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四十六章 真是个疯子
  知府衙门后堂。

  卢怀真镇定的坐于主位上,镇定的端起茶杯,轻轻的用杯盖扒拉着杯内的碎叶,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若非厅中还站着一个讨人嫌的李征,倒是一个十分愉快的一天。

  不过讨人嫌的李征十分自觉的继续着自己讨人嫌的事业,不等对方好整以暇的喝下一口茶,他便大煞风景的叫道,“府尊大人让本将过来,究竟有何要事?之前的剿匪结论,本将已经呈了府尊也奏明朝廷了,难道还有什么遗漏么?”

  一听到李征的声音,卢怀真只觉胸口一口气十分的不畅,端杯子的手顿时就有些不稳。

  李征有直接上奏朝廷的权限,这也是卢怀真最为痛恨的地方。这使得他无法在地方做到一手遮天,也只能捏着鼻子按照李征报上来的战功对朝廷进行禀报。

  毕竟李征奏报的东西都是有实物的,而且李征更是丧心病狂的购来石灰将斩首的首级个个进行了处理,明摆着就是为了应对朝廷可能的疑惑。这让他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去拉低李征的功劳,更无法给李征穿小鞋。

  毕竟刚刚到了潞州没有多长时间,便带着几百兵平定了潞州的局势。有之前大破建奴的功劳在前,到任后又迅速平靖地方,这种人想不让皇帝简在心中都不行。

  有了皇帝的欣赏,再加上地方上文武又不一条心,这人越是跋扈,越是将当地的乡绅官员得罪众多,朝廷用着就越放心。

  这也造成了自己连续数道奏章弹劾李征为人跋扈,肆虐地方,朝廷却始终没有任何稍重一点的责罚下来的缘故。每次不痛不痒的罚俸和申叱一番,连小孩都唬不住。

  更可气的是李征缴获了大批钱粮,这让他准备掐对方脖子都无从下手。自己一个四品的文官,竟然拿一个小小的从小品武将毫无办法,这必定会让自己在士林中沦为笑谈,想想都闹心。

  不过卢怀真十数年宦沉浮生涯,也是练出了一番喜怒不形于色的城府,努力稳定了一番心绪,这才淡然道,“李将军,本官闻听此番剿匪,可是缴获了不少民脂民膏啊!”

  “大人何出此言,大人若是有官兵掠民举动的语气,还请示下!”

  李征的回答永远都带着一股子huǒ yào味,眼见对方瞄上了自己钱粮口袋,语气便更加不善起来。

  不等卢怀真压下怒火斟酌话语,李征便再次拱手告辞道,“本将近来事物繁忙,本就疲累不堪,无法久立。不如大人搜好证据通知本将,到时大家再好好议一议肆民之贼!本将先回去了!”

  看着说走就走的李征,卢怀真腾的站起身来,猛的一拍桌子,厉声道,“站住!”

  李征十分配合的立住身体,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向卢怀真,“大人要强留本将于此么?可是有朝廷的旨意,兵部的文书?”

  “你!”

  卢怀真怒火直欲冲破九重天,双目死死的盯着李征,真个人如同风箱一般,不断的喘着粗气。

  李征也毫不示弱,目光阴冷的看着卢怀真,如同一个择人而噬的猛虎,整个人透着一股子危险的气息。

  “一群没用的废物!连张椅子都不知道搬么?这般苛待朝廷命官,可是想被打个半死么?”

  在这种如同实质一般的侵略性目光下,卢怀真不自觉的不断败退,眼中的怒火慢慢消退。似乎意识到心底的恐惧,卢怀真顿时恼羞成怒,将一股子邪火全部发在了倒霉的下人身上。

  一个胆战心惊的下人快步搬来了一个马扎,但不等李征眼睛立起,卢怀真已经开始破口大骂,“niang哈希,没有个眼力劲的狗东西,这是给李将军坐的吗?滚回去再拿一个过来!”

  这个下人连滚带爬的拿着小马扎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再次进来时,手中的马扎却已经换成了铺上锦锻的太师椅。

  看着毫不客气,直接以最舒服姿势坐于椅中的李征,卢怀真发现自己突然之间已经生不起来气了。

  “李将军,那些缴获的钱粮,本就是本地乡绅们的财产,只不过被贼掳了去而已。如今不少乡绅哭告于府,本府这才传唤于你,若是其中有什么误会,本官也愿意从中调停一二。”

  双方再次沉默了良久,卢怀真这才开了口,不过话语中那股高高在上的气势,已经再也找不到任何痕迹了。

  “这与本将何干,本将的钱粮取之于流贼。”

  李征似乎天生就是一个天煞孤星,一开口就能把天聊死。

  这个感觉就象是正兴高采烈的吹着牛,结果嘴里一口气的飞进了一群苍蝇,起码卢怀真听了李征的话,最直观的感觉就是,恨不得当场揪住李征,直接将之掐死当场。

  “官不与民争利!”

  卢怀真不死心的辩解道。

  “他们打本将的战利品主意,这分明是民想与官争利!”

  李征并没有让卢怀真失望,猛的一拍椅子站起身来,恶狠狠的道。

  “优待读书人是国朝的传统!”

  “这是朝廷要考虑的事,与本将何干!本将只会杀贼,不会教化!”

  “你可知道,这些乡绅大多都是有亲朋故交在朝为官,若是引起群情汹涌,无数弹劾入京,你怕是在劫难逃!”

  眼见李征油盐不进,卢怀真已经完全失去耐心,一拍桌子,直接拿出底牌。

  李征当然明白明末这个时代读书人的关系网,可以说牵一发就动全身,如果真的一府的乡绅关系全部发动起来。别说李征一个小小的游击将军,就算是一镇总兵估计不死都得脱层皮。

  文人杀人一枝笔,这可不是一句空话。

  看着已经完全摊牌的卢怀真,李征却笑了,还笑的十分的从容,“不知大人能从中分润多少?”

  “本官饱读圣人之言,一身青松风骨,休要拿这些阿堵之物来羞辱于吾!”

  卢怀真正了正衣冠,一脸正气的回答道。

  李征看着面前这个道貌岸然的士林君子,脸上的嘲弄之色更甚。若非这几日打探到当时卢怀真如何凑出开拨钱粮的前后故事,李征还真有可能被这个衣冠败类弄的几分将信将疑。

  “大人就莫要再这般惺惺作态了,弹劾本将从来不怕,本将就等着看你们能花出什么花样来!”

  看着完全是一脸满不在乎模样的李征,卢怀真心中咯噔一声,鬼使神差的加了一句,“休要当本官大言欺你,若是事情闹大,就算你有圣眷,也难逃一死!”

  “大人有心了,不过到时候大人和一干乡绅们应该也不用再操心本将了!”

  平静的留下这句话后,李征连礼也懒的行了,直接一甩手转身就走。

  看着李征身影消失在门外,卢怀真却没有半点阻拦。这个结果明明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结果,李征也确实如同他预料中的一般,不肯和受损乡绅做任何的妥协,他已经想象的到那些乡绅在等到这个答复之后会有什么反应,这一次多半能够将这个跋扈的武夫置于死地。

  但是听了李征临走的话,卢怀真却是再也没了弹劾的心情了。反复的念叨着这一句话,卢怀真冷冷打了个寒噤,口中不断的喃喃骂着,疯子,真是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