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八十章 洪承畴
  今天朋友过生日聚会,回来的晚了,今天就一更了。

  韩城。

  不算高大的城墙之上,一杆近两丈的大旗迎风招展,旗面上一个斗大的‘洪’字似乎随风活过来一般,正发出咧咧之音。

  在大旗之下,一个身穿大红文官袍,头戴缕空乌纱帽,腰间还有一条镶玉的束带的中年矮胖男子,正静静的立于城头。

  在他身边,一个身着青色文官服的清瘦男子按剑立于一旁,文官的服饰再配上腰间的宝剑,总是给人一种特行独立的感觉。

  大明文人好文,流行的是长袍外加折扇,对于武器向来嗤之以鼻,这个文官居然一副紧身的短装,总会给人一种画风错乱的感觉。

  在二人身后,则是清一色顶盔披甲的武将,不同于大明卫所军将普遍的萎靡之态,这群武将却是个个精神抖擞,杀气腾腾。

  在韩城外,则是树立着无数的刀qiāng剑林,密如蚁群一般的官兵们正在不断的从韩城中开出。

  轻骑兵从东西两门汹涌而出,围着城墙不断的向前试探攻击着,掩护步兵列队。

  刀盾手快步向前,重重的厚木盾立于阵前,形成一道盾墙。无数手持长qiāng的士兵不断的汹涌而来,在刀盾手后面慢慢列成阵势。

  在他们列阵完成之后,数门笨重的火炮也在夫子军和弩马的推拉下缓慢的出了城,在城外笨拙的挖好炮基,炮手们则手忙脚乱的开始装填。

  后续官兵不断的从韩城中涌出,直到将城外官道周边数里地填的满满当当,无数的军旗飘扬着,一股股肃杀之气充斥天地间。

  整个过程虽然忙乱,但各部之间却是十分的条理分明,完全当的起如今大明精锐之师的称号。

  在他们前方十数处,更是一片震憾的场面,数不清的rén liú不断的汹涌向前,一眼望不到头,将大地完全覆盖住了,似乎天地间,除了这些缓慢向前蠕动的rén liú外,再无其他。

  他们衣衫缕烂,他们表情麻木,除了手中拿着乱七八糟的武器和他们卑贱的性命之外,什么也没有。

  “督师果然料事如神,这帮流寇真的奔韩城来了!不过如今黄河渡口已经毁了,他们再想渡河入山西就是白日做梦!这次可不能再放他们一兵一卒离开!”

  一个粗豪的声音在大红官袍的文官身后响起,人如其声,本人更是长的粗壮无比,整个人显得极为魁梧豪雄,顾盼之间,给人的压迫力极强。

  “贺总兵所言极是,督师大才,料定这些顽贼聚集一起,正好一鼓歼之!”

  甘肃副将林成栋上前一步,向着洪承畴恭维道。

  “贼人弃郃阳奔东边而去,只是迷惑我等罢了。本官料定他们只会奔韩城而来,毕竟韩城这边有渡口,王自用,高迎祥等贼便是自此过陕入晋。不过一群草莽罢了,蝇营狗苟之辈,胜之不武。既然如今流寇已经入瓮了,接下来就看各位将军的了!”

  洪承畴轻捻着长须,望向一众武将,温和的道,“贺总兵,诸位将军,贼人已至,可速速下去调拨兵马,本督在城头静候你捷音传来!”

  “定不负督师所望!”

  众人齐声应道。

  “末将遵命!”

  身为武将的贺人龙对于抚剿之分是偏向剿的,毕竟身为武夫,打胜仗这才会有富贵荣华,闻言立即抱拳,铿锵有力的回答道。

  大明官兵对于流寇的作战是分三个阶段的,第一个阶段便是麻杆打狼两头怕,久未经战阵的大明官兵,对于流寇突然冒起之时,是怀着恐惧的心理的。

  包括如今这个闻战惊喜的贺人龙,当初陕北流寇初起之时,他便带着两百余家丁,一番拼凑之后,带着千余士兵前去平叛。

  但当他到达之后,看到数万扶老携幼滚滚而前的流民,他却是愣住了。数万人的队伍究竟有多恐怖,恐怖未见过的人都没有概念,那是充斥在天地之间,完全将视线所及的所有大地完全塞满!

  带着千余人便敢冲击数万人,除非是赵子龙那般满身是胆的存在。贺人龙作为世袭将门,却也是感觉到一阵阵的无力感。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沉默的看着那无边的人潮接近,然后,他就直接跑路了。

  第二个阶段便是官兵们奋勇向前,常常创造出数百人击溃数万的军事奇迹。

  因为如同洪承畴这种主剿的文官出现,完全将武夫退缩的路给堵死了,而这个时候敢于反抗文官的武将几乎是不存在的。

  贺人龙第一次被文官逼着上战场,面对数十倍于自己的流寇时,却是意外的发现,对方出乎意料的鱼腩,一番砍杀之后,收获的钱粮却是意外的多。

  毕竟流寇是要吃饭的,他们想吃饭,就得找大户。而崇祯初年的大户,基本上还没有任何的风险意识。

  因此一旦乱起,单靠深宅大深可是挡不住如同潮水一般汹涌而来的流寇的,因此这个时期的缙绅们,是最倒霉催的一波存在,几乎被流寇把所有家产席卷一空。

  而这个时候流寇有的,也许只是满腔对朝廷的愤慨,但是没有组织力和训练的流寇,单靠仇恨,完全不是官兵的对手。

  有钱拿,又有功领,这个时期官兵作战的积极性是达到士气的巅峰的。

  第三个阶段便是畏缩,畏惧。

  经过官兵一轮轮的剿杀,流寇军在一波波自然淘汰之下,不仅仅是家属的拖累几乎一扫而空,而且在一次次战斗中,也将流寇的战力慢慢锻炼起来了。

  有了战斗力,又有仇恨做底气,这个时候拼命起来的流寇完全可以对官军重创。这种硬骨头,一不小心就会崩了牙。一来二去之后,则根本没有人愿意和这些亡命之徒以命换命了。

  第四个阶段,便是彻底的被打服气。

  崇祯朝最后几年便是如此,官兵不断的被打的全军覆没,官兵的精气神完全被打断了,几乎是望寇而走。

  而这个时候,则是第二阶段,官兵的士气高昂,求战yù wàng极为强烈。

  “众兄弟,随某去杀个痛快!”

  贺人龙一甩腥红的披风,长笑着便带着轰然应命的众将领,快步的向城下而去。

  “杨督师招抚之计,原本是好意,只是这些贱民不领其意罢了!只是可惜流寇贼性难改,虽然上天有好生之德,本官却又要造下无边杀孽了!”洪承畴轻轻抚了抚长须,悲天悯人的叹道。

  只是目光中透着的寒芒,却是始终未变过。

  “老师差矣!杨鹤杨大人招抚之计,本就为书生之见,鼠目寸光!大明如今灾年连连,国库更是空虚,哪里来的钱粮赈济!依学生看,为解圣天子之忧,抚不如剿!将这些乱民杀干净了,又哪来的贼患?!依学生见,若是朝廷早早让老师做这三边总督,这陕西乱局估计早就平定了,又哪里来这今日贼势十数万之境?!”

  洪承畴身边那清瘦文官目光中略微透出一丝鄙夷的目光,老师就是这点不好,总是慎言慎行,痛快一点不好么?

  “白谷,不可妄言!”

  洪承畴轻斥一声,心底慢慢叹口气。

  自己这个学生哪里都好,能文能武,就是脾气太臭,而且不理祸从口出的道理。一张惹祸的嘴,这几十年来也不知道得罪过多少各路神仙,因此屡遭打压,始终没有上升的道路。

  “学生哪里说错了?杨大人招了流寇,有什么用?一旦赈济钱粮耗尽,便又是闻风而生乱!流寇每每势穷之时,便直接纳头便降,随之遣散于地方休养生息。官兵屡屡得胜,却是始终无法将之根除,杨大人此举,乃是误国矣!幸好朝廷明晰时局,让老师取而代之,否则陕西之贼患,还不知几时方休!”

  孙传庭恨恨的拍了一下弩墙,一脸掩饰不住的怒意。

  这番话已经是十分诛心的了,但是洪承畴却也不愿就这般重罚这个他最看重的学生,只能装做没有听到。

  “老师,学生觉得这贺人龙首鼠两端,贪生怕死,不可大用!”

  孙传庭看着兴高采烈下城的贺人龙,目光带着寒意说道。

  “白谷何出此言?”

  洪承畴不置可否,淡淡的问道。

  “之前杨大人经略三边之时,曾令其出剿米脂流寇,可他却是打个转便回。”孙传庭冷冷的看着贺人龙,“如今老师在,当然可以控制他。但老师功在社稷,早晚是要入阁拜相的,若是老师离开三边,这贺人龙还有人能镇的住么?”

  “你能看到这点,为师倒很欣慰。但人无完人,粗鄙武夫不靠钱粮战功束缚,又能有何良方?”洪承畴看着孙传庭,一字一句的道,“不怕武夫跋扈,只要能为我所用,其他都是末节!你以后为上官,须记得收敛性情,莫要因人误事!”

  “可是……”

  孙传庭显然不服气,但话说了一半就被洪承畴打断了。

  “没有可是!这十数年来,你吃的苦头还不够多么?在地方上,你便处处碰壁,若是有朝一日入了朝,你就不是处处碰壁这种小节了,朝堂上,能够让你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之人,数不胜数!”

  “切记!莫要强出头!”

  洪承畴温和的表情已经荡然无存,语气森然的向孙传道说道。

  “谢恩师教诲。”

  眼见洪承畴是真的发火了,孙传道不敢再多说什么,恭敬的应道。

  此时城下,号角齐呜,官兵已经整训完成,开始缓缓的向着流寇迎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