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七十一章 火铳
  “嗵!”

  沉闷的火铳声远远扩散而出,前方五十步外的木板也是应声而破开一个小洞。

  试了三qiāng后,李征作为玩qiāng的专家,也是大概估算出一定概率的弹丸轨迹。基本什么qiāng到手,几qiāng校射下来,都能做到一qiāng比一qiāng打的准。

  但李征的校射能力,在这火铳上却是载了个大跟斗,无论怎么修正,这弹道却根本没有任何可控的可能。

  他这几qiāng打的完全没有感觉,子弹弹道根本就没什么可控性,他费尽全力,也只是保证能打在靶子上而已。而这方圆近两米的靶子,若是打不击,那才叫丢脸。

  不过就算如此,这等qiāng法已经令众人却都一脸的钦佩。在众人有些尊崇的目光下,他的脸上却是没有丝毫自得的心情。

  李征越打越是心凉,心中烦燥不断上抑。他可以投靠大明,若是没的选择,也是可以投降流寇,但是他唯一不可能投靠的便是满清。而想与满清抗衡,他就一阵阵的无力。

  后世的资料也是对此时的满清有着太多的描述,总结来看,便是可以称之谓甲坚兵利,而且由于正处于上升期,更是充满着活力和朝气,战力也是在屡战屡胜之下,变得彪悍异常。

  想要对满清战而胜之,靠着大明此时的冷兵器难度太大,那种耗费若是没有中央的支持,基本上是不可能实现。而私自爆兵的话,更大的可能是,还不等自己练好兵,估计朝廷平叛大军就会杀至。

  想要低调的通过精兵路线,武器也是唯一的选择,而不被所有人看好的火器也是李征的最佳选择。但是这种火器射程只有短短的五十步左右,根本无法满足战时的需要。

  毕竟火铳根本无法与弓箭比速度,一旦对射,没有距离优势的火铳估计几个回合之下,就会被满清弓箭手连珠箭给射杀个干净。

  “将木板向后移动十步!”李征心中焦虑,面无表情的说道。

  等到木板移到了六十步开外,李征也是再次装填dàn yào,再次开始试qiāng。数qiāng过后,只有一qiāng命中,根本无需检验,李征也是清楚的看到木板上根本就没有qiān dàn溅射的痕迹。

  也就是说,如果敌人披甲,那这种力道的铳子,估计也只会让对方身体一颤,半点伤害也是做不到。

  而且最为让李征失望的是,自己也算是这个时代最顶尖的qiāng手了,却是只能做到这种数qiāng命中一qiāng的成果。若是换了其他人发铳,天知道铳子会飞到哪里去。

  “将所有木板全部立于六十步外,连成一线!”李征心中想到一个可能,再次下令道。

  这次带来的木板数量不算太多,勉强可以排成一排近二十米的木墙,一切准备就序后,李征也是再次开始试射。

  一连打了数铳,直到火铳铳管有些发烫,李征这才停止射击,亲自上前检查成果。这一次的结果,也是让李征多少有了些底气,连开了五铳,其中只有三铳打在了木墙上。

  这种成果也是验证了李征心中的想法,虽然单杆火铳的准确率低的吓人,但是若是排qiāng射击的话,也是可以取得良好的战果。

  不过,这也没什么值得兴奋的,毕竟六十步开外,火铳的威力也是着实小了许多。李征估计,这些火铳打出的铳子也许能够对无甲兵产生威胁,不过也只是威胁罢了,根本无法产生什么致命性的伤害。

  沉默了一会儿,李征也是咬了咬牙,低沉着嗓门道,“将huǒ yào量多放上一成,再打几铳试试!”

  不过,原本言听计从的匠户头郭主管却是不干了,噗通一声跪倒于地,颤声道,“大人,这装药量历来都是固定的,若是多装一成,可能会炸膛!”

  “这种射程,纯属鸡肋,要之何用!?尔等敢抗命吗?”

  李征心中弊着一股邪火,委实为能接受这种射程的火铳。

  “大人若是信的过,就由小的来试!”

  身边亲兵廖呜弘一咬牙,硬着头皮说道。

  李征是绝对不能出事的,这不仅仅关系着他的性命,还关系着他一家老小如今刚刚转好的生活。

  天知道再来一个家主,还会不会如同李征这般善待于他们,就算不为了自己,也得为了家人日后生活的考虑。

  寥呜弘这话一出,匠坊众人也是七嘴八舌的愿意替代李征试铳,只求李征不要再亲自尝试。

  如今他们的身家性命也是与李征牢牢的联系在一起,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这番以身相代也是发自肺腑。

  好不容易碰到个好官,全家过上了好日子,谁也不想这种生活一朝落空,再次回到以前那般吃了上顿没下顿,全家活一天是一天的日子。

  眼前这些人的举动,也是让李征燥动的心再次平缓了下来。李征也是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身边已经出现了一个利益集团,自己身为他们的首领,也是肩负着数百上千人的生死未来,断然容不得李征再意气用事。

  不过,要李征答应这些人试qiāng的建议,那也是不可能的。毕竟李征本钱不多,这些人是已经他所能得到的唯一会制火铳的匠工了,是潞州营内最大的财富,他们个个有着常人没有的手艺,可谓他的军工部。

  让他们试qiāng,一旦发生危险,不仅仅是会损失人才,还会损失人心。他李征就怎么点家当,实在是损失不起。

  “你们先不要急,本官有个计较,你们中有会木工活的,可以做一个支架将火铳固定起来,然后用绳索在远处板动板机。这样不会伤及人身,也是可以得到最为确切的用药量!”李征沉吟了片刻,提出了这个建议。

  这个想法并不新鲜,匠户们也是一听就懂,这倒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眼见李征不再坚持以身犯险,他们也是纷纷点头应是。

  至于这个固定支架,显然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做的出来的。李征也是将话题引到了别处,“郭师傅,这支火铳尽量的尝试多装一些huǒ yào,不要怕损坏。而且日后的火铳主要琢磨如何提升射程,不必急着扩大生产,本官对于火铳最低的要求也是六十步内能够破甲!而且重量不能超过十五斤!”

  对于李征的想法,这些匠户们也是个个愁眉苦脸,六十步内破甲,还不能超过十五斤的重量。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却是难比登天。想要射程就必须提升火铳的铳管厚度,铳管厚度增加,重量自然向上提升。

  当然,别说这种有些苛刻的条件,就算是任由他们做,许多人不要说做,就算听也没有听过可以在射程上达到六十步外破甲。

  不过,既然将军大人已经下了命令,他们也只能点头应是。但是一脸为难之色,也是谁也看的出来,尤其是手艺最为精湛的郭主管,一张脸都快成了苦瓜脸。

  “本官可以等,只要你们在半年内能够做的出来,那本官就会赏你们百两银子!”李征摊开手掌,不无诱惑的道。

  “百两?”所有人都是立即收起了苦瓜脸,开始一脸憧憬。

  “就算一年内,你们拿的出来合格的火铳,本官还是给你们这个数字!但是若是一年内还是一事无成,那就别怪本官翻脸不认人了!本官这里,不养闲人和废物!”李征语气凌厉,不仅仅是他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最重要的是,也是在给予高价悬赏之时需要严厉的惩处措施,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激起士气和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