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鼎明 > 第八十四章 炸了
  崇祯四年四月中,洪承畴于韩城大破流寇张存孟部,穷追张存孟数里,伏兵齐出之下,当场阵斩张存孟以降十数位流寇头目,威震天下!

  在一战大胜之下,小小的李自成数百人渡过黄河进入晋地的消息,根本就无人注意到。

  如今山西的目光全部都盯着高迎祥与王嘉胤、王自用部,三位流寇大亨自崇祯四年三月会合东渡入晋,总人数十数万,马军万余,步军无数,整个山西镇都噤若寒蝉,根本无人敢于撄锋。

  在官兵完全无害的情况下,高迎祥等果断的分道四击,相继攻克了宁乡、石楼、稷山、闻喜、河涧诸州县。兵锋甚至已经指向太原府,顿时让山西一片动荡!

  在这种威势下,流寇一时间声势大震,晋地众多活不下去的百姓,还有那些在山里苦哈哈熬着日子的山匪路霸们往投者不计其数,令高迎祥等各部麾下人数,每日都如同滚雪球一般不断的膨胀着,似乎大有席卷三晋之地,令晋地完全变天的模样!

  整个山西镇立即戒严,无数的调兵令飞向山西镇各地驻军部,勒令他们速来集结迎敌。

  不仅如此,无数的告急文书也向四面八方飞去,更是令八方震动!

  李征收到这纸措词极为严厉的调令之时,已经是四月底了,眼看夏收在望,李征是委实不想出这躺苦差。

  开玩笑,自己就这么点家当,去与这个时代已经开始引动风云的流寇大亨对垒,他还没有狂妄到那个地步。

  但不去又不行,李征思索许久,也只是点上数百护田队应应景。

  好在,调兵令是限李征于五月底到达太原府,与各路明军汇合,因此时间还算充裕。

  这个限期也是考虑到这个时代的行军速度,尤其是考虑到了晋地这种多山的地形。

  相比于汉时军队日行六十里的平均里程,这个时代的军队行动速度委实低到令人发指,日行二十里的军队已经称的上强军了,能够达到日行三十里,那绝对是王牌精锐了。

  至于唐代时军队靠马匹机动的速度,那就更加的比不上了。

  潞州军步兵之前从长治城奔袭长子城之时,曾经创造过一日八十里的强行军速度,绝对可以称的上冠于这个时代。

  但是在李征对于出征兴趣缺缺的情况下,潞州军的集结速度那便慢的令人发指,十余日间,才准备好部队一月食用的粮草。

  五百人的队伍也是从四个地方各自抽调一个队,然后再加上正牌潞州营的一个队,拼凑出来的队伍。

  但李征这种惬意的调兵到了五月初之时,却是嘎然而止。

  这几日间,李征惊愕的发现,流寇大军的行军路线开始大变。

  原本一路向东挺进攻城掠地的流寇大军,在前几日突然分兵向北,其中一部万余人已经挺进汾阳府翼城,浮山县一代,甚至已经有游骑不断向东、北两个方向探索,似乎还有继续进兵的意图!

  浮山县距离长子城直线距离已经不足百里,距离泽州更是一步之遥,虽然再向北地形就变得峰峦起伏了,适合大军通过的道路不多。但向东进入泽州,则是容易的多。

  但谁也不知道,流寇会不会分出一支偏师向北,若是再向北,可就要进入李征的地盘了!再向东,那便是泽州府了,同样对于李征具有严重的威胁!

  将手伸到李征的饭碗里,这简直是叔可忍,婶子也不可忍啊!

  就在五月初七,李征一扫之前的磨洋工状态,几乎是以最严厉的口吻开始命令军队全部集结备战。

  只是三日间,潞州营已经集结完成,各地护田队也全部进入作战状态,以夫子军的名义押送着粮草,随着火急火燎的潞州营,全速向西南奔腾而去。

  各地夏收已经开始进行,但韩店周边这些百姓收获的喜悦,却是被军队开进城池,然后不断集结的场面一下子打消了大半。

  就在他们疑神疑鬼之时,李征的命令也传了下来,要求所有人立即抢收庄稼,在五日内,韩店城以南的田地,不能留下任何一块未收割的田地!

  这道命令也是让众多百姓都为之泣哭,韩店这边这半年来以工代赈的效果极为明显,地方上的灌溉水渠已经整修完毕,田间地头打制的灌井更是数量不少。

  靠着这些水利设施,尽管今年天公依旧不作美,但大多田地收成却依旧不算差。

  眼见再过上几日,田地里的麦子就能完全成熟,有经验的老人都说,今年田地亩产绝对不会少于一石粮。

  因为他们的东家李征曾有言在前,今年的田赋只有每亩四斗,那收获之后大半的粮食能入他们的腰包,如今每家每户至少也是佃着十亩田地,这样算下来,这一季收成就有六石上下!

  虽然这些粮食还不足让他们能够餐餐吃饱,但却不会再有饿死人的事情发生了。

  但是如今李征要求先行抢收,就算有人经验不足,也完全明白这个时候抢收产量绝对会损失两成以上!

  两成以上的收成那是多少,足够一家老小敝开肚皮,顿顿管饱吃上半个月的粮食啊!一想到这里,所有人的心口都开始抽痛起来。

  一些单身的汉子也琢磨着,剩下这些粮食若是省着肯定能余下一些,一年下来多少也能攒下几个钱,这种日子要不了几年,就算讨个女人也不再是空想了!

  有家小的人,则是根本无法忍受,竟然有人敢打自己一家老小活命的希望!

  但是他们却怪不到李征身上,毕竟李征的命令说的清清楚楚,这是因为流寇有觊觎潞州府的打算,因此不得不抢先坚壁清野,防止流寇突入潞州就地收粮以战养战,一旦流寇在潞州站住了脚,那到时大家都没有饭吃了!

  老百姓是最好糊弄的,也是最不好糊弄的,谁对他们好,他们心里都跟明镜一样。

  在他们朴素的世界观里,李征是他们见过的对他们最好的上官和东家。不仅没有之前的东家拿走田地六七成的田赋,更没有胡乱拉人做徭役。

  甚至修葺水利设施这种利民工程之时,也是给钱管饭,从来没有强迫他们自带干粮干活!

  虽然百姓们并不知道这修葺水利设施时,最终会花费多少钱粮,但有略通筹算的人只是稍稍算下,就会得出一个让他们一辈子无法仰望的数字。

  既然李征是一个善待他们的好官,那来找李征晦气的人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人。尤其是来找李征晦气的人,还会破坏自家辛辛苦苦种出来的庄稼时,所有在李征这里佃田的人都炸了!

  Ps:编辑通知明天就要上架,希望各位书友能够支持一下,不需要什么打赏,只要能给个首订就感激不尽了。