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二十一章 祸害
  看着卢怀真一脸不悦的拂袖而去,李征一脸淡然的下令将孙家一干人等全部按倒于地,全部捆绑了起来。

  “将军虎威!眼下贼人个个束手,我等也沾了将军的光,轻松就能将一干人等捉拿归案了!”

  一旁等待的衙役眼见孙家上下都已经束手,这才一脸堆笑的行了过来,请求李征将一干人犯转交过来,让他好回去复命。

  “不急,这些人本将还要多留两日,以便查探可有其他同党,你们先回去复命就是了。”

  李征平静的说道,这个理由谁都没有话说。

  “探查同党,你骗鬼啊!探查钱财才是真!”

  这些世代为衙役的人,个个都是人精。一听这话,也就明白李征肯定是另对孙家的财产有想法了。虽然他们明白知府大人要人是为了保护孙家上下的性命,不过眼看知府大人都在这武夫面前没讨到好,他们自然不会多个胆子强行要人。

  当下恭恭敬敬的行礼告退,谁也不想再因为礼节问题被李征记恨上,然后再给扣上个什么罪名。虽然他们见多了破户知县,杀人知府,但这位爷一出手就是绝户,委实惹不起啊!

  “姓李的,究竟要怎样你才会收手?你要知道,我儿可是在京为官。真正鱼死网破,对你也没有好处。”

  眼见自家完全落了下风,孙翁反而安静了下来,因为年岁已经古稀的他并没有被绑,他也是现在唯一还站着的孙家人。

  “很简单,拿出你们所有的钱粮田地,给你们孙家人最后一条活路。”

  李征看了一眼这个色厉内荏的对手,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妄想!这么贪婪,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孙翁愤怒的胡子都抖动不已,死死的盯着李征。

  “你孙家在我面前没资格谈什么贪婪。你不肯说,总有人会说的,押下去!记得要分开关押!”

  李征看也不看跳着脚的孙翁,平静的说道。

  “谁敢动我!再向前一步,老夫便撞死于此!”

  孙翁凄厉的呼喝道,一把抱住石桌。

  不过他的企图直接落空,两个士兵一左一右将他拉了起来。眼见这老家伙还再不断的挣扎撒泼大骂,李征眼睛立即眯了起来。伸手在张俊才身上撕下一块破布来,扔给了张俊才。

  “去撒泡尿在上面,这老匹夫若是再口出不逊,直接给我将他嘴堵上!唔,其他人一样这般处理。”

  “你!”

  孙翁顿时被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给恶心到了,只是一想那斯文扫地的场景,他就打了个寒噤,再也不敢强硬,老老实实的被人拉了下去。

  不多时,这里的闲杂人等已经被清理了干净。

  看着不断被搜出来的武器盔甲还有粮食,李征原本淡定的眼神也开始变得火热,他终于明白人无外财不富,马无夜粮不肥的道理了。

  “大人,这般得罪一府之尊,又这般树立孙光镇这一大敌,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啊!”

  正在李征心中暗爽之时,身后的张俊才一咬牙,上前小声的在李征耳边嘀咕道。

  李征心中一动,再看看李悦、王永这些已经笑的嘴巴裂到耳朵上的夯货,心中对张俊才的评价又高了一层。

  他手下敢拼命的不少,但敢动脑子的也就赵海一人而已,其他都是真正的粗鄙武夫。李悦等人对自己正面硬杠知府只会觉得痛快,根本想不到得罪了知府之后的后果。

  “那你觉得该如何行事?”

  李征沉默了片刻,向张俊才问道。

  “大人,上上策莫过于闷声发大财。大人身为潞州游击,孙家想要军械想逃过将军耳目是不可能的,只要手隙稍稍紧点,孙家自然会求上门来,咱们从中拿一份就是了,有事也可以一推四五六。上任家主便是如此做的,一年的分润十分可观啊!”

  “中策则是拿住把柄,要胁孙家拿出一份,不过却会得罪孙家。但大人却是选择与孙家不死不休,这可是下策啊!”

  张俊才急不可耐的说道,声音中充满了焦急。如今他已经绑在李征的战车上,李征这驾驶员表现的简直就是一个智障,看见谁撞谁,知府这样的大山,李征居然照撞无误,让他这坐车上的人自然心惊胆战。

  “上策倒是最稳妥,唯一的缺点就是时间太长,本将等不来啊!至于知府,早晚要得罪,得罪他总比得罪圣上好!”

  李征何尝不知道这番操作简直就是孤注一注,但是他根本没有时间。

  上策是稳妥,但是见效最早也是半年以后了,而且还不知道能够拿到多少。就算可以分润一大笔,但练兵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练成的。以他对崇祯皇帝急脾气的了解,他根本没有一年安稳的时间可以等待。崇祯给的越多,期待值自然也会越高,若是一年半截还没有什么捷报,他这个游击估计也是当到头了。

  “大人就任一府游击,怎么会连一年都等不得?!”

  张俊才想过很多的答案,但李征这答案却是他根本没有想到的,这简直就是在说笑了。

  “有些事你不了解。而且如今木已成舟,本将想退也不可能,这孙家,本将吃定了!”

  李征脸色再次回复成冰冷,身上的气势再一次提了起来,将张俊才还想说的话直接堵了回去。

  “既然大人已经有定见,小人自当听从。”

  他明白过来,这些事李征是早就预想过了,并不是他最糟糕的猜想之中完全是一位愣头青,这不由让他松了口气。既然一切利害李征都明白而且考虑过了,那自然不用别人多嘴。

  不过若非李征是刚刚被朝廷塑造出来的抗击建奴的英雄,就凭他敢正面顶撞府尊,张俊才就会考虑重新换一个新东家,哪怕是去当一个山贼,也好过连累到自己。现在的他却打算观望一番,也许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武将也不一定。

  正在思量之间,李征的话传了过来,“俊才,找几个机灵的兄弟,一个时辰内一定将孙家人嘴给撬开。我给你五十人,找到钱粮立即给我运回军营去!什么?不用刑怕那些人不开口?附耳过来,我教你一个办法……”

  听着这个焉坏焉坏的主意,张俊才脸上的表情极为精彩。心中暗暗骂了一句,这gǒu rì de李征,为啥这般阴损,有这能力,为啥不去混个文职,咋跑一帮子没有心眼的武夫群里祸害人来了。

  不过骂归骂,他对于李征的信心没来由的又多了几份,连忙抖擞精神点上人,准备工具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