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二十四章 训练
  早上跑步完毕后只休息了半个小时,万恶的李征便再一次将所有人集合起来。

  “齐步走!”

  “他娘的,你走的什么玩意?!当出头鸟好玩吗?”

  “用眼的余光看着身边的袍泽,随着本官的步子,并肩向前,不准快,也不准慢!”

  “眼睛看向前方!你他娘盯着旁边人看什么?他脸上有朵花?”

  “余光,什么叫余光?就是你正正面朝前面,眼珠子转动看到身边的袍泽,那就叫余光!”

  果然,一开始,队列无论如何也是行走不齐。不管李征喊的声音再高,也是无法阻止新兵不断的出错误。一个齐步走,不出十步,一行便行成了层次不齐的数排。

  气的李征也是开始爆了粗口,手中的军棍更是如同雨点一般的挨个进行照顾。

  “慢慢行,抬脚!都抬的跟本官一样高!”

  “一!抬左脚!”

  “娘的,你今天没吃饱吗?连个腿也抬不起来?”

  “你伸这么高,看不到身边的人抬多高?”

  “你们几个,抬的是哪只脚?”

  “二,向前落脚!”

  “对,就是这样,所有人落点一致。这回看起来还象回事!”

  “一,抬右脚!”

  “我@#¥35#”

  经过近半个时辰的努力,李征终于放弃了后世大学当教官时的流程,开始从零开始。

  “都有了,向队官看齐!”

  李征一声令下,数个小旗官挺直身体,立于最左侧。其他也是纷纷斜头看去,有的中间的人站的比较先前,也是挡住了右方新兵的视线,这些人也是更加向前,却是与前面一排的士兵拥挤一块,纷纷嚷嚷了小半刻钟,这些新兵这才终于将队形重新整理出来。

  “所有人都有了,立正!在我回来之前,谁敢乱动,逐出营去!”

  李征实在是忍无可忍,但最后还是得再忍,充满怒气的下了这一道命令之后,李征也是转身而去,留下一地傻傻的新兵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这一站就是小半个时辰,但是还是没有人敢乱动,如今李征的话语的威严他们也是再不敢犯。看着李征抱着一大堆的布条而来,他们也是松了口气,这般立定站着小半个时辰,并不是一件轻松之事,所耗的心神体力也是巨大,后世军训时站过站姿的人都明白。

  李征慢慢走到官兵们面前,在他们面前来一个漂亮的向后转,变得和他们一个方向。高高的举起左手,道,“看到了吗?这是左手,向左看,就是向这个方向!现在,你们每人左胳膊上都绑上一个布条,给我劳记,向左转就是向这个布条的方向转!若是再出错,小心军法!解散,每人上来领一个布条,互相帮忙记上。”

  让李征哭笑不得的是,这些人领完布条后,居然许多人这么快就忘了左是哪个方向,许多人还要回到原地,再次摆出刚才的姿势寻找回忆。

  数分钟过后,所有人都是系好了布条,但是令李征无语的是,居然还有人系错。

  这一次,李征再不是打骂了,他已经认识到这个时代的人们的局限性了。这种在后世如同吃饭、睡觉一般的常识,对这个时代的人却是陌生无比,说不定许多人今天还是第一次听闻。

  耐心的一个个将系错的官兵们重新绑好,李征的脸色反而和缓了许多。但是这无声的重新帮小兵系好布条,却是让这些官兵们个个比挨打还要惭愧,李征事后发现,这些人之后的接受能力竟然远远超过其他的士兵。

  接下来的训练,情况倒是好转了许多。

  李征不再只是看着,而是和他们一起按着口令做着各种动作。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下来,许多人都是精疲力尽,但是看着前面那个依旧坚定的身影,他们也是咬着牙继续坚持了下来。百户大人都能坚持下来,身为一个小兵还有什么说的?

  “向左转!”

  李征左脚点地,右脚轻轻一个旋转,整个人也是由正面转成侧面。

  眼睛瞄过去,如今大部分人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转法,虽然有极个别人还会出错。但是九成以上的新兵,都已经能够自主轻松的做到。

  对于出错的两人,李征也是有些放弃的心思,但是最后,他还是觉得可以再给这两人一个机会。叫出二人,当众宣布,明日若是两人出操之时还出错两次以上,那就只有从军伍中逐出,他们不适合吃军队这碗饭。

  这个说法也是已经十分的宽容了,但是二人还是汗流浃背,若是从军伍中逐出。虽然他们还能有其他营生,但是想要顿顿吃饱估计是奢望了,饿了这么久的脖子他们根本不愿再回到之前的半饥半饱状态之中。

  “全体解散!”

  给二人敲敲警钟之后,李征也终于吐出了一个让这些军户都松一口气的命令。

  官兵们纷纷坐倒于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们也是没有想到军营中的生活是如此的辛苦,如此的枯燥。而且也是很不明白,为何要练这些花架子。

  他们大部分人之前没有入伍好好操练过,但是大部分也是见过了以前游击大人的家丁操练的场景,那喊杀声不绝于耳,各种武器也是抡的花里舞哨,让人看了个个叫好。

  但是来到李征的这里,却是这般枯燥无比的操练,摆这种花架子,分外让人不解。至于因此而扬言开革二人,更是让他们觉得有些苛刻了。

  而李征也是同样毫没形象的坐倒于地,说起来,虽然经过后世训练的洗历,精神上可以接受,但身体上的疲累却是无法控制的。这一上午的操练下来,也是让他感觉到嗓子都在冒火。

  不过,官兵们的窃窃私语却并没有逃过李征的耳朵,对于他们的这种心理,李征也是明白,更知道他们可能会心存疑惑,不过李征却没有解释的打算。

  近代军队的威力,就算李征告诉他们,他们也不会明白。更可能觉得自己是在哄骗他们,若是有了这个印象,就不好更改过来。

  军队中是从来不讲什么以理服人的,李征更是没有必要事事向这些手下解释,军队中服的是能带着他们打胜仗的人,服的是比他们更强的人。

  至于后世那支红色军队,李征根本不会去努力做成那种传奇,在这个时代中,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民族观念,而李征也没有那么多可以向普通士兵灌输信念的正委。

  他要的只是一支服从命令,敢于向前的军队,不需要也根本做不到让军队有了灵魂。也许操练的如同机械一般的近代军队碰上红色军队依旧是被吊打的弱鸡,但对上这个时代的封建军队,李征已经觉得足够了。

  休息了近半个时辰,浑身疲累的官兵们终于被再次叫了起来,十几个火头兵抬着食物缓慢而来,行香气逼人的饭菜却让他们忽略这一上午的不愉快。

  今日因为开始操练,一支四十人的弓箭手也都样上山实战训练,猎到了两口野猪,还有一些山鸡、野兔之类。野猪还有一只洗剥干净凉着,而另一只在李征的命令下变成了午饭,这口野猪不是太大,但也有百多斤重,肉虽然只有寥寥的数十斤。而且中午这一顿给予士兵的也只是其中一半,只有不到二十斤。

  但对于士卒们来说,这二十斤肉带来的伙食标准明显比平时高上一个档次,肉食每人平均都有一两多点,好几大块流油的肉块在前,这些士卒心中的不解也是烟消云散。只要每天都有一顿这样的饭吃,还理训练什么干嘛?这种生活,简直就是天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