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二十七章 流民
  士兵们可以放假,李征却不可以。

  他在头疼一件事情,那便是孙家的事在邸报上已经有了结论。这种被冠上了谋逆大案的案子,一拖一个月才出来结果,李征对于大明此时官僚系统的效率顿时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

  结果很简单,那便是在崇祯皇帝滔天的愤怒中,孙家嫡系青壮几乎被斩首一空,女眷充了官坊司。其他家丁之类,最轻也是落一个充军九边的下场。

  唯一不同的便是孙光镇这个御史,不知为何竟逃脱了这场大劫。虽然被明旨训斥一番,却只落得一个罚俸三年这个不痛不痒的惩罚。俸禄这东西,大明的官员需要吗?根本不需要!

  这个惩罚最多只是面子上挂不住而已。但比起抄家灭族来说,面子这东西却又是一个完全可以忽略的东西。

  孙光镇没有完全倒台,却是让李征心中警惕大作。这个人可以说已经与自己不死不休了,如今没有被一棍子打死,未来暗中会有多少的暗箭射过来!

  可是就算事情重新来一遍,李征也不会放过孙家。这种祸国秧民的家伙,不见一个杀一个,难道还要站在面前祝他长命百岁?至于孙光镇肯定会来的报复,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时光如水,不经意间便从指缝中溜走。

  三天休假时间一晃而过,二百名士卒也是再次回到军营之中,开始又一轮枯燥而又痛苦的训练。李征也是明显可以看的出来,这些士卒的精神状态也是好了许多,情绪上也不再是之前那般的燥动。

  李征依旧是混杂于士卒中间,始终屹立于前方,所有动作也是最为标准和娴熟。这也是成了训练场上的一道风景,许多士卒们都是看着挥汗如雨却一丝不苟的李征,这个不一样的游击将军也是给了他们一种特异的感觉。

  许多人都在怀疑这个时代是不是已经变了,高不可攀一般的将军大人。别人都是舒舒服服的搂着小妾拼命压榨着官兵,克扣军饷喝兵血以满足自己的私欲。但是这个年轻的将军大人,却竟然也是如同小兵一般的不断的在训练场上折腾着自己。

  能够以身作则,才能鼓舞士气。

  士卒们虽然每天训练都是精疲力尽,但是却是无人抱怨一句,将军大人的训练量从来都不比他们少,但是却从来没叫过一声累,没有歇息过一日。

  自己再累,能比的过将军大人?而且自己的身份又如何能与将军大人相论?本来就是贱命一条,若非李征为他们求来粮食,发下军饷米粮,他们全家可能连这个春天都过不去,更别说如今天天管饱,家人的日子过的也是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好的多!

  想到家人,他们的积极性也是更高,自己虽然累一点,但是只要父母、老婆、孩子能够过的更好,他们的所有付出也都是值得的。

  潞州营的训练依旧是十分的艰苦,甚至称的上是折磨。每天忙忙碌碌之下,时间便显得毫不干起眼,日出日落之下,转眼又是近一个月过去了。

  这个把月来,新补上佥事官职位的吴雄才来远观了数次,但每次看到李征这般可劲的折腾自己与麾下的士兵,吴雄才都会发一阵恶寒,心中对于自己只是一个文职身份十分的庆幸。

  转眼之间又是一个多月过去,今日吴雄才又一次来到了训练场,看着正举着石锁锻炼着臂力的李征,也是在心中重复了一遍说过无数次的话,‘疯子!’。

  不过,与往日随便扫几眼便掉头就走不一样的是,吴雄才硬着头皮行至近前,拱拱手道,“大人,属下前来听候请示。”

  李征不答,坚持将最后几下做完,将石锁丢在一边,扯过一边的毛巾擦着汗,微笑着说道,“雄才来了,坐!”

  李征对于吴雄才信任有加,这个吴雄才这上任的一月时间里,库房不仅没有被祸害,还被整理的井井有条,每月的报表做的也极好。更重要的是吴雄才没有文吏的傲气,更没有孙光守那般的跋扈之态。

  事实上吴雄才并不是没傲气,而是傲气完全被之前那一刀被砍的孙光守给磨灭了。

  听到李征的话,他恭敬行了一礼,依言坐了下来,恭维道,“大人真是辛苦了,这般与士卒同吃同练。想必古之名将,也不过如此吧!”

  “雄才说笑了,叫你来是有别的事。营中的各类物资还有多少?”

  李征当然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闻言哈哈一笑,便将话题引到了别的地方。

  “腰刀还有百十口,长qiāng近二百条,还有箭矢千枝。这两月来,损坏腰刀二十口,长qiāng六十余条,箭矢无算。”

  “月初有粮一百石,月中买进三批粮食共计四百石,如今还剩下二百八十六石。”

  这些数据基本上都在吴雄才脑子里,来之前还清点过以备用,这会儿说的也极为流利。

  “只有这么点了?”

  李征沉默了一下,心中也叹了口气,看来是帮不到徐勇了。

  武器装备都还好,但粮食的消耗委实让李征觉得诧异。粮食消耗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他的预计,与他估计的数量差距高了将近六成。

  他只所以问这些事情,是因为徐勇的求援。

  这一个月间,韩店堡不断的有流民来投,对于这些零散的流民,驻守守备将军徐勇起初并没有当回事。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流民的数量却是越来越多,徐勇心中也越来越不安。但眼见流民并没有攻击的意思,也不能直接求援。便向潞州府紧急申请一批武器,以防不测。

  但是徐勇的请求根本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潞州府唯一出产兵器的地方便是知府管辖下的匠作坊。但与大明任何地方一样,这里也是重灾区,铁料和匠工的饷银被层层官僚克扣,在这种情况下,这里能够出产的武器自然可想而知。

  不仅数量上少的可怜,质量上更是完全没有任何保证。更坑爹的是,这些武器还不是免费给的,如果徐勇想要,他还得自己出钱买下这批武器。

  已经穷的快要当裤子的徐勇当然拿不出这笔钱,万般无奈之下,徐勇只能将主意打到李征身上。毕竟之前李征可是发了一笔大财,这些时日也是经常听闻李征大肆购买粮食,想必孙家的家产极为丰厚。这种有钱又有交情的土豪,徐勇当然又一次升起了分土豪的念头。

  想要从潞州营中拿到武器钱粮,当然得通过吴雄才这个佥事。若是李征到来之前,徐勇大概还能花一笔银子交好佥事官,吴雄才自然会拨一些东西过去。但现在李征在这个位置上,徐勇也不能做的太过份,只能给李征通下气,然后再送一些银子给吴雄才。不指望吴雄才冒这个险,至少在李征问起时,能够多帮忙说下话。

  “看来咱们是自顾不暇了,还是让老徐自己想办法吧。”

  听到吴雄才的汇报,李征对自己现在的东西已经有了个大概了解,因此便在心中回绝了徐勇的要求。

  李征的武器库存也并不多,训练里更是会出现损坏,而钱粮更是已经消耗近半,无力也无心去帮助徐勇。

  因为大明大小相治之下,相互之间根本不可能有什么直接管辖关系,武器装备基本上都是由文官统筹管理,武将们都是通过兵备道来获取。这种情况下,各将的东西自然是归各自所有,根本不可能出现分予他人的做法。换句话说,李征帮是人情,不帮是本份。

  李征也将目光投向了韩店堡方向。也许这也是一个机会,若是能够趁着流民聚集的机会将韩店堡收服,那自己岂不是多了一个粮食产地?

  已经操练了两个月了,似乎自己的兵练的已经有模有样了,也该去战场看看这种练兵方法究竟有没有作用了。

  正在李征为该如何插手韩店堡之时,一个小吏匆匆行了过来,见到李征便高声叫道,“李将军,府尊大人急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