思想准备,但这个李征竟然真的没有打算有什么别的企图,似乎完全没有将她当做一个女人来看。

  反复搓洗之下,脸上身上的污物也随着水流慢慢脱下,一张清纯美丽的脸庞慢慢显露出来。摸着身上慢慢变得光滑细腻的皮肤,少女的心性也慢慢回归过来。

  “哼!想不到还是一个守礼的君子呢!不知道看到本小姐这副模样,还能不能象现在这般模样!”

  一想起李征那毫无波澜的眸子,武溪裳娇哼一声,心中充满了不忿和不甘。

  女人就是这样,男人如果对其一副色米米的样子,她们会分外的厌恶。但是一旦表现出对她的不屑一顾和无视,她心中反而会觉得恼怒和不甘。

  半个多时辰后,直到木桶里的水已经开始变冷,武溪裳这才意犹未尽的从桶中迈出。诱人的充满曲线的胴体暴露在外,还用手轻抚了一下,这才嘻嘻一笑,开始着装。

  仓促之间找来的衣服自然不会太好,甚至尺寸还不太合,比起父亲未出事之前的衣服更是差的太远。不过比起她遇到李征之时穿的那一套衣服,可就好上太多了。

  简单收拾了一番,坐于铜镜前收拾停当,便坐在桌前等待着李征,一心想找李征讨一个说法。

  令她失望的是,一下午过去了,李征始终没有回来的。

  等她有些坐不住想去看看李征在哪里时,外面却是听到李征等人的笑语声。她打开一道门缝向往看去,却是看到李征等人带着大包小包的正在踏入院子。

  竟然是去采购了,这完全没把她当回事啊!武溪裳暗暗磨着银牙,恨的咬牙切齿。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武溪裳目光幽怨的行了出来,定定的看着李征。

  门口突然出现的倩影让所有人谈笑的声音为之一滞,也令自认阅女无数李征愣了一下,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才隐约认出这便是武溪裳。看着武溪裳幽怨的目光,他摸了摸下巴笑了起来,似乎这次并不吃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